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财迷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3057字
  • 2014-09-07 20:50:28

生活哪有那么多的惊心动魂啊~更多的你要懂得欣赏小桥,流水人家,当然还有美女。

by小许有法

名字是作为一个人的代号,云支既然又要在这神仙道的一千多年前大晋开始新的人生,那就必须先给自己取个好一点的名字,当然天蓬是不能再用了,椐他所知,就算是现在的百家姓中,也没有“天”这个姓,也没人敢说自己姓“天”的。

那还用原来那个名字得了,叫“云支”吧,虽然他现在富得得到了一棵居说是财神爷给的元宝树在手,但是他现在穷得也只有这棵绿油油的小树苗了。

云支就像一个傻子一样很小心地捧着这株元宝树苗,独自很木然地走出了天香楼,来到了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说实话,此时此刻的他在天香楼门口,东张西望了很久,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

时间还很早,太阳还在头顶上照着,炙热的阳光照得人有些发晕,云支知道他现在最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赶紧找个地,然后第一时间把元宝树种下去。

当然最好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菩提寺,可云支一路问了好多人,全都不知道地球上还有一个叫:“终南山”的地方。

他就这么一路走着,一路打听着,还要一路像守护婴儿一样地守护着手里那株十分脆弱无比的小神树。

直到走到傍晚时,云支才意识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现在的他居然在一座大城里,因为他总算是看到城墙和巡城的士兵了,而且在这个时候云支的肚子也很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地抱怨起来。

“亲爱的小树,亲爱的小树,我们就快到家了,你可不能死啊,不能死啊,你死了我以后这下半辈子靠谁啊~”说这话时,云支已经混在出城的人群中了。

他说得虽然很小声,可是还是被一位看起来眼毒心狠的年轻神管给发现了,因为云支的样子的确很猥琐,还因为他前面刚好有一位年轻瑞庄的农家少女。看起来最多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

“喂,你们俩,就你们俩过来!”那袭向云支耳膜的声音,绝对像是练过狮吼功的,若是把那货搁在主空间恐怕连高声喇叭都不用卖了。

云支和他前面的少女听到声音后,先是相互看了一眼,在确认神管说的是他们俩之后,也只好垂头丧气的脱离人群,接受当兵的人的盘问。

当然,在这之前还得接受全身检查,大晋朝可没什么“x光机”,大兵们检查的唯一方式就是在被检查者身上乱摸,而且是要摸到他们满意了为止,疑犯在这里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

今天,负责检查云支他们俩的是两个六十多岁病央央的老军头,云支对面的那个老头先下手,只见那个红衣少女双手高举,挺胸抬头,然而她面情却十分严肃,严肃地让人不寒而栗。

那个老头,像一只干瘪的老骆驼终于找到水源一样先凑过去,美美地大口大口闻了闻,然后口中说一句:“好香啊~”

老兵布满老茧的大手,不出什么意料地放在了少女的稣软无比的胸口上,少女先是一惊,然后无奈地闭上了她的眼睛。

“神兽~”

“**~”

“老**~”

云支他们的不反抗和很配合,最终还是让他们平平安安了走出了这座大城,这时时间已经开始擦黑了,当云支再回头看时,才发现城头上赫然写着两个血色大字:“长安”。

中饭是飞鹏请的,而现在的晚饭却是这个不认识的小姑娘请的客,饿急了的云支第一次像猪八戒一样地啃着大馒头。

“你,慢慢吃好了。”她说着,便笑了,云支知道她是在笑他的吃相,说心理话,不过她的姿色虽然一般,但是她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

“噢~”云支满口答应道。

“你慢慢吃~我有事先走了~”接着少女很是帅气的跨上了他的大白马,此时此刻云支才意识道她的身份也很不一般,这算是给云支告辞了,不过她还是给他留下了一句话:

“记住,我是大汉,刘陵。”

“有事可以找我~”

然后她的马蹄声也越来越小,越来越小,云支仰望着天空,此时又是一轮明亮的圆月孤独地挂在天空中。

“你去哪?我去哪?”

他在荒凉的陇西平原上一个人走着。。。。。。。。。。。

第二天清晨,云支是被一种声音惊醒的,准确的说应该是被数不清的金元宝掉地上发出的声音惊醒的,它们正是从这棵参天的元宝大树上掉来了的。

更为奇妙的,这足金足两每一锭都有百两的大金锭,砸到地上后,并没有像那人参果一样钻入土中完全消失掉,而是妥妥地就像几个金娃娃一样安静地躺在那里。

“哇~~~我发财了~~”云支看着自己只是一觉睡过去,今天已经被金元宝包围的这架势,先是不敢相信地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感觉到疼痛后,才再一次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不禁对着神树说了句:“够了,够了,财神爷~”

元宝树这才停止了母鸡下蛋行动,不过话说回来,云支现在这里的财富,已经是足可以买下整个晋国了,可是面对如此大的金锭,他又犯了难,这么重的货,让他怎么能搬得动么?

“喂,能不能下点金叶子啊,这些蛋都太重了~好不好~”云支试着挪过,抱过几个大金锭,可是没走几步就没了力气,还差点压到了自己的大姆脚趾头,于是,云支负着气对着大神树吼吼道。

“哎,要是龙猫在就好了~”

“龙猫,龙猫~”云支向天上又吼吼道。

天无语,地无语~

但凡事神物嘛,总都是通人性的,大神树先是很高兴地抖动了几下全身的树叶,发出很好听的“沙沙”声,接着就是出来几千片金叶子像雪花一样地飘落下来的梦幻场景了。

“你真有种!”云支又一次向一棵破树坚起了大姆哥。这让他不经想起了龙三角的那棵神树。

接着那货又是高兴的全身抖动起来,而且这次好像比上次还要高兴,发出的声音也要更响些,云支想它是在为了迎合他的成就感吧。

时间又到了午时三刻,又到了该开饭的时候了,悲催的云支却只能守着一棵会下金子的神树和它下的这些金蛋和金叶子饿肚子。

是的,金子再多也不能当饭吃,这里并不是金湘玉的酒店,这里更没有什么宅寄送,长安城已经不知道在哪里了,云支停留在一片荒芜的只剩下枯草的草原上一个人发着呆。

“神树啊,神树,请下一碗我们钱塘县出的大白米饭下来好么?”这时云支看看太阳大概已经到了下午三点了,实在饿的不行的他,也只能求旁边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不过,好像,貌似,这回神树是像听懂了云支的意思,又没完全明白,在一分三十秒钟之后,他终于看到了一碗发着金光的黄金米饭缓缓地向云支站立的地方飞过来了。

见到此情此景的云支,也只能是无语了。很无语了。

又是傍晚来临了,云支实在是饿得已经不行了,胃里早就已经空了,整个人也没有了什么感觉,轻飘飘,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趴在金元宝磊成的床上休息。

还好苍天还是没有忘记了他这个人,因为云支放眼望去,隐隐约约觉得从正西方也就是从太阳落山的地方,慢慢地走来了三个他很熟悉的身影。

“大帅,大帅,醒醒,我是天猷啊~”天猷说着将一个香喷喷地大包子已经送到了云支的嘴边。

“天。。。天猷?”听到来人是天猷,云支的意识立即就清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看到时,天猷站在旁边的还有真武和一直傻呵呵笑的黑煞。

他被贬入人间才被两天,不过也着实狠狠地饿了两天,昨天还好一点,毕意手里没钱,想不到今天守着一推金山还要饿肚子,而且饿着肚子吃到的第一口食物都是大肉包。

“诶,我说,你们三个怎么又来了?”有了急时的营养补充,当然云支的脸色马上红润起来,说话也自然有了力道。

“我们现在和大帅一样了,都是人了啊。”真武知道他能吃,又递了一个大包过来。

“你们。。。。有着神仙不做,干嘛要来做人呢?”云支叹了一口气说道,当然他也明白他们的心思。

“这破神仙,我黑煞早就不想干了,既没意思又没什么挑战性,处处受气不说,更主要的是还不能说玉帝的不是,那我们还不如下来陪伴大帅呢~”黑煞用粗厚的声音答道。

“那你们是怎么下来的?”

“嗨~大帅又说笑了不是,这犯天条还不容易,胡乱地摸仙女们一把不就行了。”三副将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