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独孤求败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1914字
  • 2014-11-01 10:23:31

什么都可以重来一次,就是生命只有唯一的那么一次,因为太在乎,所以怕心爱的人出事,其他没事。

by小许有法

“你不怕我么?我这个样子,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只鬼么?”年轻一只鬼问云支道。

“没事,我知道你是鬼,但我只是并不知道你生前是谁而已,书生。”云支十分淡然又重从地答道。

“呵呵,世界上哪有人是不怕鬼的?你真的不怕?”年轻一只鬼很不相信地反问云支道,是的,云支说的的确是句真话,同时也是一句大实话,但是就是这句真话和大白话连住在神奇国度次生空间中鬼都不信。

“怕鬼的人通常都会汗爆出来的(吴越方言),你看我像么?”云支说完便呵呵地笑了几声,接着吼吼道:“刀”。

在连他面前这只年轻鬼都没看清楚的时间内,也就是在一眨眼的功夫都不到的时间里,“血欣狂刀”便已经出现在云支的手中了。

“怎么你怕了?”云支问年轻一只鬼,因为此时云支已经看到他十分胆怯地往后面退了两步。

世界上居然有鬼怕人这种事体,说出去不知道还真的有没有人会相信?

“怎么?你是钟馗???”年轻一只鬼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此时他已经明显地表现出他骨子里的怯懦出来了。

“呵呵?我有那么老么?实话告诉你吧,是神都可以灭鬼,本人的元神是天蓬。”云支自我介绍道。

当然云支说得自然也没什么错,因为鬼是人死后邪气,戾气和怒气的残余,凡神皆可以灭之,正常人死后在人世间是一片皆无的,什么都剩不下,也什么都没必要剩下。

“那大神,你来杀了我只孤魂野鬼吧,与其这么一直孤独着,还不如直接来个了断算了。”年轻一只鬼此时苦苦哀求道,表情看上去显得十分痛苦的样子。

“杀你?不,不,不,这有违天道,其实啊,这把大刀是我用来切西瓜的。”云支说着,便想着了落在后头的龙猫,此时苦逼的龙猫正吃力地滚着赵新芝小姐送给王真的大西瓜,徐徐向前呢。

云支口中的天道,即:神奇国度传了两千多年的“天人合一”的神棍理论,天道的人神鬼三道共同尊守的天律,天道之根在于:众生平等(佛)。

“即使你是鬼,你无心害我,我纵然手握血饮狂刀又何必杀你?,告诉我吧?你究竟是谁?”。云支轻叹了一声,他其实早就对这没完没了的重生与穿越感到十分奥糟了。

“我叫皇甫君啸,网名:十年血落,生前在为了供妹妹上学,大点网上写连载长篇小说。”年轻一只鬼自我介绍。

真诚与真心是能打动人的,哪怕对方是一只鬼,你要对人对你袒诚,你必须自己先“脱光”了再说。

“嗯,我听说过你。”云支淡淡一笑,接着伸出手去表示友好,人生最高兴之事便是能够得遇知己,可是往往是相见恨晚。

“你进来吧,朋友。”十年血落让开道,示意云支自己去开门,云支开了门,便走进了十年血落的小黑屋。

每个作家,或者作者(小作家),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黑屋子,因为写作需要安静,需要绝对地集中注意力。这很像当年全真七子闭关修练,即使是杨过和小龙女在修练玉女剑法时,也是需要古墓作为天然凭障的。

孤独是人生最好的自我修行和自我完善期,大商皆隐于市,故有卧龙先生也。

“你这里和我那里一样,就是电脑比我家里那台好很多。”云支微笑道,瞅瞅十年血落不信,云支接着补充道:“写作的都是穷人,哥那台电脑用了差不多十年了,修修补补地还能用,就这么用着吧?”

听完云支的话,十年血落沉默不语。

笔记本一台,沙发一只,单人睡具一张,不过十年血落兄弟这里面除了这些,地上还散落着很多化验报告单和病历卡。

云支捡起地上的一份,打开灯,瞅了瞅,接着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兄弟,知道我和你有什么不同么?”

十年血落的病历卡上写的是:“肺癌中晚期”。

“我和你最大的不同就是:不走极端,任何事都不走极端,很多事情都会坚持,但到最后实在不行,就会袒然放弃了,专一是好事,但过于专一就没必要了。”云支顿了顿说道。

大点网想出名是很难的,在坚持了两个月,发现体力实在是不支时,云支便断然放弃了迅速成名的想法,重新干回顺手的关注民生,情感生活的时评类杂文了。

其实,说到身体,云支也绝对不比十年血落好多少,三十岁的人,相比二十岁的小伙子来说,思想要成熟很多,但身体却远远不及了。

边打工,边更新,是写不好小说的,一部写了三年的《魔鬼龙小角》经常也是前言搭不了后语。

云支写小说,只是在独孤中求友,记录他爱过的女人而已。

道法自然,凡事莫强求。

条条大路通罗马,人生何处无美女?

给别人一条路,就是给自己一条路。

绝路,就是死路,

过于专一容易让人走火入魔,最终害人害己,

所以“独孤求败”才被后人称为剑魔,而非剑圣。

魔与圣的区别在于是否有还有理性的是非判断观。

“独孤求败”实际上是不必学,也不能学之,,其原型乃鲁迅,陈寅恪之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