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美丽的误会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178字
  • 2015-03-29 12:46:53

朋友最希望对方过得幸福,对方过得幸福了,还要向对方展示自己的幸福,朋友一切安好了即可。

by小许有法

女人和她的小姑娘最后还是没有跨出那一步,因为女人又找回了生的希望,活着的快乐。没有告诉她,那个十分天生丑陋的男人也是女人生命中的太阳花。

反倒那个丑陋而睿智的男人一直明白这一点,由于他形象的丑,他深深地知道,他是配不上这个漂亮并且十分善良的姑娘的,男人和女人不合适。

十年,男人一直是以好朋友的身份默默地守护着他的太阳花姑娘。

前三年,他和她只隔了上下楼不到一百米的距离。

后七年,他和她,也只有22公里的距离,他们依然住在同一座小城市里,但这对好朋友并没有像李探花和林诗因一样。

男人和女人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在有任何交集和实际接触。

男人住在城西,女人住在城东。

女人霸气地开着小车,

丑陋的男人艰难地孤独地走着自己的路,很多时候,孤独到夕阳下,只有他和他那被男人叫做孤独君的影子相伴。

男人依然在写字,写着各式各样或优美或忧伤的文字,男人把对太阳花姑娘的思念化成了几十万又几百万的孤独地文字。

“上车吧,亲爱的姑娘。”男人说道。

“嗯,”姑娘有些害羞的点点头,接着很矜持地钻进进了男人的宝马车里,这是丑陋的男人第一约这位漂亮的姑娘出来。

这位漂亮的姑娘,和男人整整差了十八岁,也是男人十分喜欢的类型:性格上是善良温柔的摩羯座,她有着一头长长温润的齐刘海和一双亮晶晶明媚的大眼睛。

男人要带着这位漂亮年轻的姑娘去见他的那位太阳花姑娘。

她不是她,她知道,可是即使没人告诉过男人,男人也知道只要努力和坚持再加上一点点小乐观,自己也总能找到一位比女人更合适的女人。

人生很长,过早地放弃最对不起的其实是自己。

可以说,这个年轻的姑娘完完全全就是郭襄和小龙女的现实结合体,她既高挑,又乐观积极,姑娘给了这个已经人到中年的丑陋的男人很多快乐。

“以后,有钱了,我就会结婚。”男人并不是一个独身主义者,婚姻有两个重要的原则:

“合适”和“自愿”。

应该说,后者比前者更为重要。

男人和女人见面的地点定在了大潮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里。

男人依然是穿着汗衫和七分裤,脚上套上一双凉拖鞋,下了他自己的宝马车。不认识的人,还以为这个丑陋的男人是农民工还是从什么非主流人士。

不过,名车配上紧接着下来的年轻并且清新脱俗的大学生美女,让周遭这些提供服务的小人物都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和轻视。

知道男人从来不修边幅和喜欢她的清新怡人,女人这次也不打扮了,带着她的女儿便早早地就在包厢里等着这位并不属于自己的男人了。

成名的男人很忙,昨天这期访谈节目是在省城录制的,所以赶回来要晚了一些。

这时,时间其实已经是过了下午一点多了,女人的小女儿饿得实在不行了,她就让服务生先拿些糕点来垫垫肚子。

女人反倒不怎么着急了,因为女人相信这个男人,一个从来没有骗过她的好朋友。

她已经等了男人快二个半小时了,

可是,她还是不着急,也没有打电话的催他的意思。

女人十分相信他,男人答应了她一定会来,他就肯定会来的,即使是身在BJ或者漂在国处,男人也会第一时间赶回来见女人的。

门开了,男人挽着年轻姑娘的右胳膊很甜蜜很温馨的进来了。

男人没有装腔作势,

姑娘也没有装腔作势,

他们是自然而来,你情我愿的。

男人带姑娘来的初衷就是为了见久别重逢的好朋友一面的,男人要用实际行动告诉他的太阳花姑娘自己现在过得很好,很幸福,让好朋友可以放心和安心。

可是,由于事先没有沟通,男人的善意之举却让女人怵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了。

“诶,你怎么了?病了么?”男人见女人有些不对,便微笑着很关切地问道。

“噢~没事,没事~”女人半天缓过神来缓缓地回道。

“你父亲,现在身体还好吧~”男人问道。

“他还好,”女人答道。

“你女儿很可爱嘛,长大了一定和你当年一样漂亮。”男人恭维道,接着他觉得这句话用些错误,便赶紧地补充了一句:“噢,当年你现在也很漂亮。”

男人像当年一样的心疼着女人,他依然很怕自己的样子和话语会伤到这自这位太阳花姑娘。

十年,

其实男人和女人在外貌上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女人确实依然漂亮,而且更加地成熟动人了。

“喝~”女人应了一句,女人深深地知道,自己再怎么保养也比不上男人身边这个二十几岁的大姑娘了。

男才女貌,

男人这一生,只要努力,人生其实是在增价的,而女人却刚好相反。

见场面有些尴尬,男人立上叫来服务生准备上菜,说实话,连他自己都饿了。

女人吃得很淑女,男人身边的姑娘吃得更淑女,可是坐在对面的女人的小女儿却一个劲地不顾一切地啃着一根肉骨头。

男人的观察力是十分敏锐,他有着和狄仁杰一样的逻辑推理能力。

“囡囡,你爸爸呢?”男人纠心地问了一句,十年前,他认识的女人应该是个很得体的姑娘,看小姑娘这身打扮,可以推测出的是女人的家教也不至于如此不堪吧。

“叔叔,我爸爸喜欢上的别的女人,他不要我们了,我和妈妈都几天没吃一顿饱饭了。”小姑娘对男人哭诉道。

这几天,女人带着孩子,只能住在最便宜的小旅馆里,靠每天一碗方便面渡日。

“对不起,姑娘,我错了。”男人向女人真诚地道歉道。

女人很是高兴摇摇头,她不怪眼前这个男人,真的。

不沟通就会造成误会。

男人就是再强,逻辑再缜密,也不可能猜到比太平洋那10000多米玛里亚纳大海沟还要深的

女人之心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