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天长地久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064字
  • 2014-06-11 11:22:20

得道者多助,所以其实不必害怕,真的,总会有人帮你的。

by小许有法

善灵从睡梦中醒来,是的,人的灵魂也会做梦的,善灵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自己仍然寄居在神树的身体里,不免有些失落,然后,它更失落地叹了一句:

“原来是个梦啊~我说呢,怎么会有那么好的事会降落在我的头上呢?”

听到善灵那长长地带着浓重哀怨声地叹息,神树那棵脆弱的侧隐之心又一次萌动了,于是神树问道:

“可怜的孩子,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做了个梦而已。这样的梦,其实年轻时做过很多。”善灵答道。

“嚯~嚯~是不是关于春天的梦啊?有没有各种邪恶啊,说来听听,让老夫也解解闷~”神树十分邪恶地摇晃着自己的枝叶,然后又十分邪恶地说道。

“哎,老家伙,你不是又渴了?我做的是个美梦,但我不想说。”善灵忧郁着回道。

“好吧,那你的姑娘来了?”神树笑道,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今天是我们极乐世界的爱情节,节日快乐哈~”

“我的姑娘?谁啊?你可别乱说。。。。”善灵说完,便向着天那边的菁菁草原瞅去。

陈小沐正从草原地那边冲着神树跑过来,不过她的手中此时却紧紧地牵着另一个陌生且年轻英俊男人的手。

她和他十指紧扣着,欢笑着,打闹着,十分亲呢的样子。

“怎么?妒忌了?”神树不怀善意地问道。

“没有,事情本该如此的。她本来就该过得如此幸福。”善灵微笑着回道,可时此时他的眼睛里满满地全是泪花。

陈小沐带着他的男人,来到了神树下,他们俩个安心地放开了彼此的手,接着把自己的双手合成十字,缓缓地放在了自己的胸前,接着她和他又各自闭上了眼睛开始了虔诚的乞祷。

“放弃了?”神树问云支道。

“嗯,因为没有人再能把他们分开了。”云支说完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事情本该如此,我也本该多余。”

此时,爱灵丘比特,也从东方飘了过来,他也看到了神树底下有这么幸福的一对。

“朋友,我祝你幸福,真的。”说完,爱灵取出了背后最后一支穿心箭,搭在弓上,使出全身全部的力气射了出去。

然后,爱灵在微笑和祝福声中平静地消失了。

“他做的不错,做的很不错。”善灵心慰地表扬着刚刚消失的爱灵的举动,尽管目睹自己一点一点消失掉怎么着也会有些异样。

“你真的不想试试?”神树死气白脸地鼓励着善灵道。

“穿心箭都射了,没人再能改变了,哎还是睡觉,还是做梦舒服些。”善灵说完又准备躺下。

躺下,就意味着消极等死。

“不行,你给我起来~出去。。。。”神树吼吼道,接着把善灵推向了那坨1米65的人形树叶。

最后,和梦中一模一样,

善形和人形树叶结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新的云支,只有善灵的云支。

此时,陈小沐乞祷完毕,她睁开眼来的第一眼,并不是看向自己身边的那个男人,而是本能地把自己的目光投向自己的身后。

她看到了他,他云支。

云支也把眼神聚焦在了陈小沐的身上,不过此时他的眼神依然是十分地躲闪和无力。

善灵和其他灵魂不同,它是云支身上最大也是重要的一支灵魂,同时,善灵也继承了云支与生俱来的脑瘫这个病。

每次远远望着她这个女人时,云支都会本能地觉着自己十分地不堪。

陈小沐,又一次冲着云支跑了过来,她还是一如既往地袒露着自己那可以被人看见的米黄色皮肤,还有那一如既往地天使般迷人的微笑。

“嘿~”陈小沐冲着低着头并且紧紧握着拳头,身体还是不断抽动的云支说道。

云支没有回答,依然,低着头,不敢看这个其实在心中想念了很久的女人。

“怎么了?想我了么?”陈小沐呵呵地说道。

“想了,但也只是偶尔想想,实在不敢多想,我只是忘不了你的眼睛,不好意思。”云支解释道。

“真的没有邪恶点了么?色鬼~”陈小沐有些不太想信地反问道。

“不敢,真的没有,是真的不敢。”云支也是很袒诚地回道。

事实上,云支和神奇国度的80后群体中的大多数一样,青春和激情早就暮了。

早就,早早地暮了。

早暮的结果就是过早地看破这世间红尘中的那些爱恨情仇,对于三十多岁的孤独的他来说,已经承受不了失去一个朋友的代价了,这一生有太多的离别。

“好吧,本姑娘相信你了,色鬼,请你把你的咸猪手给我。”陈小沐很认真地道。

云支还是很胆怯地伸出了自己的那只一直在发抖而从来没有停下来过的右手。

陈小沐很小心地接了过来,把它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然后问道:

“你听到了么?我的心跳声。”

“嗯,谢谢你。”云支回道。

“那我们走吧~~~”陈小沐拉着云支地正要向前狂奔。。。。

“谢谢你,小沐,我觉着这就够了,毕竟我什么都给不了你,毕竟你还有他。。。。”云支又一次挣脱了陈小沐的手,又一次拒绝了她的好意。

陈小沐此时简直快被云支的白吃样吓疯了,她指了指站在神树下面的那个男人又好气地又好笑地解释道:

“你让我和他过一辈子?你是不是真有病啊?他是我哥,是我亲哥。”

“呵呵~”云支也傻笑了起来。

神树一直很平静,但别以为神树就是死了。见到事体已成,神树招呼着说道:

“阿瑞斯,你这个混球,你们俩给我过来,仪式我们得重新开始。。。。”

双手合十于胸前,接着紧闭自己的双眼,接着默想。

接着就是天长地久。

生命中,最大的幸福,就是在对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

当金牛遇上摩羯就注定了天长地久,没有天长地久的爱情,就有天长地久的朋友。

然,天长地久的朋友,

便注定了,

天长地久的思念。

人生百年,也不过如此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