第90章 怯灵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264字
  • 2014-06-17 20:53:10

无爱之人,封王拜相又如何?无爱之人,不死不灭,寿于天齐,又能如何?

by小许有法

魔王洛基一直对上次被勇灵打败之事耿耿于怀,就算回到了凯撒城内,也觉得所有同类都在暗自取笑于他。

搞得他,整天郁郁寡欢,终于都不敢出自己家门一步,终于,有一天,他决定提起,自己的长魔剑,去亚特莱蒂斯城找阿瑞斯,再重新打一次,他暗暗发誓道:

“哼,这次我洛基自己丢掉的面子,我洛基要自己找回来。阿瑞斯,你给我等着~”

邪魔之王身上本身的杀气就很重,再加上洛基此时身上带着不服输的戾气,长魔剑所指之处,必然是锐不可挡,而龙族这边,也必然是血流成河,尸骨遍地。

龙族的普通士兵只能和魔族的低级罗罗对阵,而亚特莱蒂斯的王族,包括王子狄更斯在内,都是根本不会武功的,剩下能抵一阵子的只有她,她就是初为人母的美奈子。

可是美奈子也毕竟是一介女子,武功也系出于柔和之术,可对付洛基的长魔剑,根本就力不从心,双方相遇之后,没有过几招,美奈子便已经败下阵来了。

“告诉我,阿瑞斯在哪里?”洛基用剑身上带着骷髅头花纹的长魔剑指着美奈子雪白的脖颈恶狠狠地质问道。

美奈子用明亮地大眼睛恶狠狠地凝视着他,却依然沉默不语,她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她决定为阿瑞斯去死。

因为婚后的生活,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原本开心快乐地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窒息。

是的,在外人看来,这个女人拥有了一切,一切的荣华富贵和一切小姑娘幻想得到一切的一切。可是在美奈子自己的心中,她却失去了一切。

人生最为重要的是快乐,人一旦失去了快乐,那也就失去了一切。一切生命个体所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怎么,你真不想活了么?愚蠢的女人。那好,我成全你~”洛基恶狠狠地又发出了又一次很强的威胁。

美奈子闭上了眼睛,准备好了迎接自己死亡的来临。

“好吧~”洛基已经完全失去了奈心,他并不愿意再在这个龙族女人身上浪费更多的时间了。

正当他准备动手时,前面传来了一个声音阴止道:“住手~”

洛基定晴一看,差一点就没笑出声来,原来这时候赶来的并不是别人,而是美奈子的爷爷龙族长老。

“哟,老头子?你老也想和我打?”洛基轻蔑甚至有些鄙夷的问道。

“不,我老了,身体也不好,但我可以带你去见阿瑞斯,请你放了我孙女可以么?”龙族长老央求道,护犊之心也只能让他央求于洛基。

“好吧,只要你带我去见阿瑞斯,我就不会再难为这个女人了。毕竟。。。”洛基回道。

“好吧,我们走吧~”龙族长老对洛基说道,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是依依不舍地看了美奈子一眼。

美奈子没有起来,也没有看自己这个昔日十分疼爱自己并且已经相依为命5000年之久的爷爷。

龙族孩子成长都很快,他们只要用一年的时间就能长大到和人族孩子15岁的智商和身高的水平,但他们的衰老却很慢,青春期更是长达5000年~6000年。

这场从一开始便被自己的爷爷组织好了的,与云支偶遇,已经让她失去了最重要的朋友赛林娜和为阿瑞斯保持了长达6500年的玉女之身。

对一个单纯善良的女人来说,这已经是不可沉受的心理打击了,可以说现在的美奈子心已经死了。

香汤之地,景色怡人,

香汤之地,重生之所。

“阿瑞斯,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龙族长老指了指前面一个很平常的山洞,说道。

“怎么?他会在这里?你没骗我吧?”老头。

“没有。你进去一看便知。”龙族长老说完,便止住了脚步,便他此时的微笑中透露出来的却是和善。

洛基缓缓向前,进入了山洞之中,阿瑞斯果然静静地躺在那里,而且还被封在一块千年寒冰之中。

“那?那天的阿瑞斯是怎么回事?”洛基反问着自己,并且摸了摸自己的邪恶的脑袋。

勇灵之后是怯灵,怯,就是胆怯的灵魂,它完全可以像一个被父母遗弃在野路边的孩子一样敏感和怯弱。

怯灵,每个人身上都有,而且怯灵是被自己本体所认为很危险的东西吓出来的。通常的“吓出魂灵”中的魂灵指的就是怯灵。

怯灵出来的,而且洛基也是亲眼看见怯灵脱离本体出来的,这个平日里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第一次见到了灵魂的存在。

不大的山洞里,现在有两个云支,

一个静静地躺着千年寒冰之中,

另一个怯生生地蜷缩在阴暗地角落里,眼神迷离,浑身上下发着抖。

“阿瑞斯,这。。。这怎么回事?”洛基手中握着长魔剑向着怯灵的方向走去,长魔剑上还印着慎人的骷髅头。

“你,你,先把长魔剑放下,再过来,我不是见你害怕,而是见那长魔剑害怕。”怯灵解释道。

“行,我把这把破剑,放到山洞外面去,行了吧~”洛基十分无奈地笑了笑,然后真的走到了洞外,放下了长魔剑。

真正的对手,必然是亦师,也亦友的,洛基这次真的不是来寻仇的,更不是来龙族杀人的,而只是来找个朋友聊天打发寂寞的。

无疑,在这龙三角内,也只有阿瑞斯才是魔王洛基真正的朋友。

有些情感,只有好朋友之间才会真正明白。

“有酒么?”怯灵问道。

“呵呵~酒能壮胆,怎么可能没酒之礼呢?”说着,洛基从腰间取出了魔界最好的姻芝姑娘家酿的玉琼酒。

两人面对面席地而坐,怯灵为洛基斟上一碗后,送上自己的酒碗说道:“干~”

“好,水越喝越冷,酒越喝越暖。”洛基也同样的感叹道。

接着他们乐呵呵地攀谈起来。

极乐小镇,夜。

“你知道么,那年的狗肉节,我们拯救了10000多只狗狗的生命。”云支对陈小沐自毫地说道。

“好样的,”陈小沐回道。

“可是,写这样的帖子和小说,我是真的于心不忍,真的,”云支接着说道。

“没事,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怯弱的灵魂,我们都害怕以这么痛苦的方式死去。”陈小沐用最美丽的语言,安抚着云支心灵上的文化创伤。

“小沐,你越来越像一个诗人了。呵呵~”云支赞道。

“那是因为师傅好~”

“我们睡吧~”

“嗯~”

女神和知心的好朋友知道治愈系的,但他们可遇而不可求,可能既不可遇又不可求。

遇上了便应该好好地珍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