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十指紧扣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943字
  • 2014-08-13 09:49:41

兄弟,你对自己做过的事反思过么?人生是有多少事能够问心无愧的?

by小许有法

小桂子说给云支注射了一种专治脚病的基因药物,只是小剂量的,对他多年的静脉曲张病有好外,让云支下床走两步试试,想来也是,总不能老是躲在别人家的双人睡具上吧?

虽然说陆大小姐是他一生的好朋友,但这个家的男主人却未必能像她一样欢迎他,2046年,对于身体上的各种疾病,早就用上基因修补技术了,癌症更是早就不是什么不治之症了,可是对于家庭和伦理道德方面心理疾病,却依然无能为力。

神奇国度,保守的依然很保守,开放者依然也不敢开放。

还真的别说,这基因药物被云支自己的身体吸收了以后,他原本重如铅块的腿行动起来,确实轻了很多,也松了很多,虽然说不可能回到年轻时那么灵活,能跑还能跳,但能够达到这种状态云支心里其实也是很高兴的。

“天色不早了,我想我也该走了~”云支十分黯然地对小桂子说。

“走?这里本身就是你的家,你走什么走啊?”小桂子质问道:“哥,你走了三十年,冰雁姐姐她等了你三十年,还不够么?”

听到小桂子的话,云支的脑子里一下子就空了,真的空了,什么大雁她等了他整整三十年?那结婚是怎么回事?她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个家真的是云支的么?

此时,陆冰雁缓走了进来,她依然含情脉脉地看着云支,过了一会儿才说:“云支,小沐我给你带回来了。她就在楼下客厅等你,你这么想她,你就去见见她吧~”

到此刻,云支终于知道他到底最应该爱的人是谁了,云支很想像年轻时一样一把冲上去抱住他的陆大小姐,可是这时他已经做不到了,只好慢慢地走过去,然后牵过她的手说:

“走吧,老婆,我们一起去看我们的好朋友。”

“恩~”雁答应着,她的眼角居然渗出了眼泪,云支没见大雁哭过。

此时的陈小沐,的确就在下面,一个人,牛哥没有来,云支不知道他是不愿意来见我,还是三个女人不让他来,可是此时,对云支来说,陈小沐和牛哥见与不见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三十年来,

即来之则安之,

越光宝盒之谜,他始终没有破解,

所以云支也不知道如何回到主空间去拯救那个已经失落到黑洞中的世界。

人总是过着过着,就走了~

人总是过着过就,就这么算了,很多事就这次算了。

在这和平安宁次空间中,能够很安然地终死,也是一件不错的事体。

“生于忧患,死于安逸”便是一种幸事。

那个回不去的世界,

又何必多想?

“哎”,人生到最后,终究只是一声叹息。

云支一直在寻找的东西,今天是终于找到了。那就是真正的爱和可爱之人。

小沐依然很漂亮,甚至看上比小桂子还年轻,而云支对她来说依然只是一个“游客”一个老同事而已,没有别的,也不可能有什么特别的感情。

“云支,你回来了。”陈小沐向云支礼节情性地问候了一句,语气更像是早期的路人甲关系。

“是的,小沐,我只是出了趟远门而已。”云支说着把大雁的手牵得更紧了,特意在小沐面前。

想一个人,就要说出来,如果对方不知道的话,那绝对是个无用功和瞎扯淡。

陈小沐天生神经敏感,知道气氛有些不对,但经不住冰雁的再三挽留还是说吃完饭再走,稳住了陈小沐,大雁又把云支一个人拉到房间里,在他的无名指上硬生生戴上了结婚钻戒。

“亲爱的,既然我们戴上了戒指,那以后不跑了好么~”云支说道。

“行,我答应你,我以后哪里都不去了,不过我多希望能回到我们年轻的时候啊~”云支这时候才真正感叹错过冰雁的遗憾。

“没关系的,我们剩下的时间还有很多很多。。。。。”大雁保持着她一贯地豁达,“对了,我们的孩子们马上就要回来了~”

当云支再次走下楼时,发现陈小沐和小桂子仍然坐在那里悠闲地嗑着瓜子,而和他十指紧扣的大雁却是很不以为然,因为这种事她早就习以为常了。但云支仍然担心,他们这些人今天晚上吃什么。

云支虽然苏醒过来没多久,整间屋子也很大,但他并没有发现凌薇雇佣了除小桂子以外任何家政人员的迹象。可是要让这么一间几百平米的像皇宫一样的大屋子,能保持一尘不染的状态,其答案恐怕只有一个:

智能机器人,

对,冰雁一定是动用了很多家政智能机器人。黄金海岸虽然交通是闭塞了点,然是对于中国因劳动力短缺严重而大力开发机器人的新闻,他早就在随国内集装箱一起送来的二手报纸和卫星电视上看到过相关报导了。

也是,他们四个老伙计加起来都快300岁了,再过几年恐怕打再多的基因药都没用了,人呐,不可能永远保持在20岁的年纪,智能机器人不但能解决养老问题,睿智的冰雁还把它们用到了各个工厂劳动强度最大同时也是最危险的岗位上去了。

“今天,我叫它们做的是中国菜谱中的杭帮菜系,机器就是机器,不设置好,它们就是不会烧。”大雁说着说着,就把目光打到了云支的身上,她当然是专门告他而介绍。

“噢~”云支答应道。

“峰,你饿了么?我让它们快点。。。。”大雁说着便按下了手中的一个便携遥控器,不一会儿,从楼道深处,缓缓走来四个人(姑且暂时用人这个称呼吧):

她们拥着的是黄金分割的脸庞,黄金分割的身材,黄金分割的笑容,黄金分割的动作,甚至黄金分割的手指头和脚指头,她们都被设计都了男人们完美女神的样子,可是云支怎么看怎么觉得不自然,甚至觉得他们更像丧尸。

看到云支一副鄙夷的样子,小桂子那女人的直觉依然非常敏锐又爆发了:“哥,你别小看春月,夏荷,秋香,冬梅这个丫头,没有她们的时候,没有你在的这个家事情可多了,光是照顾念峰和情菲的事就能忙坏我和姐姐了。”

“什么,我还有个女儿?”云支赶紧追问道。

“是啊,是对龙凤始,你当年干的好事,你都忘了?”小桂子现在都在为陆大小姐打抱不平了。

“我干过什么了?我和冰雁什么也没干过啊~”云支辩白道。

小沐就坐在云支的对面,可是脸上的表情却十分地僵硬而不自然,显然她已经觉得他们的话题已经把她自己边缘化了。

这时,四个机械美人已经把菜蔬都上好了,今天上的十菜三鲜汤,以西湖醋鱼为主角,然后向周围一一展开,这是一桌相当丰盛并且搭配科学合理的西湖时锦宴,可是让人感叹的是,云支再好的菜他也已经吃不下多少了,美食虽在,美女却已老。

西方人吃饭前先要祷告和感恩,而神奇国度这里呢?四大机器美女先要给他们这些年家伙测量身体情况,每天饭前三次,当然一般穷人是享受不到的,对于中国的权贵们来说,穷人有时候就根本不能算人。

陈曦家大概也是没有的,当夏荷走到她身后打开全息摄影激光器开扫对她扫描时,云支居然看到她的大饼子脸上闪过了一丝恐惧和不安,还好她的身体一点事都没有,人老了,图的不再是美丽,而是长寿,多活一年是一年,多活一天也是一天。

而云支的身体检测是秋香做的,也是用全息激光从头顶扫到了脚板底,云支以为他这个老头不会再有什么惊人的秘密时,想不到秋香用志玲音报出的却是一个比秦始皇赢政的身世之迷好不了多少的身世之迷。

“云支,(这是他的姓名)

男(这是咱的性别,不是人妖就行了)

华夏族(光荣而伟大民族成份和优良血统)

62岁(是的,咱的确老了,人不服老不行。)

曾患过115次感冒,13次痢疾,皮肤因小硬物损伤过233次,无慢性疾病和其他重大心脑疾病(咱放心了)”

接着,秋香的说话停了半分钟,大概是cpu需要处理时间吧,接过她换了个***的调调说道:

“云支君是脑力劳动者,峰君的IQ和EQ都无限接近于爱因斯坦,故云支君老年痴呆和帕金森病的发病率接近0%(这个咱爱听,太爱听了)”

到底,机器人比神棍准确多了。

“云支君长期处于性压抑状态,至今仍然是处男~(这不科学,这绝对地不科学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