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貌合神离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182字
  • 2014-10-05 22:16:47

堡垒是从内部开始攻破的,但也是从人心思变开始的,人心一变,再强大的堡垒也会瞬间土崩瓦解。

by小许有法

神仙道又一个宁静的清晨,李唐军团的金鼓又开始敲响了,这次他们好像比前一天的声势造得还要足一些,随着大将军李靖的一声令下,李唐军的士兵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开始往洛阳城城头上冲去。

李世民规定自己每一只主力部队由步兵和骑兵混合组成,作为一个李唐秦军标准的军团:

包括步兵12500人,骑兵5000-6000不等,辎重兵1000-2000不等,部队合计约两万人马。

其中,12500名步兵中,甲兵7500名,主要使用的是明光甲。在这7500甲兵中有2500名陌刀兵,这些陌刀兵,每人在两腰分别挂有弓一把,每人配箭30只,背后交叉插有长柄陌刀一柄,长枪一条。此外5000甲兵也同有弓一把、箭30,枪一条,断柄重刀一把。

这次冲在最前面的不是步兵了,而是拿着弩弓的轻骑兵部队,这是李世民的一支精英部队,他只有在最关键的时候才会用他们。

打仗光忠心耿耿是远远不够的,当然他们的武功也不会是盖的,他们用的全是唐军中最好的千里宝马,最好的弓弩,当然配的箭支也是最好的,他们要么不出手,一手必然是一箭击中一个守城兵,而且伤者必穿膛而死。

兵者,自古以来,从来不再乎多,而在于精,奇,快者也,一时间打得洛阳城头上,王世充的军队无一人敢再露出头来送死。

正当李世民后备的步兵军准备趁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发动冲锋时,此时洛阳城的东大门缓缓打开了。

从里面杀出来的,还是李霸三个月的老对手,他们带的也最多也就300多啰啰兵吧。

除了秦叔宝,程咬金,裴世父女外,而有一个骑着高头大马英俊不凡的年轻人,他手持长戟,头戴钢盔,身披亮甲,颇具当年吕布和马超的气质。

"噢,来者何人?我罗成手下不斩无名鼠辈~"这个年轻人冲着李元霸吼吼道,这次云支不用再问神机将军李靖了,他已经自已报上名号了。

"我是李元霸,罗成?你就是罗成?"云支反问道,原来这罗成真的是个美男子啊。

"怎么你认识我?"罗成反疑道,他自然不会像程咬金那样粗野,不会因为李元霸长得丑些,而低看他一眼。

"不认识,只是早有耳闻,"云支微笑着,举着白骨耙子就朝罗成冲了过去,罗成纵马相迎。

罗成是云支自进入神仙道空间后,除飞鹏外,遭遇到的最强劲的一个对手,他们在三百招之内各有胜负,最后李元霸是凭借着一计勾戟,把他击于马下的。

见表弟落马,正当秦叔宝飞马来救时,这时洛阳城门"轰"地一声被人关死了。

"哈哈哈哈。。。。这是天要亡你王世充啊~"李靖笑道:"瓦岗军,你们还不速速投降。。。。"

此时罗成还在马下痛苦地**着,程咬金,看看左手边的秦琼,又瞅瞅右手边自己女人,放下了武器。

有些人,有些人,

有些天生没什么脑子的人,就算给了他再多的钱,他也不会用,更有些没脑子的人,就算给他天兵神将,他也打不赢战争。

若以前李世民和李元霸兄弟还对王世充有什么顾虑的话,那是因为他手中撑有万人敌的多员虎将,秦叔宝,程咬金,裴仁基,罗成。

现在少了瓦岗诸将,王世充和王仁则便已经不足为俱了,王仁则想借李唐军队的刀杀掉瓦岗诸将,现在看来他从一开始就已经打错了算盘。

"秦琼将军,罗成将军。二位将军共领20万军队去攻打洛阳北门,不知道二位可愿意前往啊~"云支问道。

"是,三将军,未将义不容辞。"秦琼和罗成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这。。。。。"李靖觉得李元霸这样的按排实在有些过于鲁莽,便赶紧插话道,只是他不便明说,只能给云支这么一个长长而又十分隐讳的暗示。

"用人不疑,疑人我是不会用的,此二人实乃忠勇之义士,上将军不必多虑,将军可自带本部15万人去打西门。"云支补充道。

"是,三将军。"李靖领命后带着部将离开了。

"混世魔王,裴家父女,你们带领自己的瓦岗军团去南门方向,遇到李密,可以就地诛杀。"云支瞅了一眼悻悻而去的李靖,然后继续布置任务。

"李密!你给我拿命来~"裴翠云一边挥舞着鸳鸯连环刀,一边走着一边还十分痛快地骂着一边的程咬金没用,没出息之类的,好像他们不是去打仗,更像是夫妻之间的吵嘴。

夫妻吵嘴,床头打来,床尾就合了,不过这滚床单嘛~~~

"三弟,如此布置的意思就是让本王守株待兔,让王世充他们自动送上门来?"人全走后,二哥李世民才从黑幕后面慢慢走了出来。

此时此刻见到李世民,李元霸先是心理一紧,然后慢慢地道:"是的,洛阳城早就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了,二哥只要在中军帐前布置十名精弩手就可要了王世充的性命。"

"好,如是正好,人们都说我李世民足智多谋,可不知道我三弟不但天生神力,而且学富五车,能够决胜千里。"李世民叹道。

听到二哥的话,云支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当初李元霸千里来救你,除朱粲,收瓦岗,一心一意地辅助于你,可到头来,连他这个亲兄弟也不信任,之所以有上面的按排,还不是在这两军决战之际,蔚迟恭进来说:秦王突发恶疾,不能理事。

但当李元霸把一切都按排好了之后,李世民却像没事人似的在我面前惺惺作态。

哼~~~~~~~~~~~哼~~~~~~~~~~~~~

此时已经气愤到达顶点的李元霸,左手执着马鞭,右手抡起白骨耙,头也不回地冲出了中军大帐,跨上战马,便向着洛阳城的方向杀了过去。

身后的李世民可能是在冷笑的,冷冷地笑的。

但也是在冷冷地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