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嫦娥奔月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789字
  • 2014-09-05 14:03:09

法也分善法与恶法,善法治下则国泰民安,恶法治下则天怒人怨。

by小许有法

她毕竟不是陈小沐。

她毕竟不是二十一世纪的云支的那个小姑娘哪。

她在他的脸上无情地留下的一计重重的红掌印,然后很是委屈地坐在地上哭了起来。这时云支才晃然地想起一个词叫:“男女受授不亲。”

从一个主空间到神仙道的元神,云支没有感情过一丝一毫的亲情,突然遇到这么一个长得大像陈小沐的女人,怎么能够不激情四射呢?

人们总是期望自已时时刻刻地能够保持冷静,理性,公正和客观,但是总有那么一个时刻,那么一个人,能够让你这么一个冷静,理性,公正,客观的人,变得不那么冷静,理性,公正,客观。

你将为她或者他毫不犹豫脱掉自己身上全部的伪装,人嘛总要为一个人疯一次,狂一次的。

哪怕就这么一次。

哪怕最后一无所获,一无所有甚至是头破血流,也很少有人会后悔的。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不好意思~”云支强忍着已经肿痛的右脸,对着地上的抽泣的小龙女说到,都说野蛮女友全智贤够野够辣,可能是之前没有遇上他眼前这位~

她依然在哭泣,只是声音小了很多,也轻了很多,云支想她大概是没有什么力气了吧。他也不怎么会劝女人,更不知道怎么平复这个被他轻薄过的小龙女的心,只好她跟前傻呆呆地怵着。

云支知道,这龙宫里守卫森严,传说中武林高手定来也不会少,但是等了半天连一个鬼影都没有出现。这下子他真的要想一下该怎么办好了。

足足等了两时辰,小龙女这坑货就低着头整整哭了两个时辰,直到柱着根玛瑙龙头拐棍的东海老龙王孤孤单单出现为止。

“龙王,这。。。。。你听说解释。。。。好么。。。。”云支断断续续地对着有些得意的东海龙王解释着,或者说试图解释着之前发生的切,对他来说此时东海龙王就是他的救世主啊。

“好了,听心,你哭什么,这是好事啊~起来吧~~”东海龙王用他那老迈而沉稳地声音说道。

听到父亲大人的到来,小龙女“腾”地一下从地上飞快地站了起来,并且她的脸上布满了同样遗传自她父亲基因的笑意。

“还不快见过天蓬元帅。”东海龙王补充道。

“小女东海龙宫三公主熬听心,见过天蓬大帅~”小龙女道。

“好!好!好~小侄女不必多礼,”云支自然地也需要客套一回的,接着满心欢喜地接着问东海龙王:“请问龙王,你可知道现在人间正处于五百年一遇的大旱之中。”

“这寡人自然知道,非旦寡人之知道,太白金星和玉帝他们也全都知道。”东海龙王说这话时显得了十分的无奈和哀伤,显然他也是很同情这人间的悲惨遭遇的。

“那是谁?是谁下的。。。。”云支连忙问道。

东海龙王很是小心的扫视了一下周围,见没有什么旁人便在我的耳边小声地说道:“既然你和我都是仙道,那我也就不瞒你了,下这个命令的是佛祖。”

“佛祖?”云支不由地惊出了一声冷汗,接着他也小声地问道:“这万能的受人景仰的佛祖怎么到头来也会如此的腹黑?”

“哎,说是要为了诞生一个五百一遇的新天神,才需要人间贡献十万个童男童女纯洁的灵魂的。”老龙王又很抱歉地说道:“实在不是我不想为人间降雨,实在是老夫无能为力啊~如果违抗天命,那我这一家子就。。。。”

“五百年。。。新天神?难道是破猴子?难怪这货没有一点点人情味呢~”云支小声嘟囔着。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云支说完了这句话便打算要走时,突然身后传来了三公主的嗲嗲地撤娇音:

“夫君,你饿不饿~吃过饭再走嘛~”

时隔二千年,地隔二万五里里,想不到啊,想不到,居然还是一路货色。OMG~

有时候等级森严的地方,某些规定也是相当简单,甚至是有些可爱的,比如,天界就有这么一条规定:

男仙,女仙,只要在双方没有强迫的情况下,只要拥挤在一起,哪怕只有那么一次,便可以到月老那里去登记结婚。

话说飞鹏和夕颜,吴刚和嫦娥就是这么一抱定终身的。

天蓬对这条还算是人性化的天规必敢定是知道的,但是刚作为他的元神的云支,怎么可能知道呢?见到美女上去就抱那是荷尔蒙的关系,还好东海龙宫里,没有什么万能的城管。

“你既然抱了小女,小女也没有大的反抗,那你以后就是我东海龙王的女婿了,”东海龙王笑眯眯地说道,他的表情谄媚得让人恶心,毕竟大神的地位在天界是位列三公的。

“等等,龙王,我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是抱了令千金,前一条是相当地符合,但三公主她,她反抗了,她并且她是狠狠在反抗了,她狠狠地打在我的脸上了~”云支连忙解释着,接着把的大脸挪在龙王的跟前,他可不想再重蹈董永和七仙女的覆辙了。

“天蓬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打不情,骂是爱嘛~”“不打不骂和你没关系嘛~”这句话连我这几万年不出门的老家伙都懂,”东海龙王摆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再说,我家三儿,要容貌有容貌,要头脑有头脑,哪一点配不上你了?”

东海龙王这么一说,云支突然间就没词了,见我的傻样,小龙女更也忍不住羞愧难当,居然“卟”地大声笑了出来:

“元帅,我知道你有很多大事要忙,还有千千万万百姓要去拯救,去吧~去吧~我就在东海龙宫里等着你~”

看到啊,还是陈小沐好,当然陈小沐的原神也好,如果下辈子你能遇到一个陌生人觉得格外的亲切,分外的眼熟,那可千万别停下你追求的脚步。

成功有时候也只是因为你最后坚持了那么一下下而已。

“龙王,那真的要牺牲够十万童男童女,你才能下雨么?就真没有别的办法了么?”云支再次回过头来询问老龙王。现在求人的关键中的关键是要有水,没有水,他这元帅也没有任何办法,他总不能让十万天兵天将对着人间一起撤尿吧?

“有的,元帅若真想救人间的百姓,只要去打开天河水闸了。只是。。。恐怕那。。。”东海龙王此时哽咽住了。

“好的,我这就去。。。您有一家,我死了也就死我天蓬一个~小龙女。。。这次你不必等我了。”这话说完,云支头也没敢回便跳进了蓝鲸的嘴里。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

虽然说这个庞然大物蓝鲸下潜的速度是有点慢,然而它上浮到海面的速度绝对比高铁还快。

在云支准备飞向天界时,它还用它那标志性的大尾巴摆打着海面表示友好,真是那里都有可爱的朋友。

云支的下一个目标就奔无人看守的天河水闸了。

天界的夜是寂寞的,天界的风特别的寒冷,他又是一个人孤独的行动,就这么孤独的一个人。

很快,云支就来到了大水闸的边上,他低下头去尝了尝天河里的天水,觉得它是温温的,暖暖的,还有一股子莫名的不太好形容的淡淡清香。

神仙道,天河中的水本来是流向人间的,一直都是,大水闸是大禹治水时被女娲娘娘封住的,现在想放开,只要把上面的黄符咒拿掉就可以了。

面黄符是帖在大水闸的最高处的,不过,这也难不倒他,云支只是腾空一跃,便很轻松地把它揭了去。

接着就是:

飞流直到三千尺,就是银河落九天的奇观了。

不过在这势不可挡的万马奔驰之中,他突然听到了一个长长地“啊~~~~~~~”地声音,待仔细看时,这货已经奔到月亮上了。

换句话说,他啥子也没看见。

天蓬很清白,天蓬很无辜的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