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好人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182字
  • 2014-05-15 15:46:50

替别人着想和能给别人带来阳光和温暖的,都可以称之为好人,当这个世界好人多时,我们的苦苦坚持就会有希望。

by小许有法

知道新的朋友一般是从哪两个字开始的么?是“你好”,对,就是从“你好”这两个简简单单的问候开始的。

云支并不知道用“您好”,因为“您好”这个词中含有一种尊敬之意,一般用在晚辈称呼长辈的场合,朋友都是平辈的。

“你好~~~~”云支对着屏幕打出了两个字,由于刚学五笔输入法,云支打得很慢。

电脑输入法中拼音无疑是输入最方便,最直接的一种输入法,但对于口齿不清,平时很少说话和发音天生不标准的云支来说,用这种方式打字,压力的确山大了些。

对方很快也回了两个字:“你好”不过对方回得很快。

见对方,有回复云支很高兴,他此时不知道写什么,可是机会难得,于是云支接着写道:

“请问,你找我有事么?”

云支打区区八个字,就用掉了十多分钟,可是发过去之后,才过了几秒钟时间,右下方的企鹅便开始抖动了,云支很小心地拖动鼠标到右下角,上面显示的文字让云支很高兴:

“没事,只是看了你的文章,觉得不错,所以想和你交个朋友。”

这句话虽然平淡了些,但是对当时的云支来说却实是一个莫大的鼓励。

因为他等了那么久,终于有人认同他了,终于有人主动提出要和他做朋友了。

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在撒哈拉沙漠濒临死亡的游客突然发现了有眼出现了一大片绿洲那么地兴奋。

这种感觉和刺激,实在是会让人欢欣鼓舞的,以至于让本来劳累到眼皮都抬不起来的云支一下子便又来了精神,于是他接着诚心诚意的写到:

“我,是个患有脑瘫的残疾人,写字很慢,还请原谅。”

一般,写下这句话后,已经基本上不会有人回了,他们头像亮着,网络也处于在线状态,可是就是不会再理他了。

“呵呵,没事,你的文章写得不错。”

“不过,我要忙了,你睡了吧。早点休息。”

云支看完这两条企鹅消息,心理其实已经凉了一大截了,他又一次对着屏幕长叹了一声:

“哎~又一个!”

云支说到这里,话又停住了,向龙猫要了杯龙井绿茶,喝了一口,然后才对陈小沐说道:

“其实,我对小志的第一印象并不好,以为他又只是一个在一般美词过后,搪塞掉我的人。”

“嗯~然后呢?”陈小沐问道。

“然后啊。。。”云支接着说道。

然后,过了大概五分钟左右,对方又发了一条来:

“以后有事可以找我。”

然后,对方的头像就变成了灰色,这一条云支没有回复他,因为他本能地觉得已经没什么必要了。

之后,云支和平时一样地关上了电脑,然后很失望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每个人都有生老病死,每台电脑也一样。

大概在一年之后,云支照在半夜回到宿舍,也照例打开自己心爱的电脑,可是这回,电脑开机时却没有和健康时一样的“嘟~”声,云支知道坏了。

他按了一下电脑上的那个重启键,结果这回是真的进去了,不过电脑显示却全是花的。

当时云支就着急了,他知道,自己心爱的电脑病了,坏了。

于是他用手机连夜上度娘找解决方案,可是度娘上的答案也是五花八门,云支真的不知道该信谁的。

“半年过去了,我还是没有交到一个朋友,后来我确定是显卡坏了,但我并不知道找谁?我能找谁呢?你说?”云支问道。

“小志?”陈小沐反问道。

“不。。。。”云支回道。

事实上,云支当时用的手机是诺记的,能上网,在没有用电脑用的日子里,他首先找到了一个本地论坛,然后发帖求助,但和他料想的一样,根本就没有人回他的帖子。

于是,他就等着,干等着,每次下班后就摸一下这台已经坏掉不能用的电脑,用小笔刷清一下它上面的灰尘,云支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给自己的女友洗澡一样轻而仔细。

然后,睡觉。

之后的很多天里,云支找来一块纱布,把电脑蒙了起来,在睡觉之前,他总要自顾自着对着她说一句:“坏就坏了吧,留个念想也看看也是好的。”

好人总是有的,所以奇迹也会有的。

当独自走在回到宿舍那段黑漆漆的夜路上,又感到寂寞难奈,于是掏出手机想看一下有没有新消息时,云支看到了他亮起的头像。他还是鼓起勇气,发了两个字过去:

“你好~”

“你好,请问有事么?我最近工作忙,所以很少上线。”对方解释道。

“是这样的,我的电脑最近坏了。”云支回道。

“噢,知道哪里坏了么?开机响几声?”对方回道。

“开机花屏,肯定是显示卡坏了。”云支答道。

“给个地址,我送你一张。”对方回道。

“那多不好意思啊~”云支回道。

“没事~”对方答道。

于是这一夜,云支真的把自己公司的地址发给了他,然后这一夜他的梦里不再只有等待,

除了等待外,还有两样东西:

期待和希望。

终于第三天的白天,快递到了,收件人写的是云支的名字,而发件人写的是:

朋友,小志,送。

五个字。简简单单的五个字。

“他还告诉我,不用怕,要大胆地尝试,于是我第一次诚惶诚恐地打开了主机箱。”云支说着,接着向陈小沐描述起主机箱里面的情况:

“里面很奇妙,主机箱里面的构造十分地奇妙,有大的集成板和五颜六色的线。”

陈小沐听是很认真地听完了,却很不感冒地说:“呵呵,对此本姑娘一窍不通,也不感兴趣。”

“好吧,我对牛谈琴,噢不,应该是对那个牛,谈感情。”云支反击道。

“什么?”陈小沐吼吼道。

其实往事皆不可追忆,所以也不必太计较什么是非与对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