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死亡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071字
  • 2014-04-27 11:37:23

自己的死亡是没人能知道的,也许是明天,也许再过50年也死不了,但活着你就必须努力。

by小许有法

患病的人都很孤独,这一点他和她一样,他也知道她的梦想很多,这一点也正好和他年轻时的情况一样。

然而,一个人一旦是病了,而且是得了再也治不好的病,那么他们梦想将永远只能停留在虚无飘渺的幻想状态,永远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希望的可能。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是在什么情况下被培养出来的,但他逻辑思维能力很确实很好很强大,最令他自豪到足矣向所有人炫耀的一件事是:

他当年准确地准测出了蓝血儿的离奇死亡过程,这使得他第一次受到了新狼网的官方推荐,一下子给他赢来了30万一天的点击率。

他行动不便,学历永远定格在初中,打字速度也仅仅只有400字一小时,所以他只能过过网络开发过自己的言论和小说。虽然,长达十年的创作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实际财富,便是却给他带来的不小的名气和应有的尊重。

网络点击率是一切,钱对孤身一人的他来说,只是个数字,其他真的毫无任何意义。可是,现在面对这么一个对他来说突然之间出现的有点灵异的少女,他却又犯了难。

《凤凰涅盘》是他很久之前完成的作品,难不成,她是从书中跑出来的?和聊斋中的女仙一样?是专门来陪伴他打发寂寞和孤单的?不对,他又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他是喜欢写少女,因为少女这世界上最最纯美和善良的女人。

但是《凤凰涅盘》中绝对是没有这么一个他笔下的女子的。

正在他寻思之际,那个小姑娘又说话了:“叔叔,你给我签个名吧~”

“签名?”他反问道,话说,他写了那么多东西,还真的没有几个人找他签过名呢!

别人都粉丝和铁丝成堆的,可是他呢?永远只是孤孤单单地一个人,一个人继续写着,他并不知道他要写多久,能写多久,只是他知道,他只能继续写着。因为如果哪一天,他真的不写了,那只能说明他死了,即使苟活着,也是生不如死的。

“是啊,签名,”小姑娘回答道,接着她把水笔和小说递到了云支的手上。

人没干过的事,总是会显得很没经验和很慌张的,他的手本来就是发抖的,如今握着自己的书的手,由于神经激动的原因,手上的神经和全身的神经就更加不受控制了。

脑瘫这个病就是这样的,不过,为了满足眼前这个小姑娘那个小小的请求,他还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自己的名字写完。

过了足足十五分钟后,他签完了,而她一直在旁边看着他写自己的名字,并且替他深深地加着油。

云支最后把印着歪歪扭扭地签名地小说还给了小姑娘。

“谢谢,叔叔,您累么?”小姑娘问。

“谢谢,我很累,始终很累,但是还死不了。”云支回答道,他之所以开头要回一句“谢谢”,是因为在神奇国度里,从来没有一个朋友问过他:

“你累么?”

现在好了,现在他们俩个都离开了那个神奇国度,泰坦尼克3号,这条梦幻级的邮轮将带领着他和她前往东方的美丽国度。

这里是西太平洋,不管她的预言是不是真的,总之,一个人如果勇敢地跨出了第一步,那么接下来的第二步,第三步就相当之容易了。

“你想不想到里面去看看~”云支问。

“嗯,但是不敢想。”小姑娘回答道。

“呵呵,其实,我也不怎么敢想,可是我就住在里面,”云支回答道,说完便推着这个小姑娘慢慢地进入了头等舱内。

他们一个一个地舱室,慢慢地走着,欣赏着,里面的人很少,就算有廖廖几个人,也会用恐惧的眼神望他们一眼后,快速远远地躲开了,神奇国度里,他和她就是怪物,他们也正像躲怪物一样地躲开了他们。

云支最后推着小姑娘来到的是自己的卧室,这里也就是当年男女主角的临时画室。

陈设依然是如此的富丽唐皇,就像云支第一眼看到它们一样,可是对于他和她来说,也仅仅止于了富丽唐皇和金壁辉煌的外表。

“叔叔,你恋爱过么?”小姑娘问云支。

“没有。”云支回答,“我这样的一个人真的就不想拖累别人了吧?”

“呵呵,你说谎”小姑娘霸气地反驳道。

“为什么?”云支一怔后问道,心理也不觉得想一个问题,难道眼前这么一个神奇的小姑娘,真会读心术?

“其实不为什么样,只是因为,我也希望将来有这么一个人来喜欢我。”小姑娘害羞地回答道。

“布谷,布谷。。。”破钟又敲了起来,他看看时间,夜已经很深了,他觉得是应该送她回去了,再说,她的家人也该担心了。

“我们回去吧~”云支轻声地对小姑娘说道。

“嗯,”小姑娘回答道。

“今天开心么?”云支一边推一边问道,回去的路依然十分地漫长。

“嗯,很开心的。”小姑娘轻声地回道。

但是,对云支来说,却并没有十分开心的,泰坦尼克3号再豪华也仅仅像当年女主形容的那样:

“油漆是新的,窗帘也是新的,”除此之外,全部都是冷的,冷冰冰的。

在把轮椅和轮椅上的小姑娘交还给她父母后,云支独自走了回来了。他没有问她的名字,因为那不重要。

第二天,泰坦尼克3号向太平洋中放下了一副透明水晶棺,里面安静地躺着的正是昨天那个小姑娘。

她穿着一件胸前绣着一朵玫瑰的白色连衣裙,在里面安静地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