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欲灵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246字
  • 2014-06-07 15:53:59

感情是不能免强的,既不能免强地在一起生活一辈子,也不能免强地将两人分开。面对年轻人那爱情橄榄汁。

郭襄却不置可否,是的,这个年轻人很优秀,但是他对于她来说确实是什么地陌生。

当小志抬起头看她,想征求她本人的意见时,她同时也在认真的看着这个前几天把她从火坑里把自己救来的男人。

谁都看得出,郭襄姑娘很感激小志,郭襄姑娘自己都认为她自己对小志,甚至还有些除了感激之外的喜欢。

“好吧,年轻人,千金难买是自愿。你要清楚。”小志对那年轻人略有抱歉地说道。

“行,主政,既然姑娘不肯,那就还是算了吧。”年轻人对着台上所有观众气宇轩昂地说道。

他的年轻和他身上的力量,气魄足矣让他很是自信在所有人面前坦荡荡地表现出这种气宇轩昂。

做人做事,其实都可以退一步,退尔求其次的,步步为营的人生态度其实是最稳健的。

没有爱情,可以求友情,夫妻做不了了,还可以做朋友,优秀的人身上总会有优点,所以无论如何,朋友是有得做的。

“那襄儿,你愿意和他做朋友么?”小志问道,程序猿的处事风格也是十分严谨的,说话做事,也是有一定把握才会出手的。

对于“朋友”这个词,郭襄姑娘倒是不出预料地并且还很是爽快地点点头表示了同意。

男女之间,尤其是年轻的男人和女人之间,产生相互的好感其实是很正常的,太正常的事情了。。

但是“凤求凰”也好,

“凰求凤”也罢,

到底,还是需要很长的一段感情的培育期和磨合期的,“欲速则不达。”

朋友在于神交和心交,就算是以后永远只是好朋友,也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事,真爱永远都是等来的,友爱也是一种十分可贵的大爱。

年轻人都不易受挫,一受挫便会情绪上立马失落下去,这一点,走过青春的小志和云支,还有钱壮都是晓得的。

人一般追求的是两样东西:感情和事业,要安慰一个人,也自然需要从这两样东西下手。既然爱情无满给予,那就只能从事业和物质上加以嘉奖了。

“请今天我们的优胜者徐达内先生上台请奖。”小志冲着年轻人说道,小志直到钱壮把印着他名字的纸条递上来,才知道他原来叫徐达内。

徐达内并不姓徐,而是姓徐达,徐达氏在新罗国是个复姓,徐达内和郭襄一样,在家中排行第二,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叫徐达外。

徐达内信步向前,接过了小志手中的5万龙币,龙币是这个龙三角的勇用货币。5万龙币其实是很值钱的,它可以整整买下1666个奴隶。

说到这么重的一笔奖金,还是全靠金叶子这神算子,从原来赵高朝那杂乱无章的帐目中扣出来的。

“年轻人,你不再仔细数数么?”小志问徐达内道。

“不了,因为我要把它还给您,主政。”徐达内说完,又把这重重地一袋子龙币交还到了小志的手中。

“你这是?”小志疑道。

“因为,国家爱我,所以,我爱这个国家。”徐达内微笑着说道。

任何关系,其实都是需要双方信守契约的,爱国主义也是一样。

因为国家爱我,所以我爱这个国家,欲取之,必先予之。单方面的都是扯淡。

“好吧,我收下了。”小志对徐达内说道,接着很是关心地嘱咐道:

“小伙子,好好干,你的爱人会有的。”

见徐达内都如此慷慨解囊,排在他名次后面的榜眼和探花自然也是不好意思再收这国家奖金了。虽然这龙币是光明正大,但也是不好意思的。

“主政,没什么事,我就下去了。”徐达内道。

“嗯。”小志点点头微笑地回道。

望着渐行渐远的徐达内背影,郭襄姑娘到底没有忍住那份源自内心深处的冲动,她冲了上去,抓住了那双手。

人性本欲,故有欲灵。欲灵是人除善灵和智灵之外的第三层灵魂。

但和善灵和智灵不同的是,欲灵是可以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活动的,它并不一定必须飘浮夺半空中。

因为人的**是不可控的,所以欲灵的活动空间也是相当之不可控的。虽然灵魂离开人体之后,存活的时间都很短。

“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能去哪里呢?”欲灵问自己道,说这句话时,云支正孤独地飞行在新罗城擂台赛的正上方。

下面的喧嚣,下面的嘈杂实在引不起他的哪怕一丁点儿兴趣。

“家,”

突然之间,这个字涌上了云支的心头,是的,应该回家看看了。

欲灵是唯一能够让云支回家的灵魂,这也是他的唯一一次机会,于是欲灵缓缓向上,很轻松地穿过了龙三角的琥珀保护层。

然后,向上,

向上,

再向上,

一直向上5500米后,才终于是摆脱了那沉闷的魔鬼龙三角异世界,回到了陈小沐梦寐以求的外面的大世界中。

此时的北半球刚好是寒冬时节,强劲的来自于西伯利亚大陆的西北风吹上来向刀子刷过的一样。

“还好,太阳没那么强烈。”欲灵很万幸地喃喃道。

冬日里的太阳就像一只红通通的柿子挂在天上,确实没那么强烈,就意味着欲灵自己能够多存活一段时间。

平时不知道珍惜自己的生命和身体只是因为没人按下那生命的倒数计时器。

此时的每一分,每一妙,对云支来说都是宝贵的。云支一路向西,不顾一切地一路向西。

既使到达了森木公司厂区的上空,他也没有停下来,因为,这个地方离自己的家足足还有22公里路。

“一路风景一路情,来时不易归亦难。。。。。”欲灵每每想起自己这首诗的后两句便不禁泪流满面。

公司的绿色大巴车又出发了,可是此时此刻的云支已经无法再上去了。

云支只能飘着,继续地高高地飘着。终于顽强地飘到了自己家的上方。

可是欲灵的生命也就此将终结了。

“舅舅~你回来啦~”他听到一个小孩子清脆可爱的声音这么叫他。

“嗯,”欲灵冲着小孩子点了点头,小时候云支抱过他,因为这是自己家的孩子。

然后,欲灵,也消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