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十年之约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276字
  • 2015-03-28 20:06:32

我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还给了你,接着又把最幸福的日子留给了我们自己,只要有再见那一天,一切都是值得的,君若安好,便是晴天。

by小许有法

九月的江南夜里真的有些凉意了,失魂落魄的女人带着一个齐刘海,大眼睛的小姑娘漫无目地地走在小城繁华的街道上。

时至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可是她带着自己的孩子已经真的不知道往哪里走了,原来那个家已经不属于她了。

所谓的“七年之痒”和“出鬼”以及“劈腿”之类的罪恶名词,在这个时代完完全全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个家庭的任何一个女人身上的,所以发生在她这个女人身上也完完全全有可能的。

她是个很要强的女人,她的要强之心使得她用尽一切可以用甚至不能用的极端的方法想挽回自己的婚姻和自己的男人,最后连以死相逼的方法都用上了,但还是没用。

她,被一个曾经深爱,现在却十分冷酷无情地男人,赶了出来,赶出了原本就属于自己的家,他现在已经狠心到了连他们的爱情结晶都不要的程度。

女人的绝望很快到了尽头,因为前面在向前跨出去一步就是滚滚无情的钱塘江,女人木纳地拉着自己的孩子,无比绝望地望着大江,很久很久,没说一句话。

“妈妈,我好饿~我们回家,好不好,爸爸还在家等着我们呢~”小姑娘昂起头用大眼睛在黑暗地夜里望着自己的母亲那张灰暗的脸,既无辜又害怕地乞求道。

女人没有说话,可是小孩子真的还想着好好活下去,她真心地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十分美好的。

小姑娘并不知道自己原来那个叫“爸爸”的男人,从此已经不再属于她了。她只是本能地发自潜意识地恐惧自己身边这个女人。

女人是她的母亲,可是小姑娘觉得女人现在像一只魔鬼,一只要吃掉她的魔鬼。

夜更深了,起风了,午夜的风便更凉了些,女人又冷又饿,差不多已经再也无力支撑下去了。

力气渐渐地没了,活下去的希望和勇气也渐渐地没有了。

此时,在半夜的钱塘江边,在女人左侧后方不远的地方,一块118寸的led大电视突然亮了起来,接着自然而来地出现了声音,图像和人物。

女人原先并没有发现这台露天电视机的存在,直到它自己闪亮起来才意识到,电视很嘈杂也很烦人,原本此时此刻心情已经差到极点的女人应该毫不犹豫冲上去把电视砸个稀巴烂的。

可是女人没有,女人现在的心情是很平静地,所以她依然保持住了她原有的矜持和沉默。

可是电视没理会女人,继续自动播放着,电视节目也没有理会女人,同样按照导演的指令完成着预先设定好的木偶剧情。

这是一档直播式的访谈节目,首先出场的是一个光头圆脸,西装革履,是笑非笑的中年小矮胖子,他打扮地十分得体,可谓是光鲜靓丽。

台下的第一轮掌声如期地响了起来,看气氛已经被营造地差不多了,小矮胖子开始开口说到:

“下面有讲本期的嘉宾,著名作家某某某先生上场,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

台下的掌声更加热烈和卖力了,在聚光灯下,行动不是很方便的男人慢慢而小心地从后厅走了出来。

听到男人的名字,女人便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她认得的并向她许下十年之约的那个男人了,为了求证女人毫无顾及地把头转了过来,看向了左边的Led大显示屏,上面的那个男人果然是女人认识的那个男人。

男人还是那副不修边幅样子,他没有穿西服,而是穿了件汗衫和七分裤,脚下踩了双破拖鞋就来了,其实男人原本还有件卫衣的,可是演播厅里热,男人就把那件不值五毛钱的破衣服给扔了。

男人样子还是那么地丑,口齿也依然不是很清楚,可是男人说话的方式依然是那么地风趣,直听得台上主持人和台下的观众,包括场记师傅,灯光师傅和摄像机师傅所有人都笑得人仰马翻的。

女人看着看着,也笑出了声来。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小姑娘此时却十分地着急了,因为她本能得认为自己的母亲得了失心疯。

“某某某先生,有人说一个人的手机号如果五年不换,那么这个人是绝对值得信赖的,那请问先生你的手机号已经用了几年了?”小矮胖子问道。

“二十二年了,这个135的号码我一直没停过,也一直没换过。”男人平淡地回道。

“22年?你的号码比我家的姑娘还年长7年呢~请问先生你期待您的那些故友们再联系到您么?”小矮胖子接着问道。

“是的,我是个念旧的人,一直在等一个人给我打电话,”男人很黯然地说道。

“谁?你的那些晴人么?”小矮胖子说到这一敏感的话题便来了精神,同时也吊起了那些原本有些犯困观众的胃口。

“呵呵~谁会看上我啊?我的生活中只有朋友,没有晴人,我只是在等那个太阳花姑娘。”男人还是用平静而又真实地语调回答了主持人这个有些不堪的提问。

十年之后,男人四十二岁,已经一个人孤独地进入了中年,四十不惑,也已经差不多该看淡人生和看透人生了。

女人看到这里很感动,她很高兴地抹了抹掉下来的热泪,接着掏出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按下了她记忆中的那十一个数字。

电话很快通了,男人也很快接了。女人看着电视机里的男人把他自己的手机缓缓地举了起来,再放到了自己的耳边。

“喂,你好~”男人习惯性地先打招呼,这是他对陌生电话的礼节,凡事先介绍自己再问声好。

“某某某,是我,你的太阳花姑娘。”女人有些激动。

“噢,我现在在录节目,有事么?”男人强装着镇定,可是他的身体出卖了他。

“呵呵,没事,刚在转向看电视看到你了,大作家,我们改天见个面吧。”女人带点期待地央求道。

“好啊~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你啊?”男人在微笑声中挂掉了电话。

年轻时,

他们不合适,他知道,她也知道。

可是,他终究没有忘了她。

她知道,他也知道。

但,男人这辈子能做的只能是等待,在漫漫黑夜中,孤独地等待着他的那朵太阳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