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花木兰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658字
  • 2014-09-15 21:08:34

前世的我认识今生的你,可惜今生的你却已经不认识前世的我了。哎~~~

by小许有法

神仙道中,云支

一直被囚禁着。。。。。

一直被自己囚禁着。。。。

他现在一个人住在第三层地狱里,因为仙籍未除的关系,阎王也最多只能把云支发配到这里了。

这里的话,其实还不错,除了黑到抻手不见五指之外,其他都还不错,这个有神又有鬼的世界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杂音。

因为不用看,所以眼睛是用不着的了。

因为不用听,所以耳朵是用不着的了。

因为不用吃,所以嘴巴也用不着的了。

更因为不用想,所以脑子也用不着的了。

这其实是云支一直追求的世界,这里就是那个被黑洞吞噬的了世界一样,在这里时间是被锁定住了的,但外面的时间却在正常的运行。

门没有锁,更没有鬼卒看守,当然也没有了看守,云支是这里的国王,一个人世界的一个人的王国。

只是不想出去,仅此而已。

他累了,再也不想卷入,人与神,神与神,人与人那无境无止的纷争中了。

云支就这么一个人呆着,也是一个人在刻意逃避着,无疑他是知道的,天猷,真武和黑煞还是放心不下他的,天地之间,云支是那么的独特,他就像一台打印机,在很多人的记忆中留下了永远无法抺不掉的印象。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这平静的日子很快就要被一个人的进入而再一次被打破了。

他就是钟馗。

这次他是因为要追一个已经残害了几十条无辜人命的红衣吊死鬼,从十八层地狱一直追到了云支所在的第三层地狱。

这第三层的地狱中还有个很奇怪的地方,那就是但凡有人进来的话,壁上的长明灯就会自动全部点燃,把整个第三层的角角落落都照了个通体辉煌。

虽然呆了几百年,但对于光的到来还是心生一丝激动的。

这穿红衣的全是厉鬼,是神仙道中最难降服的一种鬼,可是云支眼前这只吊死鬼除了和黑白无常一样吐着长到拖地的舌头之外,样子还是蛮好看的:

飘飘地长发,樱桃小叶,柳叶眉,细嫩腰外加美女一定有的大胸和大屁。

此女鬼一样都没少,只是她那长长的舌头显得如此的不协调和大煞风景。

三层地狱中,只有云支的房门是开着的,她想也不想就钻了进来,然后很轻巧地地缓缓关上铁门,最后像只受了惊的小老鼠一样怯生生地躲到了门的后面去了。

“你是?”云支朝着经衣女鬼喊道。

那个红衣女鬼,只是来临时避难的,当然不会一下子注意到坐在角落中的一身黑发黑衣黑裤的云支了。当她听到他的询问时,她先是一惊,而后她转过身来,吱吱唔唔地在小心地笔划着什么,她试图不发出一点点声音来,因为这里实在是**静了,一根针掉在地上发出的声音都会被外面的钟馗听出来,云支知道女鬼想试图表达什么,可是她的舌头实在是太长了。

终于,钟馗走进云支所在的房间,他每每走一步便举着兵刃用他那双牛蛙般地眼睛十分警惕地望着前面的花岗岩地板。

“又是谁啊”云支又第二次向门外问道。

“妖孽~你躲在哪里,快出来,别以为你扮了个男声,我就不认识你啦~还不出来,快快受死。”钟馗自然也先是一惊,接着就说些给自己个壮胆的屁话呗。

“喂,我说,我在这里呢~你进来吧~”云支招呼着外面的钟馗,并嘱咐着那个长舌女鬼道:

“你把门给他开开,我保你没事。”

那个女衣女鬼将信将疑地看了云支一眼,最后还是将门慢慢打开了。

有时候你是真不可能知道,你在路上遇到的人究竟是谁的,还有就是对方的身份。

门打开时,钟馗并没有径直走进来,而是依然紧握着自己的武器,小心翼翼地在外面站着,这是他已经是他的职业习惯,也可以说是他的养成的职业病了。

捉鬼捉得久了,无论是人还是鬼,他都已经不再相信了,他只相信的只有他自个儿,然而这种自个儿的判断力,却往往是靠不住滴。

“你是钟馗?”云支将信将疑地问道,因为在云支并不算丰富的知识诸备中,把捉鬼当成自己毕生所追求的事业来抓的,而且可以不需要理由乱抓的,这三界之中恐怕也就只有这货了吧。

“你怎么知道?”钟馗反问云支,接着气冲冲地道:“你是谁啊~”

“你甭管我是谁,我说徒孙啊,你别老是只记得捉鬼除妖,出门前应该也应该把胡子么刮一刮,鼻毛么剪一剪,卫生和容貌还是要的嘛~”云支想他又是犯老毛病了,见到徒子徒孙总是不忘先教育一番。

“你。。。。你。。。。。。谁是你徒孙啊~我师父是全真道人,不过提起我师祖,那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他正是天上统治十万天兵天将的天蓬大元帅,请问你是个什么东西啊~”可恶的他钟馗居然拿云支的名号在他的面前得瑟。

“我?哈哈哈哈~我嘛就是我,可是我有一样本事,你想看看嘛?”云支自然而来也笑了,他并不知道这个全真道人是谁,可他发现一个趋势,自己的徒孙们怎么一个比一个傻啊,大男人单纯可不是什么可爱,而是可笑。

“什么?”钟馗疑道,又摆出一副呆傻的样子。

“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是天蓬,你定然不会相信,但是我能把这女鬼的舌头变短你信么?”云支很是轻松地笑了笑。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把这女鬼的舌头变短的。”钟馗说着也放松了手中的武器,至少现在云支在这个大老粗的心中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鬼了。

“来,姑娘,”云支轻声召唤着长舌女鬼,长舌女鬼自然也很配合地在他面前跪了下来,在下跪之前她把她那一米多长的舌头很小心地摊在了地上。

因为在逃跑的途中,长舌头已经被多处擦伤,鲜血正从伤口外不断流出,此时女鬼的表情是痛苦的,还是因为这个长得要命的舌头,她的嘴巴永远只能这么张着,无法真正闭上嘴巴来休息,云支想她越到后面只会越来越痛苦。

“痛么?”云支问道。

女鬼点了点头。

“那好吧,收~”云支先在掌心上画了一个“收”字,然后再在女鬼的额头上轻轻地按了一下。

在谁也没有看清楚的情况下,奇迹又一次发生啦,长舌女鬼的舌头在一秒钟之内便回到了她自己的嘴里。

“好了,你可以说话了~”云支说对着女鬼道。

“谢,天尊~”这是云支听到的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许,没了长舌头的女鬼声音虽然有些生硬,有些男人气,但总的来说,还是蛮悦耳动听的。

“喂,我说,钟馗,我的好徒孙啊,我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细细打量过了,这位小姐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大奸大恶之徒啊~你小子是不是欺负人家不会说话啊!”云支大声责问道。

“这。。。。师祖。。。。这。。。。”在铁一般的事实真相面前,这个比长得比鬼还丑一些钟旭,也不得不服软了。

“对了,敢问小姐芳名?”见时机成熟了些,云支就抓住机会问道,别看这个问题简单,这可是把妹的神问噢。

“一只孤魂野鬼,哪里能有会姓名,我凡间的姓名是。。。。”女鬼说着,又不知怎么地伤心地哭了起来。

“是聂小倩么?”我问道。

“不。。。。是花木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