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天下己任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757字
  • 2014-09-03 20:09:12

别太相信天堂了,天堂只是个传说,救世者唯有事在人为。

by小许有法

由于灾民越来越多,人群也越来越乱,云支把《**》交到了蓉嬷嬷手中,并道了一声谢后,便让癞头弟子把破猴子赶紧紧抬进了庙堂之内安置,云支现在需要救更多的人,也只能把他放暂时放一边了。

当再想回头去看一眼蓉嬷嬷时,她已经从人群中消失了,留给云支的只有那停留在微风中的最后一抺茉莉香。

她走了,可是他忘不了她那美丽而迷人的笑容,一个为这污秽不堪的人世间带来花香的花天使。

不久之后,那些快要饿死的灾民又一次地挤了上来,令云支倍加珍惜的最后一抺茉莉香也被他们这群无知又可怜的人无情的冲散了。

“大家不要挤,都有的,我们菩提寺的存粮还有很多,请大家排好队。一个一个来,”云支大力嘶吼着,像一只非洲雄狮一样嘶吼着,可是声音马上就被后面赶到的汹涌的难民潮给淹没了,没半天的功夫,他的嗓子就哑了。

“羲之,你带领你的小伙伴们赶快赶回你家去,向你父亲多要些粮食来,算是师傅向你借的。”云支从一旁拉过正在煮白粥的王羲之,并交代道,仓库存粮就是菩提为了囤积居奇用的,但这样大规模的旱灾和蝗灾,他想这些粮食也不可能持续太久,所以不如早作打算。

“是,师傅,您老放心,我这就回家去动员我的父亲,可是师傅这也不是个长久之计啊”王羲之先是点了点头,后又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什么是长久之计?”云支反问王羲之。

“得天上下雨啊,师傅~”王羲之指了指天上的火辣辣的大太阳说道。

“好,为师明白了,你就先去吧~”云支目送着王羲之的马车离开,灾民们也自发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让出了一条笔直而宽阔的大道,好让王羲之把他们明天的生命之米安全地带回来。

人是靠吃米而活着的,

人只要想活一天,就得吃一天的米。

再强的拳击手,如果三天不吃饭,那他也会饿得成为一堆爬不起来的烂肉。

入夜,累了一天的云支,像一具死尸一样的躺在床上,身体很有些僵硬,大部分的关节还能感到麻痛,像针扎蚁啃一样难受,云支并没有一丝睡意,只能死死地盯着弦窗外那一轮圆圆的月亮,脑子里直想着白天王羲之的话。

“是的,我的确应该回去天界一次了。对,应该去找东海龙王,只有现在也只有他才能拯救人间的百姓。”云支自语自语的说道。他是个说到做到,而且是个想到就要去做到的大神,一旦有了想法,便要去实施的人。

“脱。。。。脱。。。。。脱。。。。。”云支又念起了咒语,把自己的元神从菩提老祖的肉身内从新安排回了自己的神位中,有附身之术自然就有脱身之法,他也不可能在菩提老头的躯壳内呆上一辈子吧。

菩提老祖毕竟修行了那么多年,道行毕竟已经十分的高深,云支的元神归位时,菩提就已经恢复了自主意识。

“菩提,菩提,”云支叫道。

“是师祖,”菩提反应很快,听到像天蓬的声音他就下意识的应答道。

“菩提,刚才我借你的肉身一用,你可介意?”云支问着委委诺诺的菩提老祖,他知道云支知道了他干过的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

“不敢,不敢。师祖您老人家这是哪里的话。”菩提还算老实,自知理亏也不敢太声张。

“作为对你的补偿,我现在把这本《易筋经》交给你,忘你以后能够改邪归正,把悟空教好。”云支最后嘱咐道。

“是,师祖,弟子谨记~”菩提回答道。

云支此时此刻也只能相信菩提了,人生就是这么地短暂,很多事都是来不及完成的,破猴子他是已经来不及教了,蓉嬷嬷他,想也是没什么机会再见一面了,但云支也不想在菩提面前提自己可能再也回不来的事。

他的元神又一次飘了起来,一直飘向九天之上,可是这次的任务确实并不轻松,因为云支要去搞定一个比某人还坑还小气百倍的东海老龙王。

云支又回到了神仙道的天堂里,一个并不喜欢而这次又不得不回来的天堂里,因为只有来这里才能拯救天下面的苍生。云支只要多犹豫哪怕多一秒,就会多一出人间悲剧。

第一个遇到的人就是那个笑得比弥乐佛都要开心的仙界第一大老好人:太白金星,当然今天这个白头发,白眉毛,白胡子外加一身白衣打扮的太白金星,今天看上去格外的高兴。

“元帅,大喜啊,大喜。”太白金星见到云支就像见到了一块黄灿灿的金子一样高兴,云支几乎可以确信,这老头若是年轻个五千岁,非扑上来,来个大大的熊抱不可。

“喜事?人间都现在都已经开始靠吃人肉过日子了,你还告诉我有什么大喜事?”云支现在听到什么狗屁喜事之事的话,就想下意识的揍人。若不是看太白金星年老,他这武松式的打虎拳早就砸过去了。

“唉,大帅,此言差矣,人间之事,自有人间之主管理,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就是这个道理。何必为凡人们的死活而担扰了,他们自会入他们的因果循环之道的”太白金星捊了捊他的白胡须,很淡定很无耻地说道。

“你们道家可以无为,但是我不能见死而不救,”云支从来就十分唾弃像太白金星式的神仙观,既然是神仙那就绝对不能像菩提寺中那个小和尚一样:做一天和尚就撞一天钟。

做神和做人一样,必须要有担当,不管是做男人还是做男神。

“大帅,哪里去?”见云支不想和他多白话,有走之意,老太白连忙阻止道:“你可知道,今天可是飞鹏将军和夕颜大婚之日,是天庭少有的喜庆日子,大帅也不随老夫喝杯水酒再走?”

原来,在打败在三界无恶不作的黑山老妖之后,飞鹏和夕颜终于修成正果,在月老那里登记后,决定于今时今日大婚。

飞鹏现在已经是玉帝老儿面前的大红人了,地位仅次于云支他们这四个老家伙了,年轻的大神嘛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嘛,呵呵~

说实话,玉帝已经不喜欢他们这些又老又丑的老面孔了,小白脸多好看啊,“北极四将”已经守卫这天界十万多年了,也是该到了退休的时候了,过几天闲云野鹤,享几天清福多好啊。

什么天帅府,什么长生不死,真的长生不死,你也会烦死的。

天蓬烦了。。。。。真的很烦了。

云支这辈子是当惯了陪客和配角,飞鹏的婚礼再隆重他也只是个无足轻重的看客,算了,还是快点找东海龙王去吧,给人间下点雨,也能多救几个可怜的小生命。

飞过天帅府时,刚好远远地瞅见向在远处自由飞翔着的舒付佳,她和众仙女们在天顽山上无忧无虑地追逐着,打闹着。

霓裳羽衣,格外美丽。

虽然隔着2000米的距离,但云支的元神还是能够一眼就看见了她。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

现在,云支也只能瞅一眼后,便幸幸地离开了。

哎~

两情若有长久时,又真的岂在朝朝暮暮?

不肖说,没有爱情和朋友,当神仙也没什么意思。想到这里,云支不禁流泪,此时此刻,他倒真想和飞鹏大喝一通,醉个不醒神世才好,忘掉这神仙道中看到的一切中的一切,如果云支真的是东海龙王就好了,这样他的眼泪就能化成滋润大地的雨水了。

男人的眼泪有时候并不在脸上而是在心里。

又飞了一阵,前面就是平静而美丽的天河了,它就这么安详地流淌着,在天界夕阳的照耀下是又多了一层黄金的颜色,它蜿蜒,直通向西方极乐世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