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老顽童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102字
  • 2014-05-02 17:07:21

老人是一本书,一本很值得看的书,当你终于决定打开它的时候,肯定会受益非浅的。

by小许有法

走进了正门,云支却发现眼前这个世界和门外那个世界又有了明显地差别。

这里显得是更加地空旷和更加地虚无。在他的脚下是一条大理石铺成的整洁而又干净的路面,可以一直通向前方,旁边种着的是两排粗大的有些年头的像是苍柏的树木,在不太大的清风中婆娑着。

在远处还有一条白色的大瀑布,不知道是从哪里落下来的,它的水流应该是很大的,云支这里就能依稀听到他的咆哮。

“这里是龙族的圣地,当然不会有什么人了。”云支说完,又很是小心观察着四周的异动,接着再向前走了几步。

小心,谨慎,一直是他的为人处事之道,神奇国度的世道太冷漠,以至于他很难相信有什么好人的存在。

外面没好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便更加不会让他相信有一个能够帮他的友善的上帝存在了。

云支心中的好人标准其实是很低的,只要给他一丝温暖和友善就可以了,对,小姑娘,她算一个好人,可是从他和她邂逅的第一眼开始,也就是在泰坦尼克3号男女主角拥抱的那个地方邂逅的第一眼开始。

她身上始终有着太多的亦正亦邪的地方,她始终让云支琢磨不透。

“路,始终要向前走的。”这是云支的信念,这个信念是自己家的爷爷教给他的。这个龙族的圣地,是没什么人,但是,一出现肯定便是长老级的人物。

“云支,你来了。”一个声音叫住了他。这个声音对云支来说,十分地熟悉,他在内心深处十分地期盼能够再听到这个声音,即使在梦中也是,因为他是自家爷爷的声音。

“嗯,爷爷,我来了。”云支答道。

“云支啊,你的刀呢?”那个声音又接着说道。

“刀?刀?刀?”云支反复问了自己三声,然后心有所惭地答道:“爷爷,刀被我忘在了机甲里了。孙儿这就回去取。”

“呵呵,不必了,因为他就在你的手中,你在好好看看。”那个声音又说道,此时那个声音说话的语气中又明显带了有自己家爷爷的那种循循善诱的口气。

云支很是听话地,低下头来,把视线移向了自己空空如也的右手,此时自己的脑子不受控制地出现了“血饮狂刀”的形象,这个形象越来越真切,越来越清楚。

直到,云支耳边清晰地传来“嗖”地一计后,那把被自己不小心落在机甲中的“血饮狂刀”果然全须全影地出现在了自己的手掌之中。

“云支啊,属于你的始终也是逃不掉的。以后可以用这‘意念召唤法’召唤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晓得了么?”那个声音说道。

“嗯,记得了,记得了,以后绝对不会再忘了,可是爷爷,你在哪里啊~”云支急切地追问道。他不怕丢弃自己手中的那口宝刀,就怕再次听不到那熟悉的声音。

云支没有女人,也找不到女人,所以最温馨的时光全部都是自己家的爷爷给他的。

云支的自己家的奶奶因为意外去世地更早,在一个人寡居的二十多年里,云支的爷爷经常跟他诉说,他和他奶奶年轻时的好光景。

“云支,你知道,我已经死了很久了。。。。前面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了。”说完,那个声音,那个云支很是熟悉的声音便很遗憾地消失了。

前面的路依然很长,云支的眼前依然是如此的景致:脚是下大理石,旁边是看上去像苍柏的大树。瀑布地声音依然是那么遥远。

这里没有钟表,没有钟表的地方便没有办法计数时间,晶能不是外面的太阳,它无法东升和西落。

“不对,这是死循环。”说这句话时,才意识到了某种不对劲,这时,其实,云支已经在这片秘境中寻寻觅觅,寻寻觅觅地走了长达一个多小时了。

而且,他本能地知道,如果他自己不改变,那么这种情况是绝对不会变的。

于是,把目光投向了一旁那看似高大的苍柏,二话不说,举起“血饮狂刀”便全力向它们砍杀过去。

云支的动作很快,那些自鸣得意地还在婆娑状态下的苍柏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都说老顽童只是个传说,想不到,这龙族的圣地也有老顽童!你以为你能骗得了我么?”云支说完在刀峰快要伤及到对方身体时,很是及时地一收,便收回了全部杀气。

他回到了原他的原型状态,一个十分瘦小枯槔并且伪琐的小老头便也这么毫无悬念地出现在云支的面前了。

“好玩么?”云支怒道。

“嗯,挺好玩得啊。”小老头答道。

不过,小老头的这个回答,一点也没有令云支感到一丝丝意外,因为寂寞的人总会自觉和不自觉地找一些傻事做做,有些人甚至就是在整天捉弄别人中过日子的。

你出糗了,他们就快乐了,你的糗越大,他们也便越发快乐。

“我说,你们龙族的人怎么个个看上去怪怪的?”云支接着问道,此时的被捉弄和玩弄的怒气已经全消了。

云支在森木时,就没有少和神经病和弱智直接打交道,尽管他自己看起来也像一个弱者患者。

然而,真疯和假疯,真的弱智和假的弱智到底是有天壤之别的。

“理智”代表的是一种素质,同时这两个字也是云支时常提醒自己要注意拥有的。

不管自己受多重的伤,但是对于非理性的怒气,尽量能做到:

“来也冲冲,去也冲冲。”

“哎~”小老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小伙子,你是个真性情中人,既然你如此的真诚,那我也真的不妨告诉你真相吧。”

“什么?”云支道。

“时间和生命对于你们人族来说实在是太短了,可是对于我们龙族来说,又实在是过于漫长了。我们最最光不完的就是时间。”小老头道。

“噢?”云支道。

“是的,我们龙族从降生到自然死去,可以有九千年的寿命,而且坛谷山上产的千年奇异果,可以让我们很容易便保持青春。”小老头道。

“噢?”云支此时是越听越玄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