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女神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146字
  • 2014-05-04 11:34:08

人其实是太奇怪的动物了,因为人通常只有认同与自己条件差不多的人。

by小许有法

光亮就在云支的前面,而且这片光亮的区域越来越大,越来越亮,可是毕竟,他依然身处于深潭的水中。

在黑暗未全部褪尽和普照大地光明真正来临之前的中间地段是黎明与晨曦。

在这个有些短暂而十分珍贵的时间段内,人其实最容易陷入深思和反思之中。

于是,云支又闭上了眼睛,在这不太凉的深潭的深水之中,反思着自己走过的前半生和自己遇到过的那个对他影响对大的女人。

确实,对云支这么一个生活在神奇国度里的废人来说,可以让他主动选择的机会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可以让他主动结交的朋友是太少太少了,他生来喜欢冒险和尝试的,因为这是人的本性。

他从来不放弃上帝给他的任何礼物,但当这个礼物真正降临到他的身上时,他又很难主动去接受。

她,可以说是上帝给他的最好的一个礼物,她是一个天使,一个降落在他身边的天使。

她比他那个三毛同学,可漂亮很多很我多,无论是气质还是身材。

可是,他对她的情感也仅仅止于“喜欢”,一种路人甲级的朋友间的“喜欢”和“欣赏”而已。真的,云支不敢想得太多。

由于她的优秀,同事们经常开一些与她相关的不是很友善,甚至不是很健康的玩笑,每次听到这些的时候,云支都会很羞愧,甚至是很长时间都不敢抬起头来。

或许,朋友和恋爱对外面的常人来说是很容易选择的一件事,然而对他来说,却不是。

他十分羡慕美丽之国的阿甘和那个无腿的海豹人,因为他们勇敢,因为他们乐观,但是没人给过他勇敢,没有人给过他乐观,甚至没人给过他生活的一点点希望。

他只知道妥协,只知道对生活妥协,对上级主管妥协。

他是一个写书之人,而且同样写得很出色,但云支并不想把主角写成神,他笔下的男主角都是像他一样在生活中会经历太多的无奈,太多的酸甜苦辣。

神,就注定了可以不死也不灭,但是没有亲情,爱情,友情的日子,就算永生,那些冷寂的独孤求败的日子,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万年太长,只珍惜每一个朝夕便好。

云去不会只想到自己,可以说从来不是自私的人,现实太现实,所以他必须要为她以后的幸福打算。

路总有尽头,深潭也总会到出口。

“人生,总有遗憾,但我不后悔,认识你这么一个天使朋友。”云支说着,又奋然一用力向着深潭的出口游去。

他即便真想成为龙族,也必须先要了解一下正的龙族,那些真正的龙族人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

“世界上本就没有路,走的人多的便成了路。”这句话是他的另一个偶像说的,是的云支的偶像很多,只要是他喜欢的名人都可以成为他的偶像。

榜样的力量的确是无穷的,因为他们身上有无穷无尽的正能量,虚弱的人可以在他们身上吸取这些能量后,变得强大些。

云支若真的已经认命了,他也就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了,他实在不想再回到那些年的那些给人看电瓶车的日子了。

那些日子里,他内心是恐惧的,十分地不安,他时刻都担心着会丢车子,和由此带来的众多领导的众多责骂。

他还在别人看他的目光是看到了歧视与嘲笑。根深蒂固的歧视和嘲笑,当然熟人和朋友的目光会暖和很多很多。

他不想回到毫无意义的人生轮回之中,但是他舍不得丢掉他的记忆和他记忆中的那个她。

“志比天高,命比纸薄。”说这句话时,云支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了他又曝露在了晶能的阳光之下,那种感觉是温馨的。

他还在清水中,只是这里的清水是无比温暖的,浅浅的只是没过了自己的半个身体而已。

“叽喳,叽叽喳喳。”云支耳边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鸟鸣声。

“鸟鸣?”云支反问着自己,接着坐水中坐了起来,他睁开了眼睛,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放眼望去,果然在不远的枝头上发现了一只身体由蓝,白,红大个大色块构成的三色小鸟,它虽然在云支的眼中长得有些奇怪,甚至看上去像熊国的国旗,但是声音还是蛮悦耳动听了。

“想不到这个地方?也有如此可爱的小鸟啊~”云支的话才刚说完,从他的头顶上便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如果,刚才那只叫不出名字的小鸟发出的声音还可以悦耳动听和赏心悦目来形容的话,那么这个声音完全可以说是一种吓死人还不偿命了。

“救命啊,快来人啊,有人落水了~快来了啊,要出人命了。”

云支抬头看去,在堤岸上站的是是一个胖胖的穿着白色围裙的中年龙族大妈。

她除了红红的眼睛之外,其实和那些跳广场舞的,日吞万斤黄金的“华夏大妈”没任何区别。

她显然是个热心肠,凭着直觉,他知道她是个好人,明显地比自己家的母亲好很多。

人可以选择朋友和爱人,但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和祖国。

听到大妈高音喇叭一般的叫声,云支从水中站了起来,然后,一跃,便稳稳当当地重站在了陌生龙族城市的陌生土地上。

他的眼睛里,充满的是刚毅和自信,这是没有病时的状态。

他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这是龙族的标记,所以没有会问他从哪里来,这里的人也不会问他从哪里来。

他们从内心接纳了云支,云支状态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是有事的样子,于是他们冲他笑了笑,便慢慢地散开了。

中年大妈,也许是太好心了,所以她没走。

“小伙子,你饿了吧?”大妈开口问道。

云支通常对陌生人是有着本能地抗拒和敌视的,但是在这个陌生的大妈面前,他没有。

“嗯~”云支应了一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