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烛光晚餐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531字
  • 2014-08-07 20:48:47

夕阳吐出最后一抹残血后,天彻底黑了,黑夜里,星星们是主角,而晨曦代表着明天的希望,我遥想明天的晨曦。

by小许有法

小沐曾经问过云支:“你最喜欢什么秋节。”

云支说是秋天。

陈小沐说:“是因为秋天是个成熟的秋节么?”

云支答曰:“不是,因为秋天没有蚊子,有你。”

“傻瓜~”

如果遇上一个虔诚的基督徒,而又发现他突现不相信神明了,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朋友是恋爱了。恋爱能使再万能的神失去法力。以前姻缘靠的是排八字,今天测姻缘靠的是星座,其实都是神棍们骗人的一些把戏而已,真正幸福的两个人是不用靠这个的。

云支是金牛座的,陆大小姐是双子座的,两个人的偶合度只有42%,可是今晚她却活生生地站在云支的面前,今天他是主厨,陆冰雁帮云支打下手。

做菜卫生还是很重要的,云支从背包里拿出一条皮质围裙和一条原本就是备用的绿色围裙,皮质围裙系在了自己在了身上,而绿围裙递给了陆大小姐。

云支知道饭店里的东西实在是靠不住的,光光地沟油和口水油之类的就报道了多次,所有有条件的还是自己烧放心,云支的行礼总共就5包东西,厨房用品就占了一个大箱子。

“来,我给你系上。”陈小沐走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云支的身后,她正麻利地用她那双小手给我的围裙系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巨感有女人和没女人就是不一样啊。

“陆冰雁,你来,把鱼杀了~”云支冲他的下手吼吼道。

“什么?又是我?”陆冰雁手提着条鱼一路从里面抱怨到了外面,还磨讥着:“死云支,烂云支,你小子就会欺负我~”

“难道你想吃白食啊?”云支也理直气壮地反问道。“要吃饭,先劳动,好不好~”

“啊~~~~~~~~”陆大小姐的啊,总是这么拉得好长好长,但还是端着脸盘里的破鱼出去了,最可怜的当属这两条破鱼了,去见个上帝也不能轻轻松松地了。

“嘟~”地一计十分响亮地喇叭声,一辆红色的小车妥妥地停在了陈小沐的家门口。

“云哥哥,又有人来了~”小桂子很兴奋地冲里面正忙着的云支和陈小沐喊了一个大嗓子道。

“谁啊~”云支也冲着小桂子大声反问道。

“一个漂亮的姐姐~”小桂子笑眯眯地回道。

“有美女?”这是号称色鬼一枚的云支最喜欢听到的两个字,正当装着围裙的云支冲出来时,她也从她的车子里面下来了。

“舒付佳?”云支叫了一声。

“嗯~”舒付佳童鞋应了一声。

“你怎么来了?”云支疑道。

“林州这边有点事,要我来处理几天,怎么不欢迎?”舒付佳俏皮地耸了耸肩。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云支此时此刻激动地就快跳草裙舞了。

“呵呵~”

话说男人会做菜的是稀有动物,然而女人会做点菜蔬的却多如牛毛,胖乎乎的陆冰雁自己称自己是个大吃货,要吃得好当然首先要会做菜了啦~看着她打蛋花的手艺就知道她绝非一个等闲之辈了。在神奇国度吃个饭,吃的主要是气氛和甚至文化,要酸,甜,苦,辣者俱全,不像西方似的一块面包和一份垃圾食品就能对付了的。

话又说,云支家,老爷们做菜或许还真是个优良传统,不但他老爸会做菜,小时候云支吃爷爷做的菜时更是一绝,他不知道爷爷的爷爷会不会做菜。

胡萝卜丝是小沐切的,醉虾这种难度的菜当然是云支做的。喜欢吃辣的陆大小姐最好靠劳她的方式就是给她做一道麻婆豆腐,可是跑了大半个市场,最后发现卖豆腐的人今天没有来。所以退而求其次的,就买了几个鸡蛋,多吃鸡蛋对女人好嘛,尤其对皮肤好。

众人一一入座,坐在云支旁边的是舒付佳。

自助餐都是自己烧,自己端,然后大家吃,图的是个热闹,图的是个开心。

“我给你在蛋花汤放点胡椒粉吧~”说这话时云支明显有点歉意。

陆冰雁听到这话时,突然眼睛睁得好大好圆(注:母老虎,母老虎。),小嘴里蹦出一句让我无法回答的话来:“云支,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辣的?”

这种实在是高级又超级有难度的问题云支是无法回答,也欲哭无泪,好敏感的女人啊~不但对味觉过敏,神经更不过敏,还好,云支学过三十六计,貌似后一计是“走为上~”

“嗯~这个嘛~”云支总不能说自己就是每天守着专门只为看路过小红帽的那匹大灰太狼吧?“噢~~~~噢~~~大雁,是你的胸告诉我的~”

生活在次空间中天生愚笨的云支小时候是问过老妈很多问题,比如,每个小孩子都会问的:“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啊~”

他老妈倒不会说神马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而是老是说从:“你是多我肚子里面生出来的,”云支比了比自己的身高,又比了比他的老妈,却怎么也想不明白。

有一次,大概是云支长大11岁的样子吧,学校里突然讲起了生理卫生课,回到家时,云支突出奇想地问了老妈一句:“妈妈,你的胸部为什么这么大呢?”

当时老妈在做菜,便随便回了一句:“吃辣椒吃的。”

后来云支我有了同学,死党,朋友圈,同事群,他和他老妈的关系也就渐渐地疏远了,话了越来越少了。当然辣椒和胸部的关系,云支11岁的时候就不信,何况是现在呢?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而故意扯上了辣椒兄弟,哈哈。自己我都不信的东西,能期望陆冰雁会相信么?这么一个精明的白领丽人。在云支和她对视了两秒钟后就败下阵来:“云支童鞋,说慌可不好。”

谁说,两个对视过了就会爱上对方了,此时的云支怎么还有感应到了?苍天啊,大地啊,云支反复在他的内心里纠结了多次又呐喊了多次,还是什么都没有感应到~难道一切科学地物理定律在云支的身上都已经完全失效了?

话说,云支和舒付佳小姐也对视过几次的,不管如何,感觉很好。

陈小沐端上来的最后一道菜就是加入了云支家特制秘方的海宁宴球,小沐的父母都在她表姐家吃过了,只是她母亲先跑回来看家而已,吃得还算美好的众人都嫌屋里闷得很,便支了个小桌子在陈曦的天井里,没灯好办,让越光宝盒当灯使使吧。点点繁星带给人的是万分的宁静。在此情此景下,有佳人相伴那就更好了,只是今天好像多了点。

“你们信不信星座?”陆大小姐又开始八卦了。

“我当然信了,凌姐姐,我是温柔狮子座的。”小桂子也就是说她星座时才会自鸣得意。

“我是双子座的”陈小沐道。

“我是425的,”云支接着补充说道。

“那我们是天生的一对,我是摩羯座的。”舒付佳小姐露出了神秘又可人的微笑。

“嘿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