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坟冢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070字
  • 2014-05-07 21:15:31

你只要活着便还有希望,如果你死了那就彻彻底底地没希望了。

by小许有法

小姑娘都喜欢逛街,这一点无论是龙族的小姑娘还是人族的小姑娘都是一样一样的。

这里是没有广播,没有电视,但是有工厂,也有大农场,那里不但招收龙族的闲散劳动力,当然老板们更多喜欢用的是人族奴隶。

因为人族那边被买过来的奴隶可以免费供他们使用,他们没有任何法权,只要给他们一口饭吃,饿不死就行了。

龙族大妈,虽然年过中年,干不动什么动活,但是作为龙族的一份子,她每月可以到龙族的福利处领到100000龙币的基本生活津贴。

现在她儿子还去当了兵,按照龙族的法令规定从下个月开始龙族大妈还可以每月多领50000龙币。

作为拥有龙族无疑是一件既幸运又幸福的事。然而,这高福利的背后,却是赤果果地暴露出龙族对人族的无情压榨与剥削。

对此,龙族大妈也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她这个即得利益者对此也很无奈,她改变不了什么,作为内心的补偿和对人族的愧疚,她收留了梁馨和甘宁两个落难之人。

当然,作为龙族的高级法祭司,云支身边的这个姑娘拥有的金钱和荣誉将更多,可以这么说一句:她的家族拥有的财富可以让她任意地挥霍30000年。

“走,我们逛街去~”小姑娘又按耐不住自己的性子和脾性了,拉起云支的手就想走。

此时的云支其实是很彷徨的,他真的不知道五天之后会怎么选择。

“嘿嘿!别不开心嘛~要不我给你变个戏法~”小姑娘道。

“什么?”云支疑道。

“你从现在开始在内心里使劲儿,使劲儿想一个人。。。。然后。。。嘿嘿~”小姑娘卖了个大关子没有再说下去,明显地她又准备耍个大活宝出来了。

“好吧,使劲地想一个人。。。。然后。。。”云支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寻找着这么一个人。这个人首先应该是个女人,然后应该是个年轻的漂亮的女人,再然后是应该是一个能拿得出手,逛得了街,让云支能够朝思暮想的女人。

“好了,有了。”云支道。

“变~”小姑娘说道,于是乎,见证奇迹的时刻终于来到了:

大明星:幂幂果真出现在云支面前了,和并且和云支映像中的一模一样。

“这招叫千面如花,这回满意了吧,天下的男人都一样!哼~”小姑娘赌气道。

“好了,好了,你还是变回来吧,幂幂的眼睛可不是红的。”云支道。

“这还差不多,记得啦!以后你可要想我多一点点噢~”小姑娘道。

“不要脸!”

“就是不要脸,怎么了?”

其实,人与人的感情,纵然有一见钟情的冲动,但是要说深入了解,那还是依然要靠在平平淡淡的生活接触中的。

平平淡淡,始终是生活的主色调和主基调。所谓的激情,其实对云支这个从来没有经历过战争洗礼的人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云支和小姑娘,

他和她,他握着她的手,这就么慢慢地悠悠地并肩行走在龙族大街上的人群中。

这是他有生以来的在逝去35年光景中,唯一的一次如此接近一个女孩子,和如此紧密地握住一个女孩子细腻的手。

记得上小学时,大家做游戏,大家都有手儿牵,可是老师却偏偏不让他牵旁边女孩子的手,他自己觉得他像一个怪物一样被与别的正常人隔离了。

这件事,云支一直耿耿耿于怀,以至于后来患上了女性恐惧症,并且这个病越来越严重,他有很多年不敢看女人的眼睛,不敢和女人说话,更不要说有什么肢体接触了。

直到,云支遇到了她,一个和小姑娘一样善良的女人。

“替我谢谢你爷爷好么?”云支道。

“为什么?”小姑娘反问道。

“不为什么,就是感谢他把天使派到了我的身边。”云支回道。

“嚯嚯嚯~”小姑娘邪恶地笑道,她也没有体验到过如此的快乐。

人生在世,不过是图一乐而已,当然指的是一般的普通人。

这座龙城很大,人也很多,云支和小姑娘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逛着,打发着过多的时间和过剩的精力。

路过一家龙族大型工厂时,云支原本打算着进去看看的,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他是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同胞这么着受苦受累的样子。

至少,他现在还有人族的思维和情感,尽管对于做了35年人的他来说,人族对他本身就不好。

有句话叫“以德报怨”,对有句话叫“以德报怨。”

“走吧~”小姑娘道。

“嗯!”云支点点头,接着不知道哪来的雅兴,云支又作了一首即兴诗:

落入龙族记人事,

哀叹上帝瞎睁眼,

若是他年成王者,

必救同胞于水火。

写文字的人都会吟诗与作对,这种打油诗云支来说也许是天赋,他天生就会,也许是郁节难疏,也许是性格使然,也许是长相思,也许是长夜漫漫,反正云支在森木时写得也是很多的。

吟诵完毕,他们又一起向前走去,此时他们已经到了城西的城墙边上,摆在他们俩前面是一大片未开发的苍茫,当然此处离护城墙还很远。

“这里为什么这么荒凉?”云支指着一人多高的茅草原问小姑娘道。

“因为这里是一个大坟冢,有10万龙族战士永远地常埋在这里的地下。人们为了不打扰故去的亲人,所以一直把这里荒废着。”小姑娘叹道。

此时,一阵冷风吹过,果然在茅草之间露出了一个个白森森地枯骨,这些骸骨之中,有人的,有战马的,有自己人的,当然也有敌人的。

十万枯骨,尤见当年战争之惨烈。

正在云支沉思之际,突然天空中传来一阵邪恶的冷冷的阴笑:

“阿瑞斯!好久不见。。。哈哈哈哈,我洛基又回来了!”

“落鸡?落汤鸡?谁啊?”云支半开玩笑地向天上望去,然而时此他一旁的小姑娘原本俊俏的面孔却已经被吓得纸一样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