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微服出巡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112字
  • 2014-06-04 11:05:04

仓禀实而知礼仪,衣食足而自知荣辱。故黄与色之根实在于贫困,不管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故之,治之在于脱贫。

by管仲*小许有法

智灵其实是用他残存在阿瑞斯的法力把阳河中的水大量地吸收到了积雨云中,当这片又大又密的积雨云覆盖住整片新罗国的土地时,云支也觉得自己已经用尽了全部的精力和法力了。

“小志,新罗国的未来和人族的未来都在你一个人身上了,你要加油啊~”说完了这句,智灵便消失了。

“会的,云支,我会的,你放心。”小志听到了,而且他知道是云支的声音,他坐在灌满狂风的行政宫内,举着望着头顶上这片风云压城的大积雨云。

朋友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

可惜,朋友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

可惜了,可惜了。

雨下了下来,

“哗。。哗。。哗。。”的雨下了下来。

云虽然是很厚很厚的,但是这雨却是十分地柔和,它害怕淋湿了回家的行路人,它害怕伤害了田野中正在茁壮成长的小禾苗,所以这雨变得十分地柔和。

这柔和的雨水,同时也唤醒了将要死去的常胜军将士,使他们一个个地重新有力量在这被称海“死海”的大沙海中站了起来。

新罗国需要安宁,就必须有军人,就必须建立一支足够强大并且对人民足够友善的国家武装力量。

当然柔和的雨水也抚慰了沙海,使它变得不再那么暴戾和伤人。尽管是暂时性的。

这是新罗国有历以来的第一场及时雨,这也是智灵为小志这个朋友和新罗国人民做的最后一件事。

这场雨足足下了七天七夜,直到把新罗国最大的水库,安江水库的水存满,才渐渐停了下来。

雨天,总是让人心情低落,这些天小志偶尔仰望天空,便有些黯然和愁绪不知不觉地压上心头。

“钱壮,你知道么?其实我有两个人可以做。”小志对着一旁的钱壮说道。

“谁和谁啊?”钱壮反问道。

“商君和赢虔。”小志答道。

“噢,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被腰斩了,另一个被割了鼻子,秦朝真是一个既恐怖又邪恶的国家。”钱壮回答道。

小志很是不赞同地摇了摇头,回答道:“钱壮,你错了,世界上的人本来就没有好与坏之分,商君改革是富国强兵利民的,而赢虔只是一个怀有私恨的龌龊小人而已。”

“也对,古代帝王好真没几个是好东西的,那么说,小志你要学商君了?”钱壮反问道,他听了小志的解释也对商君的做法开始赞同起来了。

尽管钱壮对神奇国度的神奇历史从来就不太感兴趣,对商君,这个二千多年前的划时代的改革家更是知到了很少。

“绝知此事需躬行,富国强兵学商君,明天,我们出这新罗城的皇宫去看看吧~”小志对钱壮说道。

“好吧,我明天叫上刘博士,金老师他们一起去,老是窝在这个鬼地方,我看也搞不出什么大名堂的。”钱壮回到。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外面的世界很潇洒,

外面的世界也很悲惨。

其实小志和云支都很清楚,一场灵雨是根本改变不了这么落后并且积弊重生的古老帝国面貌的,想改变必须靠大改革。

但是,想要改革就必须清楚,这个新罗国到底有什么和这个新罗国的人民到底在想什么。所以,小志的这次微服出巡是必须的。

钱壮和小志对皇宫外的情况及街面的治安状况一点也不熟悉,所以这次女人们是一个也没有带出去,相对而言,在这有禁卫军团保护着的皇宫里至少会安全些。

“旗英,这次别搞萧禁,也不必带很多人,只要三五个大内高手就行了。”小志对身边的旗英说道。

“是,主政。”旗英答道,说这句话时,他们几个大男人已经走出了内城的玄武门。

玄武门是新罗城皇宫内城的正门,外城的正门叫午门。百官上朝参政议事都是要从这两扇大铁门下经过的。

新罗城是新罗国最大的城市,也是新罗国的中心城市,新罗城的总人口达到了20万人,驻防军团是4万人。

赵高本人贪生怕死,所以他在执政之后一百年把全国最年轻最有战斗力的军队都集中到了自己的帝都之内。其他三十几个小城邦内留下的全是些老弱残兵。

军队一旦过于集中,就会闹事,这些人对新罗国的法令根本无恃无恐。

基本上,新罗国的街面上每天都会上演很多起发生在军人与军人,军人与百姓,百姓与百姓之间的打架斗殴事件。

钱壮推着小志,旁边是旗英和几个护卫后面跟着两个老人,一个是刘博士,另一个是金老师,还没走出多远。

就在皇城根下,真的在皇城根下,前面又有四,五个人打起来了。

这四五个人全是衣衫有些破烂的新罗国二三十岁的男汉子,还好没有女汉子,他们在这块风水宝地上互殴已经好一阵子了,因为他们身上都已经不同程度地挂了彩,淌了血。

“旗英,叫他们住手。”小志道。

“是,主政。”旗英说着便跑了过去拉开了他们。

下层的平民生来都是有匪性的,都并不算太好管理,见有人来打扰自己的好事,他们五人的拳头又十分一致的挥向了旗英。

旗英虽然武功高强,但面对这五个大汉并没有什么章法的死缠与滥打,一时也有些招架不住了。于是乎钱壮见状也冲了上去。

冲动是魔鬼,

酒精更是魔鬼。

因为,酒精必然使人冲动。

在旗英和钱壮的共同努力下,又经过了十几分钟的才最终把这五个壮汉制服。

打疼了,也最终算打醒了的五名醉汉被押到了小志的跟前。

“跪下,这位是主政。”旗英训道。

“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不兴这个。”小志微笑道:“旗英,给他们松绑吧,你们既然这么喜欢打,那好,从今天开始,我就在新罗城内设立擂台如何?”

擂台,是一种很文明的展示力量的方式,它既可以切磋武功,以武会友,愉悦身心,还可以定期举行比武招亲活动。

当然,用的全是誉满全球滴中国功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