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快刀斩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133字
  • 2014-05-10 16:49:27

如果我们现代人类,一旦没有了现代这个赖于生存的熟悉的环境,那么我们本身也会受到更强大的猎食者的攻击。

by小许有法

魔族大叔在前面探着路,云支紧握着“血饮狂刀”在后面紧紧跟着他,虽然很是熟悉环境,但是魔族大叔一丝一毫也不敢放松自己紧绷着的神经。

树木很大,能对他们构成致命危险东西很多,所以他们不得不做好以防万一的准备。

“弱食强食”和“适者生存”永远是自然界生存法则中开篇第一条和最最重要的法则。

不明白这一条,很多时候很多生物真的是怎么死都可能是不知道的,人是一条命,那些小小蚂蚁,蜻蜓和百脚同样也是一条命。

生命的体形或许真的有大与小的差别,但是生命本身是众生平等的,这大自然界的主宰者,那个万物之神,对任何生物也同样平等。

生,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同样,

死,我们也只有一次机会。

云支跟着前面的魔族大叔沿着一条并不笔直的路蜿蜒地起向了树林的深处,说是路,其实根本就没有,云支他只是觉得跨过了一些比旁边略微矮小的藤蔓和杂草而已。

这些东西之所以长得明显比别的藤蔓矮小些,恰恰说明这些地方近段时间有人走过。

“停!”魔族大叔突然作了个“禁止”似的手势后,对着后面的云支很是小声和小心地说道。

听到他的提醒,云支很快就本能地伏下身来,“血饮狂刀”在手中紧了紧之后,同样轻声地问道:

“怎么了?大叔?”

“有情况。”魔族大叔回道。

“什么?”云支疑道,不过在云支和魔族大叔说话的短短时间内,魔族大叔口中的那个东西,已经从较远的地方,快速地绕过几个大树根的阻碍,就这么凶神恶煞般地出现了他们面前了。

它也是一只恐龙,一只行动很快的肉食恐龙,它的速度比细颚龙快,但与后者不同的是,这种恐龙是一个独行侠,当然也亏得它只有一只,多来这么几只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不好,我们遇上快龙了~”魔族大叔颤颤微微地说道,按照他的意思是他们俩个是绝对不是对面这只恐龙的对手。

“快龙?没错它的动作是很快,攻击力就更不肖说了,但这就能把它轻易地叫成‘快龙’了么?这也太简单了吧。”云支暗想的,生在信息时代的他,现在最懊悔的一件是就是没有把手机带出来。

有手机就有度娘,没有手机就绝对不会有度娘。度娘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他们这代人的精神上帝。

当然有了手机,便有了他那些网络上时常或者不时常联系的小伙伴,当然还有云支的那个她。一个很漂亮很好的好朋友。

“大叔,你让开,快龙就快龙好了,我来收拾它。”云支说道,细鄂龙是因为他上学时自己在学校的小图书馆里看到过,但眼前这只长颅骨,并且口鼻还有些往上翘起的小型食肉恐龙,云支实在是不认得。

“来吧~”云支冲着它主动勾了勾手指,打败魔君让他充满了对打败面前这个对手的信心。

人总是要经常性地挑战一下自己,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提升一下自己的自信心,也是好的,强人应该是越挫越奋,越尝试越发勇敢的。

然而这个明显的挑衅动作,使得云支眼前这只快龙真的发怒了,它像一头充满了能量的红牛一般冲向了云支。

云支此时退后都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他只能赶紧用血饮狂刀横在身前,护住自己的前胸。

“砰”地一计,在云支承受完如同地球撞月亮的巨大撞击力后,云支也只是觉得自己身体趁势后退了几步而已。

“快龙”也不过去此。

“你也不过如此,”说完,云支便踩着快步,执着刀,对准了恐龙的头颈部砍去。

颈部的颈大动脉是供应头部和脑部血液的枢纽,颈大动脉一旦被划破,那么血就会像喷泉一样喷出来,止都止不住。

人从生理解剖学的构造是这样的,云支想想这头2米稍微出头点的恐龙也应该是如此这般的吧。

这一计是必杀计,连魔族的大叔也看得明白,云支很着急,他也很着急想尽快结束战斗,因为这么长期僵持着,在这片缓冲地带的树森中,真的不知道还会引来多少恐龙的同伴。

云支这回的第一次主动进攻依然也没见效,因为快龙也很急时地躲开了他的锋芒,在被“血饮狂刀”伤到的快龙的脖子处,只是留下了一个小划痕,连血都没有流一滴。

这回云支并不想再玩什么局回制了,那种你攻一次,我守一次,你守一次,我攻一次的游戏,云支是玩不起的。

“恐龙的皮可真厚!”云支刚说完,便又深吸了一口气后跃起,然后高举血饮狂刀,向着快龙砍杀过去。

这回,依然是老地方,快龙颈部的的大动脉,可是效果依然只是划破了更多的皮,掉了更多的碎屑。

“还不死?再来!”于是云支第三次跃起,第三次举起他的血饮狂刀,第三次砍了下去。

可是,那快龙还是活着,它并没有撤出战场的意思,不过面对云支的进攻,它已经表现地已经很麻木了。

正在快龙盯着云支还不敢动时,云支的第四计攻击又来了,这次没这头快龙,已经那么走运了,它的颈大动脉完完全全地被血饮狂刀刺穿了,殷红色的恐龙血像喷泉一样地横着冲了出来。

见目标已经达到,快龙也已经没有任何危险,云支也及时地收手了。

侠客和屠夫,就是这一点区别,侠客知道什么时候该及时收手。

“你这招是叫快刀斩么?”魔族大叔问道。

“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招式,只是一种意念从内心召唤着我如此地攻击,怎么,大叔,你认得?”云支解释着接着反问道。

“能在几秒钟内完成四连杀的,我在一千五百年前的龙魔大战时,见龙族战神阿瑞斯用过。”魔族大叔道:“难道你是他的继承人?”

“不是,不是。呵呵。”云支苦笑着回绝道。

快龙死定了,它身上的血也很快流干净了,最后,云支和魔族大叔从它上身上跨了过去。

失败者就只有这么一个可悲的下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