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金蛇狼君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390字
  • 2014-08-24 19:17:00

调虎离山:设法使老虎离开原来的山冈;比喻用计谋调动对方离开原来的有利地位;“三十六计”中的一计。目的在于削弱对方的抵抗力,减少自己的危险。

by孙子

见到小胖墩一个劲地点头,他显然对这些所谓世界一流的仪器设备表现十分的满意,但是云支却一直有这么一个观点:

科技产品给人们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使人变得越来越懒和越来越傻。什么事都是双刃剑,享受好处时必须承受的是因得到这些好处所要付出的一系列代价。

“先生,我们这不是可以收队了,我看这个女人的死确实与书生的死没有任何关系,这里怪冷的。”小胖墩向云支报怨着,但云支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娇气。

“等等~”说这话时,云支已经慢慢地蹲下去,仔他细细在直挺挺的僵硬的梅雪身上搜寻起来了,我的目光最终停在了她脖颈上,梅雪的脖子上有抓痕,她的皮肤很白,很嫩,所有哪怕有一点点细微的小出血都会分辩得出来。

“怎么了?”小胖墩见云支如此地专注,便好奇地问道。

“她死前有过挣扎,换句话说~她并不是真的想死。。。”云支想了一想才回答他。

“也许她上吊之后又觉得后悔了,所以才拼命挣扎的。”小胖墩反驳云支道。

“还是不对,侄儿啊,你再好好看看现场,小姑娘的脚下并没有被她踢倒的椅子或者凳子,那她是怎么上去的呢?”云支接着反问道。

“是啊,她怎么上去的?”听了云支的提示,小胖墩才有点顿悟,OMG,要不说胖纸的反映是真的超级慢呢。看来虎父也未必都能出虎子。熊孩子也蛮多的。

“梅雪是被人抱上去的。”云支肯定的说。

“什么?你是说,她是被人谋杀的?”小胖墩一脸地惊愕,这么寒冷的地方云支居然能看到他的额头上会冒出黄豆大的冷汗。

“也不能这么说,她的反抗并不算十分的强烈,也就是说,她还是自愿去死的。”云支解释道。

“那强干是怎么回事?”小胖墩是个问题专业户。

“强干?我只能说是最后的晚餐,我从来没说梅雪是遭到强干?年轻人火气盛,用力猛一点也是正常的。”云支这老头子说这些话时已经没有感觉了。倒是小胖墩听了身有体会地在那里一个劲儿的点头。

“那先生,你所说的,最后的晚餐是怎么回事?”胖墩的手下也被云支的分析弄得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

云支正要回答他时,他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忽然大声说道:“不好,我们中了他的调虎离山计了。”

青青有危险,因为凶手一直就在云支的眼皮子底下。

救人如救火,云支想也不想,就立即把阿诺的家政服务模式改成了战斗攻击模式,此时终结者的力量是无穷的,他能在三秒钟内夺过这些特种部队的制式激光冲锋枪,并在拳头内捏成一堆废铁。

可是算算时间,阿诺的战斗力再强,赶过去救青青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之下,云支只好通过卫星数据链摇控的方式对保护陈小沐的机械狗狗阿布下了个指令:

“抓住包龙心。”

“头脑简单,肌肉发达~”,但一般肌肉不怎么发达的人,头脑都特别地聪明和发达。

很庆幸的是,云支做的这么一个正确的决定最终还是救了青青一条命,当他们带着人赶到时包龙心已经被我们机械狗狗阿布发射的自卫电流制服了。

“把这个杀人犯给我捆起来,”小胖墩这时候倒是恢复了神奇国度精英们固有的派头,很是严厉地命令着自己的下属,而自己却两手空空,坐壁上观。

还别说,云支狗狗家阿布于攻击状态下发射的自卫电流还真灵,居然让这个已经沾满了鲜血和罪恶的包龙心,像死猪一样的睡了整整三个小时,他想这也许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个觉了吧。

不过,人生的美梦总是很短的,一个杀人犯的美梦那就更短了,青青最终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在包龙心很是瘦弱的背上猛抽了一阵,女人的力量总归有限,见他没有醒,青青只能像一支绝望的母狮子一般对着天花板喊道:

“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了什么啊~”

云支本来想去阻止她,可是想想还是让这个刚失去丈夫的女人把心中的怒火全都发泄出来吧。

终于,包龙心醒了,他这次张开眼睛来看到的是坐在他正对面的云支和小胖墩。

“你叫包龙心?可我看小伙子你啊别说包龙心了,一点点同情心都没有。”云支首先向包龙心开火了。

包龙心此时只是冷冷一笑,然后就是什么也不说了。

“跟我装死是吧?快说,你还有没有同伙。”小胖墩是内部的,他当然只关心的是社会稳定,至于死了多少人,那不是他管的事情了。

“说吧,你为什么要杀人?既然已经如此了,不如就痛痛快快说出来得好,省得呆会还要受皮肉之苦。”云支苦口婆心地劝说着暂时叫包龙心的人。其实他在非洲时就把每个员工都看成自己的儿女。

“是的,快说,我们可没有我叔叔那么有耐心,再不说,我们就不客气了。”小胖墩说这话时显明加重了威胁的语气,云支想想他也只是一种职业上的习惯而已吧。

“好吧,人是都我杀的,没有其他人,”包龙心过了五分钟后终于认罪了。

“你应该不叫包龙心吧,”我问。

“是的,我姓夏,是夏雪宜的儿子,你应该知道夏雪宜案的,是吧,小许有法先生。”包龙心反问。

云支点点头,过了一会才说话:“是的,我还记得这件案子,我当时就给你母亲留言表示过欠意,我承认是我们无能,没有救下你的父亲。”

“其实,您的留言,我看到了,我也知道您尽了全力,所以一直没对您下手。”包龙心道。

“谢谢,其实你有很多的机会。其实你还是有包龙之心的。”云支说着,觉得口有点渴,喝了一口水接着问:“那你究竟是用什么东西在浴室里巧无声息的杀人的?”

“我用的是ta,ta在遇到热空气时就会完全蒸发到空气中,ta这种物质在颜料中就有,清华那个女生当年就是因为ta才毁了一生的,”说到作案手法,包龙心还显得有些自鸣得意:“对了我那个同学仇下富也是因为ta而死的,只是他是慢性,加上他自己本身纵欲过度。”

“噢,小伙子,我明白了,你怕仇下富把你认出来?是吧?”云支平静地说:“那你为什么要对青青下手呢?”

“她?因为我恨她!”包龙心说着便卷起了袖管,秀出了自己手臂上绣着的黄金蟒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