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爱情节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157字
  • 2014-06-09 16:17:08

每个漂亮姑娘都应该有一场完美的婚礼,事实上每一个漂亮的姑娘都应该有一场属于自己的令自己终生都难忘的完美婚礼。

婚姻很难么?

其实,说简单也简单,说容易也更容易些,只要姑娘点头就成了。

龙历的108万9832年的2月14日是龙三角地区一年一度的爱情节。

这一天可以说是这片异世界中最最重要的一天,这一天的喜庆和热闹程度相当于神奇国度的春节。

2月14日这个爱情节原本始于亚特兰蒂斯,后来逐渐推广到魔族和新罗国,并被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所有人所接受。

这半年多以来,为了保卫新罗国普通百姓的安全,常胜军团一直在阳河边界线上与龙族的比乌斯军团作战。

双方的战争强度和持续时间都不强,但伤亡却不小,当然不肖说,新罗城的常胜军伤亡还要大一些。

没有了飞行机甲和坦克机甲的掩护,钱壮才知道这种原始战争的残酷和血腥。

在冷兵器为主的骑兵撕杀中,很多次,连旗英和钱壮都会被对方的利剑刺成重伤。

“旗英,你我真可谓不打不相识,如果不是你我龙族和人族有别。我们完完全全可以做一对好兄弟,好朋友的。”比乌斯爽朗地说道。

说这话句时,比乌斯已经策马跃过了浮桥返回到了龙族的地界上。

龙三角其实是由一个大的外三角和一个小的内三角组成的,在外三角和内三角之间有三条颜色不同的界河,在这三条界河上分别铺着宽阔的浮桥。

一旦军队跨过这三座浮桥,进入对方族群的领土,就算被视作侵略。

龙族和魔族,可以说在实力上是势均力敌的,千百万年来,生活在这里的人族,时时遭受到来自于龙族和魔族的入侵,不得不提供为他们驱使的奴隶和享用的牺牲。

可以说,能挡住龙族军团持续性进攻长达半年以上的年岁,在最近几岁年的新罗国纪年中,可以说几乎没有,尤其是在赵氏掌权之后,更是如此。

现在只有龙族的比乌斯军团一家进攻,旗英和钱壮就感觉已经十分地吃不消了,若是魔族的凯撒骑兵军团兴师讨伐,那后果所有人都不敢想。

几百女人献出的鲜血和生命,保障了新罗城的人族社会得以沿续,但是每每吸一次新的人族鲜血,恶魔们的法力和邪力都会更上一层楼。

“啊~”地一计,

又一个来自人族的弱小女人被洛基吸光了身上所有的鲜血,这些天,他每天都要享用两个牺牲,自然这个魔头的法力,比前几天被下属从肮脏的阴河中捞出来时,又精进了不少。

“阿瑞斯,你记住,我会回来找你的。这个龙三角,乃至于整个地球,都原本应该是属于我们的。”洛基愤愤地道。

当然,爱情节,魔族也过,也尊守停站七天的君子协定,不过在戾气深重的魔族地面上,便少有恩恩爱爱的小情侣,既使有那么一两朵爱情之花,也只能偷偷地在暗处悄悄地开放。

爱情与戾气相克,如果魔族每个生灵都得到了爱情的滋润,那么魔族本身也将会彻彻底底从这个地球上消亡了。

旗英最终也没有回答比乌斯的问题,他只是向对方致了一个谢剑礼后,拨转马头返回了新罗城。

统兵之将都是爱兵如子的,所以旗英在内心深处始终不能原谅比乌斯的这种野蛮的侵略行为。

“兄弟们,战死的兄弟们,我们回家。”旗英从阳河中取了一瓢清水,撤在死去战死的骨灰盒前,沉重地说道。

说到就地火化这事,其实还是钱壮被认命为常胜军监军之后的事。

十万常胜军,每一场战斗下来,总要折损几百人的,由于战争是持续而胶着的,这些阵亡的将士也不可能命人送回老家去。

再加上大沙海本身高温的炙烤,更加加速了尸体的腐化程度,尸体一旦腐化,就很容易滋生出瘟疫来。

其实,以前历代的赵氏常胜军团并不是败于龙族人之手,而是溃于瘟疫等烈性传染痛。

小志身边,能用的或者说最信任的其实只有钱壮一人,这一点,不肖多说,旗英也是知道的。

钱壮到达常胜军驻地时,感觉到的并不是士兵们的激昂的斗志,而是空气中弥漫开来的一股子浓烈的尸臭味。

“旗英,这怎么回事?”钱壮问一旁的旗英道,监军是小志设立的一个新职务,就是用于监管军队的各项主要事物的。

监军在军队中的职务,仅次于主将,他只对主政一人负责。

“哎,这是死去的兄弟们发出的味道啊~”旗英无奈地回道。

“来人啊,烧了!”钱壮命令道。

人,果然就这么烧掉了,

人,果然就这么变成了一堆干干净净的骨灰了。

大部队穿越死亡沙海回到新罗城需要差不多一天的时间。

早在旗英军团返程时,小志和城中百姓就在城门口翘首以待了,任何一只人族的军队都暗由普通人民子弟兵组成的。

当2月14日,终于看到了常胜军马队前锋营,那高高飘扬的旌旗时,所有人都已经再也抑制不住内心深处的激动了。

人们纷纷向着前方冲去,老人们一个个毫无顾及地冲到了自己儿子的怀中。

都回来了,

是的,不管是站着的,还是被迫躺下的孩子都回家了。

回家就好,回来便好。

龙族,香汤之地。

龙猫依然守着云支,失去善灵,智灵和欲灵的云支依然静静地躺着。

美奈子悄悄地走了进来,此时她的眼睛里已是满眼的泪花:

“阿瑞斯,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了,你怎么还没醒呢?阿瑞斯!”

说完了这句,美奈子又顿了顿,说到:“阿瑞斯,请你以后忘了我吧~”

说完,小姑娘便狂奔了出去,她再也没有再回头。

“女主人,你怎么了?”龙猫追问道。

事实上,龙猫不明白的是,没有一个女人会等一个男人一辈子的。

是爱就得表白,哪怕不可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