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猪八戒命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406字
  • 2014-08-08 19:42:38

世间之事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谁又真能说得清楚,道得明白?

by小许有法

星座确实只是西洋玩意,要说神奇国度自己的神棍,细说起来那就更搞笑了,比如路边那些摆个桌子算卦测字的,不过这些江湖术士中还真出个不少的能人,比如那个鼎鼎有名的东方朔先生。

不瞒诸位,云支还真的找大潮市本地的小瞎子算过一次姻缘,还不敢光明正大去,那时候少不经事,偷偷骗过父母,朋友,他一个人夜袭而过的。

又是一个多年前的月黑风高杀人夜,小瞎子却仍然坚守自己的岗位,

小瞎子,小瞎子当然眼睛是看不见滴,然而眼睛看不见的人,耳朵却是非常地灵敏,再加上云支走起路来有“程咬金”的遗风,所以小瞎子应该早就发现有人路过也。

“别动~”小瞎子先是威吓道。

云支知道这些神棍都是这副德性,所以干脆默不作声,继续走咱的路,大地被我踩着“卟卟”作响,一时间夜风伴着飞沙走时,达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效果。

“你,你是谁,你,你别过来~”小瞎子的声音中已经带着很明显的颤抖了。看样子这个小瞎子是比较单纯可爱了点,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我,我,我会气,气功?”

“噢?气功啊?”木答答的云支对气功还是极其感兴趣的,据说能杀人于无形,虽然说王林大师杀不了司马南,但保不齐还真有,于是要答答的停下脚步,说道:“那我站得远点,你发个功试试,能打倒我呢,我给你一百,能打得我吐血,武功尽失呢,我给你五百,怎么样?大师?”

别人别牛时,一定要把牛吹得比他更大,但前提是首先要肯定他是在吹牛,否则真的会亏得好大好大。

小瞎子还真是捣鼓起姿势来了,不过这些招式打得是非驴非马的,比云支网上看到的还不专业,不过云支还是本着人道主义的国际精神假装摔倒了,人家也不容易嘛。

“大师,果然是大师,小弟甘败下风了”,云支快步走到小瞎子跟前,拿出一张一百大洋递给了他。

小瞎子这回摸也不摸便放入了口袋,木答答的云支很好奇便问道:“大师,你不验验?”

“明眼人,我不用验,你是不会骗我的,”小瞎子叹了口气说:“坐下吧,大哥,我给你测测姻缘,伸出你的右手。”

“不骗人还真的是我的原则,虽然说这个社会上老实人很吃亏。”云支说着便把右手给了他,然我一直坚信真理是永远存在的。

说实话,直到今天为止云支还一直怀疑他的动作是在给他号脉,而并不是算命,不过小瞎子的手真的是很凉,而且越来越凉,凉得云支还真有点发怵了。

时间十分钟,小瞎子也给云支足足号了十分钟,云支是坚持不了了,于是他提着嗓子问:“大师,大师,你好了嘛?AREYOUOK?”

“好了,好了,我刚才是去了太老君那里,仙游了一下。”小瞎子说得好真诚样子。

“那太上老君,他怎么说?”木答答的云支干脆也来个就坡下驴子,也管不了那么多真假了。

“他说,你是。。。。。。。。。。。猪八戒命。。。。。。。。。。。。。。。。”(此处省略十万字。)

当云支把“猪八戒命”四个字说出来时,三个女人顿时笑了个人仰马翻,舒付佳童鞋也在一旁偷着乐~~~~~~~~~~~

良辰,美景伴佳人,云支觉得比下午吃那几十万块钱的《满汉全席》舒畅多了,尤其是第一次被小沐母亲夸他的做的晏球做得那句:“好吃~”,让云支的心理更是得意满满。

此时云支已经晃然有种假宝鱼的感觉了,然而云支是真心并不希望那个林带鱼,就算是就是喜欢陆大雁,也不喜欢整天哭个没完没了的林带鱼。只是那句“猪八戒命”,让云支又成了三个女人中绯闻的主角。

“你猪八戒命啊~那唐僧命会是怎么样呢?”小桂子眨着两只天真的眼睛问坐在她身旁的陈小沐。

“听说过那句著名的广告词:快到碗里来么?”陆大雁像是她班主任一样,抢答并开导小桂子道。

“听过啊,怎么了?”小桂子显然没有陆大小姐那种邪恶劲。

“傻孩子,告诉你吧,做唐僧啊,快到锅里去~”陆大小姐又补充道。

“可是,陆姐姐,我还是觉得做唐僧的人好伟大好伟大的。”小桂子脸上露出了仰慕的表情,这表情居然和《神雕侠侣》中郭襄见到杨过时的表情一模一样。小姑娘大概都喜欢英雄吧。

“是啊,要做唐僧,首先就必须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决心。”云支补充道,“唐僧是个大英雄啊。”

四女个人中,只有舒付佳在一旁一言不发,一如即往地矜持着,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似的,是啊,这世界英雄又能如何,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而已。

“噢,对了,猪八戒最爱干的是什么事啊?云支同鞋~”陆大小姐突如其来地又把炮口对准了云支,每次见到她如此阴险的提问,云支的心理都会发毛。

“什么啊~”云支反问。

“抢媳妇啊~”陆大小姐回答道:“接下来,我们就来玩一个猪八戒抢媳妇的游戏~赞成的举手~”

刷,刷,刷,三计,三只女人的手举了起来。

“呵呵,你们玩好了,我看看就可以了。”舒付佳摆摆手道。

三比一,在云支措手不及时,这个阵势已经成形了,他再怎么反抗又有什么用呢?

“好滴,那我们先蒙上你的眼睛,然而我们开始跑,你今天抢到谁,谁就归你了~”陆大小姐接着宣布游戏规则。

“等等,我如果抢到了,那能干什么?”这是云支这里可怜的木偶被蒙上眼睛前最后的反抗。

“哎呀,你这么啰嗦干嘛,抢到了,自然是媳妇能干嘛,你就能干嘛了~熬稍熬稍~大男人的,怎么像我妈一样了~”大雁催道。

还没等云支开口问一个核心问题:“能抱着神马么?”

并且还没开得及看一眼此时陈小沐的小脸时,他的眼睛就被黑布蒙上了。

“云哥哥,我们不说,开始,游戏就不能开始噢~”小桂子叮嘱道。

云支一个人在前面走,她们三押着,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直到走到一个我觉得有很重异味和酸臭味的地方,陆大小姐才说:

“你再走三十步,游戏就开始了~~~”

她的声音有点低沉,而且有点怪,云支估计她是捏着鼻子说的。但他只能照着她的意思做,因为我相信陈小沐是不会怕我的,更主要的是我还想着抓住陈小沐这个媳妇呢。当然这三个女人背后的小动作云支是不可能知道的。

后无退路,他只能徐徐向前,当然云支计算着他的步子:“1,2,3,4,5.。。。。28,29”

正当他要数到30时,只听见背后的门“啪~”地一计关了。随后传来的是这三个女人得意地嘲笑声。

阴谋,绝对又是一个阴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