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这就是爱情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1504字
  • 2015-02-20 15:08:20

社会恐惧症,就是对与陌生社交的恐惧,女人恐惧症,就是对女人的恐惧,很不幸这两种病,在我身上都有。

by小许有法

在次空间中,分别了29年又202天后,云支终于能够和Z小姐共处一室了,尽管这里是ICU重症监护病房,尽管他已是一个快挂了的老头子。

“你笑什么?”她问道。

“其实,今天我很幸福的。你知道么?”云支回答。

“幸福?”

“是的,幸福。在生命走到尽头之前能再见你一面,我就已经是很知足了。”云支微笑道:“我知道,这辈子,我们俩只能做路人甲级的朋友,但我真的觉得够了。”

若无姻缘可称友。

金牛摩羯,可以是最好的朋友。一辈的好朋友。

“对了,你在刚才的梦中,我的样子是怎么样的?不会是那种。。。。”她问。

她没有说下去,可是云支明白了,她担心的是,他把某些龌龊地想法加在她身上,不过,真没有,云支其实在以后的日子中很少能梦到她的,于是他又解释道:

“人生若永远只若初见,那该有多好啊~你在我的梦中永远是当初那个穿着白裙的女孩。”

见云支情绪相当低落,舒付佳便又安慰道:“不过,你放心,前世,我们有一面之缘,现在我们是朋友,来世。。。。。缘份是可以慢慢累加的。”

“呵呵,来世,我们再做朋友吧,美女。”

“我才不要呢,你这只色鬼。。。。”

但说真的,到了后来的后来,大概在瑞士生活十年之后,云支就渐渐地把她给忘了,他只是记得那模糊的白裙子,但真的不会再想她了。

在这漫长的五年之中,云支从来不敢问她有没有男朋友,或者有没有结婚,这样的问题,因为这些本身就与他无关。

他只是个路人甲,一级的朋友。

于是云支又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也不再思考什么,今生就这样了,最后一个愿意也在上天的安排下达成了,再也没有任何遗憾。人生就是一个一直走向自我毁灭的过程,很多事他都无法改变,只能顺其自然。

等生命的时间过后,那么一切的爱恨情仇也都会过去。

“怎么,又睡着了,我问你一个问题行么?”她问道。

“嗯,你说吧。”云支答道。

“你爱过我么?”她问道。

“Yes,I,do。”云支回道。

“那你知道,我爱过你么?”她又问道。

“Yes,You,do。”云支闭着眼睛,很开心地回道。

“这么肯定?”她反问道。

“你相信我,就像我相信你。”云支道。

“那,你为什么不追我呢?”她十分好奇地问。

“因为你的沉默。”云支道:“当然有时候嘛,你也是很大胆的妹纸。哈~”

“被你看出来了?”

“当然。任何人都难脱本人的法眼。”云支道:“你是个好女人,所以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你若愿意,我可以等你的。”

这个时候,云支用力坐了起来,接着说到:

“其实,我真的想为当年的冲动,向您当面道歉,可是我真的怕,我的样子吓到你。”

“没事,你说的,男人看自己家的女人很正常的。”

这时候,阿诺拿着越光宝盒走了进来,是的,它又在闪光了。

“主人,魔盒又在发光了。”阿诺道。

“发光,就发光,你拿来干嘛?”云支训道,他知道一旦越光宝盒发光,他又将重新踏上一次生命的旅程,接着重新体验一次别人的生命和别人的生活。

可是现在,云支真的累了,真的是不想动了,真的再也不想挪动身体哪怕一下。现在的他,只要在她身边静静的多躺会。

“云支,这是什么?”舒付佳问。

“一台时光机。可以体验这个空间通道中的过去和未来,前世与今生。”云支答道。

“那你拿过来吧。我看看。”她对阿诺说。

阿诺看了看云支,云支示意了一下,他便把它交给了她。

“你把手,给我,让我们再年轻一回。”她微笑着对云支说道。

“行。”云支把苍老的手搭在了舒付佳小姐同样苍老的手上。

至少,这最后一次时光之旅,云支可以不再孤独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