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希望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077字
  • 2014-05-03 21:40:00

人活着,总是需要相信点什么东西的。

by小许有法

瀑布其实原本是由河流突然之间在某一河段发生了沉降,又经过了千百万年冲刷才形成的,云支眼前的这条瀑布在他看来很高很高,水流也十分地充沛和湍急。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原本是形容庐山那条瀑布的千古名句,不过,云支他认为用在这里也挺合适的。

此时云支正站的地方便是瀑布落下来形式一个清澈如镜的深潭的边上,深潭看上去很浅,浅到能让你感觉可以一伸下手去,就可以摸到潭底的青石。

深潭当然不孤单,因为水中有成群的小鱼儿在自由地游来游去。他叫不出它们的名字,甚至这些鱼儿有没有名字,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可重要的。

不知不觉间,云支看得有些乏味了,于是他很是自然了抬起头来,放眼望去,正好看到了这里面的另一番奇景:

无数平日里散慢惯了的小水珠,正像小精灵一般地在慢慢地凝结在一起,它们像是有了生命似地,运动地越来越快,没多大的功夫,一条五颜六色的彩虹,像出现在了云支的眼前。

“彩虹,这个景色可是不多见的。我们这里二千年才有这么一次啊~”一个苍老的声音又在云支身后莫名奇妙地响声,云支已经快习惯这么节奏了,龙族本来就是一个神秘的种族。

“那,我岂不是很幸运。”云支反问道,说完,他便转过头来看和他说话的老者。

这个老者比原先云支遇到的那两个老者在年岁上更为苍老,他面容上的皱纹已经像深深地沟壑一样明显。他拄了一根龙头权杖,这既代表了他在龙族中的地们非同一般,当然也能说明他的行动肯定是不怎么方便的。

“是的,其实你一直很幸运。”老者默默回道。

“噢?这话怎么说”云支疑道。

“其实,人在五岁以前的记忆在你长大后是完全记不得的,但是我们可是对你的历史了如直掌。”老者重重地把龙头权杖,在地上一敲,然后嘴里默念了几句龙语,过了一分多钟后,他像是做完法事,请完神灵之后,很有把握地接着说道:

“其实,在你出生后的二个月后,你就被你的家人扔掉了,是你的奶奶把你重新捡回来的,后来你在上学路上和拖拉机撞了一下,居然没事,要说死的话,你早就应该死了,我说的可对?”

云支点头称是,他相信老者的话,他相信一切说得准地东西,就像他相信星座一样,尽管云支知道,星座只是另一种形式的迷信。

“你有怨气,就冲着大瀑布喊出来吧,别憋在肚子里。”老者劝道。

云支看了看周遭的一切,显然他又认同了老者的看法,于是云支放开嗓子喊道:

“我相信奇迹,可是奇迹,你在哪里?”

“我相信希望,可是希望,你在哪里。”

“我还相信爱情,可是爱人,你又在哪里?”

云支体内的这压抑已久的怨气在幽谷中久久回荡着,接着散了开了,最后一点一点地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再也听不见了。

能大胆说出自己心身的人是勇敢的,说出了自己心声后的云支无疑是十分轻松的。

“谢谢你,我好多了,爷爷。”云支对老者表示谢意道,这一声,便代表了老者成了这么多年除了云支自己家的爷爷以外第一个被他叫成“爷爷”的人。

显然,老者不可能是云支的爷爷,不过他却真的是小姑娘的爷爷,正是他命小姑娘到人海茫茫中找到云支的,也是他,让小姑娘给他吃了“千年奇异果”的。

“你想回去么?云支。”老者问。

云支摇摇头,表示否定。

“我知道你和我年轻时一样,心里装着一个女人。你真的不想回去看看她么?”老者道。

云支依然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对于,云支来说,她永远只是他内心深处永远想梦见的那个女人。

沉寂了片刻,云支突然说道:“你是不是让我加入你们龙族,因为你们需要我?”

“是的,你是我们龙族的战神”老者回道。

得到肯定地回答,云支便更加自信了一些,于是他接着问道:“爷爷,你是不是想说,要加入你们龙族的条件,是让我接受洗礼,忘记以前的一切?”

“嗯,没错。”老者还是肯定地回答,他配服云支的悟性是如此之高超。

云支最后问了一个最不想问的问题,他说道:“你是不是还要说,如果我七天之内不作出决择,那么等奇异果的药力一过,我还会变回原来那样?”

“是的,我知道,这很痛苦,换了我也是一个十分痛苦地决择,没事,我能等,等你回来找我。”老者道。

其实,反正是回不到原来的世界里了,忘记以前的一切,升级成为龙族,从新开始,从零开始,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这总也比去过因为自已的病,自己走路的样子,受尽世人的嘲笑玩弄要强上千百万倍。

但。。。。。。。。。

但是。。。。。。。。。

人非草木,熟人能无情。

“噗~”地一计,落水声,云支跳进了深潭之中,他此时什么也不想,只想用这里的清水把自己身上的污秽洗干净。

你可以说他在是逃避,云支他也的确是在逃避现实没错,在过去的生活中,很少有人给他机会让他主动选择的。

人在迷茫和踌躇之间,给自己放个假,还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还有6天呢,算了,不想了。”说完云支向着深潭的够深处游去。

水越来越深,光线越来越暗,此时的压迫感也越来越重,可是云支并内心并没有任何恐惧,他再不想回头,再回头去选择老者给他的两条路,于是乎他只向前奋力游去。

“光?”云支反问道,是的,黑暗之后,光又如约在云支面前出现了。

他心中大喜,此时他游得更快了,更快地向他的光游去。有光亮的地方就有希望,有希望的地方便必然就会有一个崭新的世界等着他。

等着他这个注定的王者去征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