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满汉全席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620字
  • 2014-08-04 21:48:45

食色性也,在存天性灭人欲的神奇国度中,神马都是绝对禁止公开的,国人就只剩下吃还算是可以为所欲为些的了~

by小许有法

“卖包子,卖包子唠~~~新鲜出笼的大包子啊~~~”这是街对面传过来了一个比较宏亮的声音,说它宏亮是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居然能隔着四车道的这么多汽车发出无比嘈杂喧闹的噪音,准确无误地传到了云支的耳朵里。

说实话,时间已经快到十三点了,云支的肚子已经不争气地发出了“咕噜,咕噜”地抗议声,包子是很勾魂的,然而他转头看去时,那个卖包子的人更加勾魂,对方是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汉子,旁边站着一个貌美女花的桂花嫂?

很明显,包子是那位小娘子捏的。又更加很明显的是,这又是一对武大儿狼和藩金莲组合,不会再跑出一个西门庆来吧?云支巨惊奇的是,居然在次空间中,又遇到了这么神奇的三大活宝?

等等,云支提醒自己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一定是夫妻,不是父女呢?惯性思维在作怪了吧?”

正所谓“七步之内必有芳草。”就算是一代**天子,六下江南的乾隆皇帝,也未必能够认识天下所有美吧,何况是他这么一枚没什么名气的小吊丝呢?

其实在对云支这样的,这些整天在外面跑生活,风里来,雨里去的野鸡部队成员来说,能吃到包子西施家的大包子,已经是三生有幸的事的。

路再远也会有尽头的,云支这回的目的地又到了。

“喂,看什么看~”陆大小姐拉了拉云支T恤的衣脚,接着使了个媚眼说道:“嘿,咱到了。进去吧~”

女人总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吃醋,平时里无可一世的女汉子,此时此刻一短短一秒钟内便升级成了名副其实的女土豪。不过说来也是,云支他自己啃啃包子馒头之类的也就算了,在主空间里最穷最饿时甚至吃过好几天的海鲜酱就饭,可是要用肉包子招待像陆大小姐和陈小沐这样的美女,也实在太寒碜自己了。中国有两千多年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光荣历史,可是女人们真能嫁了鸡就随了鸡,嫁了狗就能随了狗么?

婚姻不是儿戏,需要慎重决择,反悔者皆可离婚之。

有土豪在,云支依然能奉行独立自主的“我请客,你买单”和平外交政策,他知道凌大小姐不缺钱,缺的是爱。所以自然而来地让她打头阵么好了,云支负责断后。

“给我上桌满汉全席。”陆冰雁说着很帅气地掏出了她的银盟卡。

“好的,请问小姐几位。”知道是有钱的主来了,前台小姐的声音也突然变得萎萎诺诺起来,她小心翼翼地接过陆大小姐手中的银盟卡,才几两重的银盟卡,在这位前台小姐眼中就好像有一座沉甸甸的金山那么重,不过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说来也其怪,诺大的江南省,也有只林州这么一个阳光酒店会做这道“满汉全席”,知道很贵,云支也没敢问价格,配角只要跟着,吃着就行了。有时候知道得越多未必就是件好事情,反而是想开点却能拥有一个美丽人生。

“你们男人负责挣钱,我们女人负责花钱。”陆大小姐认真地转过头来对云支认真地说道:“走吧~~~”

关于满汉全席,云支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个相对古老的版本:

王仁兴《中国饮食谈古》,提供一张民国初年的满汉全席单:

四拼碟子:盐水虾、佛手蜇、松花蛋、芹菜头、南火腿、头发菜、白板鸭、红皮萝卜。

四高庄碟:红杏仁、大青豆、小瓜子、白生仁。

四鲜果碟:橘子、青果、石榴、鸭梨。

四蜜饯碟:白橘、枇杷、绣球、青梅。

四果品碟:白桃仁、茶尖、松子仁、桐子仁。

四糖饯碟:苹果、莲子、百合、南荠。

八大件:清炖一品燕菜、南腿炖熊掌。。。。。。。。。。。。。

民以食为天,国人经常把饮食当成了一种文化,那么这一百多道菜组成的《满汉全席》又代表了什么呢?

野蛮,残忍,奢靡。甚至是有些血腥和重口味。

传说中,《满汉全席》中有三大奇菜(什么都吃的广东人称之为奇品):

第一位奇品是猴脑,

吃猴脑的桌子要非常特制,中间开一洞,其大小恰好可穿进猴头,先绑住猴子的手和脚,再紧紧固定在桌底,将猴头伸出洞外,猴子头部的毛早就已经被剃干净了。

吃时主人手持银锤,敲破猴头骨,再用银刀撬开猴子的天灵盖,露出脑浆,客人各用银勺取吃,吃完为止。

要知道的是人类就是猴子变滴,如此生吃自己的先祖,岂不和吃人一个样么?

第二味奇品是在第二次撤席客人离座后才上的,重点是在馅中。

小二用漆盘捧着一碟碟小点心,用面粉制成,形如花卷,旁边放着一小碗蜜糖,这花卷的馅不是鸡肉、鸭肉、更不会是火腿肉,而是你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

他们居然用的是一只刚出世未到三天老鼠,既未长毛也未开眼,先将花卷蘸过蜜糖,然后慢慢咀嚼,据吃过的人说非常可口,如果有客人不敢尝试,就挥手叫小二拿走。如果食客不为意,当做包子劈开吃,立时看见蠕动的小乳鼠,不免感到肉麻。但如果粗心的拿起就吃,咬下去,发出“唧”的一声绝唱的话,更会吓得跳起来。

第三味奇品,更是不可思议,生蜈蚣,

但要是大个的,要每一条5寸长,上席时用一个红纸封套密封,每位轮到两条,封好了放在一个大瓮碟上,因为蜈蚣能咬伤人,所以由有特殊技能的堂倌捧进,并向客人说明是蜈蚣,请问你吃不吃。

如果要吃,小二即待客动手,取起封套,放在桌上,用手按下,使蜈蚣在封套内摆直,并摸其头尾,以熟练的手法按住头部,用手一扭,头即断开,再一扭尾节,这时封套已有一孔,用手轻轻一拉,蜈蚣肉即脱壳而出晶莹有如虾肉,去其头后奉客,尝过都说其味鲜美。

蜈蚣是百毒之王,毒死可不偿命。

《满汉全席》,虽然菜系有多种,做法也各异,然而有一条铁律是不变的,那就是必须先吃满族人的菜蔬,然后再吃汉人的菜蔬。

云支此时虽然是很饿了,但是每当想起《满汉全席》中的这三样极品就会不住地反胃恶心,实在没什么可吐的,干呕也行啊~但愿今天幸运一点,别踩狗屎运才好。

前面走的是一个婀娜多姿的礼仪小姐,中间是一个丰满的陆大小姐,最后一个就是骨感的我了,就这么三个人在不亮的灯光里走着,去赴一场云支在主空间里想都不敢想的见都没见过的豪门盛宴。

此时云支的手机响了,他拿一起一瞅是个陌生的号码,一般这种电话大多都是骂人的,什么卖广告的,卖发票的,甚至是卖神马要的都有。

当然,如果同样的号码长时间响两次,那我就必须要接了,我已经慢慢养成了接个电话都要看别人诚意的好习惯了。

这个电话果然是很争气地响了二次,说明有戏,咱接。

“喂~你好~”云支说。(申明我可不想听到10086。)

“你好,请问是森木的云支经理嘛?”(申明,对方已经把森木说得像神木了,很明显又是个卖广告的,还带着强烈的地方音。)

“噢,我是,不过我不是神木,我是森木的,谁问你是?”(申明,对方再说是卖广告的,本人就立刻让她在地球上彻底消尸。)

“呃,我是陈小沐。。。。。。。”(申明,咱心花怒放也,哈哈~又遇上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