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花仙子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849字
  • 2014-09-01 22:01:07

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那也许你只要一个爱你的女人就够了,如果你是个出了名的演员,那你也许只要有足够多的影迷就够了,然而你若为一国之主,那你就必然有征服世界之野心,这就是我们说的人之欲。

by小许有法

文武双全则为斌,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得到,也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练武的,王羲之就是个很好的例子,王羲之虽然出身在出名大户,看上去他小小的身躯早就架不起自己那大大的脑袋了,不用说他早就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架子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孩子确实不适合拿剑练武,云支想他的父母把他送到菩提寺来也只是为了让他能够多多得到一些佛祖的保佑吧。

人嘛,总是有自己擅长做的和不擅长做的事,人生要学会扬长而避短,对于自己不擅长的事和摸不透的人,还是趁早放弃的好。

上天好像总是喜欢把两样相反的东西整在一起似人,就比如温柔的女人总是喜欢霸道一些的男人,文弱的书生也总会遇上威猛的统兵之帅。

孙猴子可是和大力神张飞一样,是五百年才一遇的练武奇才,可是不能说人才都是好的,都能够造福一方的,虽然云支已经知道后事,但是他还是决定把《易筋经》中的精华倾数传授给他。

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猴子像根草啊~

时间已经到了午时三刻,云支附着的菩提老祖的第一天居然就能感觉到肚子饿了,毕竟是肉体凡胎啊,不可能有神仙那么的消遥。

云支能想像得到菩提寺中,那菜蔬的清淡,虽然说杭帮菜系已经够清淡了,但是小清新之外总有几道重口味的,但在这里,对云支这个肉食动物来说,多呆一天,简直就是在活受罪,但作为住持,他又不得不承扮演一个爱蔬菜的先锋带头模范。

当师傅苦啊,当这破猴子的师傅就更苦了,偷偷地当这破猴子的师傅更是苦上夹苦,云支的神生怎么也这么灰暗呢?

斋菜是用大盆子装的,今天里面只有孙悟空种的大青菜外加大白米饭,100多号人就围坐在一张大台子上像猪牛羊一样慢慢地啃着原本就不多的青叶子菜,当然有些弟子还会放一两个屁什么的,总之气氛死气沉沉的。

为人嫁衣者无衣穿,孙猴子做饭和种菜也从来没有座位坐,他吃饭就得像一只狗一样半蹲在地上,偷偷地吃,而其他弟子却能以一个“人”的身份吃得心安理得,津津有味。

“悟空,你坐到我身边来吧。”云支对依然躲在角落里啃着白饭的孙猴子说道,也许人对一样事物只要是习惯了也就会麻木了吧。

“师傅~~~”听到这句话,浑身臭哄哄,此时还一无事处的破猴子自然是心花怒放了,他连忙连滚带爬的来到的云支身边,又大叫了一声:“师傅~~~~”

“我说,悟空吧,你有多久没有洗澡了?”当破猴子真的接近他时,一股子浓烈的尿骚味就扑面迎向了云支,男人不是女人,不需要涂脂抺粉,把自个儿打扮地花枝招展的,但起码要整洁些吧~大神的要求不高吧。

“师傅。。。。这。。。。。这。。。。。”破猴子很不好意思地掰着自己的手指头,想着上次洗澡的日期。

“好了,悟空,你坐下吧~”云支一边说着一边强忍着,说实话,破猴子身上这般味,若不是大神定力强,恐怕前天的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为了防止这群熊弟子再欺负孙猴子,云支接着宣布道:

“以后悟空就是我的关门弟子了,你们以后谁也别欺负他。听明白了嘛?”

“是,师傅。弟子们谨记。”

终南山北麓,在竹林七贤们都搬走以后,这里搬进来了一位美丽的花仙子,当地人都亲切地称呼为她蓉嬷嬷,她不但有一双漂亮而迷人的大眼睛,西施般的身材和相貌,而且还酿了一屋子的天然香料。

居说,其中有一种用西域天山上稀有的曼坨罗花为原料精制而成的十香散经散,它能在十里之外迷倒一个李逵级的壮汉。

话又说到破猴子原来他除了种菜煮饭外,根本没有什么空闲想上后山去看看风景的,这不被本神所解放了嘛,云支才不会像菩提一样把人都管死呢,好徒弟都是溜出来的。

孙悟空就这么一个猴大着胆子向前走着,他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前来,他此时才刚和我学功夫,由于根本浅,底子薄,所以此时的武功并不算高强,只是学了一些能看家的三脚猫的拳术。

天也渐渐地黑下来了,这片又是竹海很大很深,走不了一大会儿,破猴子就迷路了,正在他着急得抓耳饶腮不知道该往哪里走而感到绝望之际,他发现在不远的前方出现了忽明忽暗地出现了亮光。

有亮光就意味着有人家,可是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人家来定居呢?猴子毕竟还是想从这个鬼地方出去的,于是他也不得不慢慢靠近这座漂亮的小木屋。

“谁~”屋里传出了一个少女很警惕的声音。

“噢,是我姑娘,别怕,我是菩提寺的弟子,姑娘,我叫孙悟空。”破猴子赶紧回答道。

“噢,那你到这里来有什么事么?”少女隔着门窗问道。

“不瞒姐姐,我没来过后山,走着走着就迷路了。我只是来问问路的。”破猴子说道。

“好吧,你进来吧,”少女说完想了想是菩提寺的人,定来没有什么恶意便开了慢慢地打开了门,见到见破猴子的第一眼,那少女像是被什么东西惊喜了一下,忘乎所以地卟嗞地一声笑了出来:

“我说,你到底是人还是猴?哈哈哈。。。。样子好独特,这菩提老儿的眼光越来越独特了吧?”

“我样子是很怪,那就能证明我就不是人了么?”破猴子反疑道,的确在菩提寺中,菩提老祖确实像对长工一样地对待孙猴子,但甚少还把他当成了一个人。而眼前这个绝色妙龄少女却怎么连悟空“人”的身份都要怀疑了。

“猴精就猴精嘛,何必冒充人呢?”少女补充道:“本姑娘就不是人,不也活得逍遥自在么?”

“你不是人?”破猴子疑道。

“是啊,怎么了?这个村子里的人都叫我蓉嬷嬷,其实啊,这身皮囊啊,都是我借来的。”蓉嬷嬷自我夸耀道,破猴子只是觉得她大笑时露出来的牙齿有点怪,就是有点白,过了分的那种白。

接到破猴子盯着自己大胸的痴样,蓉嬷嬷很不高兴地问道:“嘿,我说猴子,你有意见么?”

“噢,没有,”破猴子回过神来笑了笑说。看来谁都有心动的时候啊,只是看有没有遇到使自己心动的那个人。

“那你有感觉么?”蓉嬷嬷问。

“什么感觉?”悟空间道。

“因为我在周围散了十香软筋散。”蓉嬷嬷见到这里没事的直立行的猴子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神奇,她前几天还药倒几个试图闯进这片禁地不怀好意的人呢。

“十香软筋散是什么?可以吃的么?在哪里呢?”听到有吃的东西,破猴子立即眼冒金星,激动起来。

“可以吃,就在桌上,都是花。。。花瓣。。。做的。。。。”蓉嬷嬷说这话时有些结巴,但她赶紧桌子上的那个黑漆漆的大坛子说道,因为此时蓉嬷嬷已经发现悟空开始发猴性了,他疯狂地在自己身上抓来抓去的样子,着实让她这个处事未深的花仙子感到极度的恐惧,蓉嬷嬷就这么一个弱小的女仙子,就算孙猴子发起兽性来将她生吞活剥了,她也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

每位花仙子都是善良的,都是很单纯的,她们都几乎不会什么防身之术保护自己,就算是用了一些迷药,也不忍心要人家性命。

还好,破猴子的脑子也并不十分发达(要不然以后怎么可能先中如来计,又岂长期委身于唐僧之下呢)。

听了蓉嬷嬷的话便真的举起那个大醋坛像灌酒一样,“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地喝了一起。

毒王就是毒王,没过半分钟,破猴子便轰然倒下,不醒人世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