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郭襄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302字
  • 2014-06-06 20:19:35

做人首先就要明白些,糊里糊涂做人到最后恐怕真的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个趾高气扬的孔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不管是新罗国的王法还是新罗国的民法,是法律就得尊守,这对谁都是一样的。

王爷犯法与平民同罪,事实上在新罗国的新罗城同样也是适用的,当然新罗国光有空洞洞的法律条文是远远不够的,国家法律关键中的关键还是要有一个好的执法者。

以前没有的东西,

现在并不一定没有,

世界身就是一个变量,所有东西都在变。

现在小志来了,新罗国老百姓们的好日子总算是有盼头了。

孔二死了,因为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之罪被旗英一切结果了,杀一条狗容易,现在的问题是要给狗的主人一个交代。

于是乎,小志这个没当几天的主政,就必须不得不去直接面对赵武灵王这只老奸巨滑的狐狸。

别人祝寿,送的都是贵重的礼物,可是小志让人带着孔二的尸体就这么进入了灵王府的正堂。

此时,当中正经微坐太师椅上的便是传说中的赵武灵王,只见他虽然已是满头白发,但是却是满面的油光,身材虽然略微显得瘦弱些,然而从他坐姿上依然有股子虎狼之势的劲道。

证明一个人真的是衰老了还是永远地不服老,关键是要看他的眼睛,小志注意到灵王此时的眼睛里依然透露出逼人的杀气。

“钱壮,旗英,这个人杀心很重,你们要特别小心些。”小志很是小声地提醒道,此时钱壮在左,旗英在右,其他六个大内高手也是各自站在一边保护着,他们那犀利的目光打在胆小者们身上的话,足矣把这个胆小鬼们电晕不可。

小志命原来孔二的跟班把孔二的尸体放在正堂后,便让这些小人退了下去,接着他观察了堂上的赵家后人的反应好一会儿才缓缓地说道:

“噢,赵王,我们几个刚刚路过附近,遇到此人居然敢打着您老人家的名义,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所以一时兴起,把此人杀了,后来听说他是您的家人,所以我们就抬来让您过过目。”

能有资格进入王府的自然也全是老赵家的人,这些赵家人听了小志这些分明带有挑衅意味的话,也便左顾右盼的窃窃私语起来。

论在老赵家的辈份,现在赵武灵王的辈份是最高的了,他同时也是赵家的族长,有了这重身份,做起事体来便格外的谨言慎行起来。

然而,此时小志分明已经把球踢到自己的面门前了,他也不能不接,也不敢不接起来,只见赵武灵王的眉头微微一抖,便开口命令道:

“来人啊,把这条死狗给我拖下去埋了。”

赵武灵王的话刚说完,众人仅又把目光投向了小志的脸上,此时小志的脸上存着的是友善的微笑,那种一如概往地友善并且十分真实与真诚的微笑。

“主政大人,请上坐。”赵武灵王很客气地道,毕竟小志是主政,而自己只是一个前朝的王。

“客气,客气。”小志同样谦逊地说道,接着自己推着轮椅微笑着坐到了赵武灵王的身边,别人礼貌一些,自己也必须以礼相敬之,这是待人之常理。

在主人和主宾都一团和气的情况下,其他赵氏后能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把无奈而僵硬地笑脸陪到底了。

这次灵王府之行,虽然说没有彻底地看清楚赵武灵王本人倒还真的算是一个胸怀大肚的可交之人。

人不是机器,事情再多,公务再忙也总是需要休息的,出了灵王府,时间出并不是很早了,于是他们决定抄后路返回皇宫,结束这一天的巡访历程。

这条近路旗英是认识的,只是有些跛,路两边的人家的房子更加显得破败和潇瑟。

见小志脸上还是有些不悦,钱壮试着说了一句:“看来,赵家后人,不错啊~”

“哼,给他们钱,当菩萨一样地供着他们他们当然觉得挺舒坦,可是这些全是新罗国老百姓的血汗钱,我迟早收拾他们。”小志道:“看看,新罗城的百姓过得这叫什么日子。”

说完,小志挣脱了钱壮的双手,独自推着电动轮推上前,进入了一户破败的新罗城普通人家的家里面。

这家的房子是泥浆和上蒿草糊起来的,由于晶能的才时间暴晒,墙体上已经有一个很长的贯穿性裂缝了。房顶为了档住直射下来的阳光,没有办法之下才盖了几层厚厚的麦杆子和枯树条。

这个贫困的家中,除了黑厚的老头老太之外,还有六个子女,其中三个已经成年,另外三个尚小,最小的一个还只是刚刚学会了走路。

其中,老汉家的二女儿,长了一双大大发眼睛,皮肤也十分白暂,看上去很挺水灵的。

老人见有客上门,便很主动地出门迎接。小志也向他行了个礼。

“这位是我们新罗国新上任的主政。”旗英和声和气地介绍道。

“噢~主政?那请问将军,主政是个什么多大的官?”老人不自然地揉了揉自己的老花眼后问题。

“噢,主政,相当于过去你们这里的皇帝。”金老师回道。

“啊~恕草民无礼了,老婆子,大儿,二丫,三儿。。。你们怕来磕头。”老汉诚惶诚恐,他恨不得把一下子全家人拉到小志面前下跪。

小志见状,连忙阻止道:“老人家,不必这么做贱自己了,自我以后,我们新罗国便再也没有草民了,只有国家公民。”

公民是可以人人平等和来去自由的。这也是老汉在新罗国生活了一辈子生平第一次不需要向当官的下跪和磕头。

“诶,姑娘,你怎么哭了?”小志问这家的二姑娘道。漂亮的姑娘总是会率别人之先引起注意的。

二姑娘没回答小志,只是抹了抺眼泪,用哭红的眼睛望了一下小志,然后避开了,接着低下了头。她不想说出原因,因为谁都看得出这个可怜的姑娘境遇不好。

“哎,老汉我老了,养不起这么一家子人了,只能过几天,把这二姑娘卖到寂寞馆里去了。”老汉叹道,小志从他这无奈地叹息声中听到的是一万个舍不得。

“寂寞馆?是什么地方?”钱壮听后很是好奇地问道。

“钱壮,不必多问,反正不是什么好地方。”小志道,接着对老汉说道:

“老人家,我跟你商量一下,如果你同意,我们把你家二姑娘带进皇宫里去,这样的话,每月还有工钱寄回家,将来更能找户好人家,你看如何?”

“那自然好,那自然最好,”老头子连连满意地点头道。

“那姑娘的意思呢?”小志问道。

“郭襄愿往。”二姑娘回道。

强抢民女,是救得了的。

人家卖女儿是救不完的,

这就是绝对的国家贫困问题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