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展露头脚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1908字
  • 2014-12-26 20:10:22

出来混的,不但要足智多谋,而且要冷酷无情。出来混的,不但要冷酷无情,而且要足智多谋。

by小许有法

云支没有到过大上海,不管是一百年前,还是一百年后,他都没有涉足到这片肮脏而且传奇的土地。

下了火车,云支穿着一身西服,打扮地有些绅士样,手中提的旅行包中,也并没有多少衣物。

前面有一伙人在打架,准确地说,应该是五六个人,打一个人,此时那个人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眼看就快奄奄一息了。

“刷~”地一计,云支毫不犹豫地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许文强的勃郎宁手机,并且大声喝道:

“住手~”

听到云支的喝声,那些打人者立马昂起头来冲着云支凶恶地瞪了一眼,然后兔子般地向四个方向逃走了。

“你没事吧?”许文强走了过去。拉起倒在地上人的问道。

“没事,对我来说只是点皮外伤。”那个人十分痛苦地坐了起来,接着说道:“对我,我叫丁力,别人都叫我阿力,是冯敬尧的保镖,刚才谢谢你。”

“许文强,对了,我想向你打听个地方。”云支道。

丁力接过纸条,笑了笑,然后叫许文强跟着他走,丁力是土鳖,自然对当地的地理位置了如直掌。

虽然对张幼仪念念不忘,但云支还是离开了,他并不是个吃软饭是小白脸,早在决定离开徐家的第三天,他就已经通过方艳芸的关系在大戏院里找到了一份工作。

百无一用是书生,所以读书人被人常常称为“臭老九”,在这个乱得一塌糊涂的乱世,许文强们这些自命不凡的读书人就更不值钱了。

“许先生,你一个BJ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来我们这种下九流的地方工作,你可愿意?”夜上海大剧院的金老板问道。

云支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人不管要做怎么样伟大的事,先得把自己吃饱了再说。

金老板碍于方艳芸的面子,才勉强收下了他,云支不想做没有什么出息的杂工,所以最后跟丁力一样,做了金老板的保镖。

保镖,说好听了是保镖,说不好听地话,那就是走狗,打手,其社会地位就相当于小瘪三和小混混,只是他们的行头比他们好,是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的,整天一付太平绅士的打扮。

“要想有出息就必须当老大。”这是那些年的牢役和土匪生活给许文强带来的人生启示,要做老大则必须要有自己的地盘,要自己的地盘,就必须除掉还算是客气的金老板。

蔡晓冬的死,代表了那个善良,天真的许文强已经死了。现在的许文强,已经只剩下贪婪和自私自利了,他内心觉得自己曾经是多么的愚蠢,什么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虚无飘渺。

冬去春来,花落花又开了,转眼间半年就过去了。

“文强,大中华影院不给我们供片子了,你去解决一下。”金老板像使唤小狗一样使唤着云支,这时许文强已经对他起杀心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实际上是在许文强是面对一具尸体说话,可是对方还完全蒙在了鼓里,金老板也冷冷地笑,大概许文强的举动是被他当成了有把握的自信了吧?

大中华影院老板姓钱,他的后台更硬,他想垄断大上海的电影放映市场,所以逼夜上海影院以5000大洋一部片子的价格向他购买放映权。

别的兄弟要么图安耽,要么贪生怕死不敢去,总之,最后只有许文强一个人单刀赴会,独闯虎穴,当然还有他的勃郎宁。

钱老板,听名字就有钱,可惜的是他却只是一个高个的瘦子,云支一进去,他就并退了左右,然后关起门来开始谈判。

“钱老板,你老人家吃肉,总要让我们兄弟喝点汤吧?”许文强不想多说废话,直奔主题道。

“哼~我说了5000就是5000,少一个字都不成~”钱老板说完就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

“做人可不能欺人太甚,钱老板。”云支重重地回道。

钱老板没回答,他的这一计打在桌子上的重拳,既是威吓,也是叫他自己的小弟们动手的信号。

当然此时的许文强已经机敏地感到了情势地不对,还发现钱老板已经伸出右手在自己的抽屉里摸索着什么了。

“不许动。”在谁也没有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时,他的勃郞宁已经顶在钱老板的脑门上了。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强哥,有话咱好好说,好好说。”钱老板此时也像狗一样哀求道。

“放心,我没那么傻。”云支又一次冷笑:“杀了你,我不也一样走不了?”

“那你想怎么样?”钱老板当时的脸上挂出了一丝悦色。

“叫他们让开。。。。”云支指了指后面要冲上来的几个罗罗说道。

“好好好,你们让开,让许先生走。。。。”钱老板急道,他当然比我还着急了,因为他们老板的命在云支的手中。

“还要不要5000了?”云支问道。

“不要了~不要了~片子我亲自给老金送去,大家一场误会,不场误会。”钱老板诚恳地道,当然他的诚恳是被许文强硬生生给逼出来的。

土匪没有不杀人的,但起码还分些好坏长幼。

混混也没有不杀人的,但他们从不分好坏和长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