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南下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1442字
  • 2014-12-18 21:10:33

一无是处的人,就是死了也没人会记得他,更不会有人可怜他的。

by小许有法

他死了,当云支看到他时,他的血已经差不多流干了,他的头上有个洞,是枪打的,准确的说是被川岛芳子打死的,这就意味着这个神秘而又邪恶的中国女人身上又多了一条人命。

“文强,麻烦你南下一趟,把这个兄弟送回老家去,人这辈子最后就图个落叶归根了。”孤狼老大对许文强交代道。

“行,他家在哪里?”云支反问道。

“江南省的海州,是你的同乡,他的名字叫徐继发,家里还有一位老母亲和两个兄弟,这个人跟随我多年,我和他很有感情的。”孤狼说完又长长地叹了一声。

“好,老大放心,文强一定办到。”云支答应道。

入夜的山寨中,

灯壁辉煌,照例十几个老男人碰在一起拼命地喝老酒,龙猫也没例外,只不过他那付邦哥的造型显得十分奇特。

不管是云支还是许文强,

读书人都喜欢清静,最烦的就是闹哄哄之地,趁大大小小土匪们发酒疯前,云支闪入了内堂,作为这个东北大山寨的二当家,许文强的生活上还是有一些特殊照顾的。

这间密室位于雪山的最深处,空间很大,并且很宽敞,隔音条件也很不错,这个房间里出现最多的就是厚厚的书,云支试着打开其中的一本,里面全是繁体字写成的,云支试着读了读,居然是刘禹锡的《陋室铭》。

云支是能读繁体字的,小时候看的也是繁体字的书籍,只不过繁体字太麻烦了,远不及简体字书写方便。

一个人的夜,

是很孤独的,然而书看着看着睡着了,也就这样过来了。

一夜跟着一夜,也就这样一个人过来了。

第二天,吃过饭,云支带着龙猫*邦哥,拖着一副装着死人的棺材,告别人山寨里的兄弟们后,便一路南下。

此去路迢迢,再见未何时?

入关时还算太平,半个月后,云支和龙猫到达了乐亭的大黑坨村,一进村,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就一把扑到云支的怀里,还没等云支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时,这个姑娘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就让云支心生怜悯之情。

“怎么了?姑娘,你有什么事?”云支轻声问道。

“救我,先生救我。他们抓住了我妈妈和我妹妹。”女孩惊恐地说道。

“别怕,有我呢?龙猫。”云支摸索了一下她的小手,发现她的手是冰凉冰凉的。

在那个年代,西方的洋人,是会比出神奇国度的本国人高贵上一个等级的,而龙猫到底聪明,他用一口流利的苏格兰英语与过来纠缠的**们交涉,并用乱挥文明杖的方式,毫不掩饰地表达西方式的愤怒。

**们虽然书读得少,不可能听懂英语,但是这些作惯了奴才的奴才们还是很实相的,并不与龙猫接触,便也带着姑娘的母亲和妹妹离开了。

此时的许文强只是个过客,不可能带着这个姑娘上路的,所以他只能把她按排到了一家旅店之中,在他离开那里仅仅两天后,姑娘又一次被捕。

后来,她没死,云支只知道她的名字叫“星华”,是烈士之女,其亡父更是全国闻名。

秦淮河,这里是已经是出大美女的地方了,不过是那种水性洋花的,并不是江南故地的那种小家碧玉。

这些靠出卖自己身体为生的女子,和主空间中老家的姑娘长得差不多,只是气质上差太多了,对于她们,云支是根本不屑一看的。

“喂,许文强~”一个很熟悉很熟悉的声音,冷不丁地叫了他一声。

“大雁?是你么?”云支十分惊恐地回过头,在人群中寻找着,寻找着。

“嘿,你还活着呢。”一个女人从他的身后勾搭了他一下,当云支转过脸时,发现一模一样的陆冰雁此时此刻就站在自己的身后,而且一模一样地对他幸灾乐祸。

“喂,许文强,你傻了还是痴了,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方艳芸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