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丁香花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488字
  • 2014-08-02 21:37:59

人生其实是一道选择题,至于如何选择,那要看你有没有好的领路人了。

by小许有法

摆在云支和陆冰雁眼前的三条路,其实它们一直是存在的,八年前当那个木哒哒的云支来中茂时就遇到过一模一样的选择,很多时候,事物是不能够只看其光鲜的表面的。那样做的话绝对坑不死才怪。

路因为走过,所以才知道。

最东面的一条路是上320国道的,路是好路,但离他们要走的方向是背道而驰的,再好的路,只要方向是错的,那就绝对走不得。

最西面路的路面更宽,而且上面铺的是厚厚的一层柏油和沥青,如果走这条路去中茂应该是既快速又方面的。

可是云支让陆冰雁走中间这条很是颠簸的土路,云支应该是念旧的人吧,而这时的大雁也好像很乖很听话,虽然少有不和他争吵全盘接受了云支正确意见的时候。

他们不算十分颠簸的坐在也不算贵当然也不算便宜的四环车,四个亮晶晶的环在阳光的反射下熠熠生辉,算是为他们俩装点些门面吧,路笔直向前沿伸的,再也没有叉路,应该一直开就能到。

到了集镇,就应该到家了吧。

是的,云支是应该把中茂当成家了的,或许把它当家时,他自己也从来没有意识到。

一切都是那么地潜移默化。

这时身处于异空间的云支就像一个远游千里而又一无所有的孩子,马上就要回家了。他现在应该是兴奋的,是高兴的,可是涌上心头却是无边无际的乡愁,说不尽的乡愁,倒不掉的乡愁。

而他旁边这位陆冰雁陆大小姐,哪有云支这种老人那种负担,那种境界呢!她依旧风驰电掣般地掌握着一切。听听歌的同时,不知道又从哪里掏出了一个泡泡糖,像个小太妹一样“吧嗒吧嗒”地吹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相克的关系,整个办公楼里就属云支和陆冰雁的关系最铁了(当然严重声明:咱们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淡如水的)。

云支的脾气也和他这运气一样,不上不下,不好不坏的,有时候当她的举止闹得实在太过分时,云支凤妞喷了:“你这样以后谁敢娶你啊~”

而她呢,总是“哼!!!”而且还哼得老长,最后还不忘补一句:

“本姑娘以后的聘礼是要用和谐号去装的,到时候砸死你。”

“本姑娘行情好着呢~”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冷战了,不过过不了几天,云支的恶梦又要开始了。

他从不与女人计较什么的。

不过有时想想年轻时真好啊,云支不叛逆的人的,可是叛逆一回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路本来就已经不长了,很快就进入了三林镇,这时候他得应该是到了提醒这个不可一世的小公主了:

“凤妞,开慢点,前面是学校!而且现在是午晚时前。”云支说完,凌薇一个紧急制动刹车,万幸的是四环车的刹车系统是一流的,才没有酿成“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惨剧。”

有过驾驶经验的朋友都知道,如果一个人倒在你的车前,那肯定是出了车祸了,当然跟着车祸来的会是没完没了的,数不清的人祸。

“撞伤不如撞死”,这句话表现出的是多么冷冰冰的社会现实啊。

“这就是个生命不值钱的伟大时代,生命有时候确实没有钱重要。”

见一个活生生的人倒在车前,云支是很着急,不过比更加他手足无措的却是陆大小姐,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她,在这半分钟之后就已经被得小脸煞白,握着方向盘的手分明是抖的。

“云支,怎么办?我撞人了!”她说这话时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女人天生缺少理性思维,遇到紧急情况时,通常就会心理崩溃,不管是平时多坚强的女人。

“别着急,别着急,我们下车看看再说。”云支比她镇定许多,男人通常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压场面的,当然潜台词他没有对她直说:

“要论老毛子的话说,这里明明是我的根据地,我的地盘我作主嘛。”

中国传统是个熟人的关系社会,现在也是如此,一旦两人有了私人关系,那真的是能反了天了,什么党纪国法,那通通会被扔到太平洋里去的。

被他们撞到的是一个穿校服的女孩子,约摸十五六岁的样子,她皮肤很白,脸更是惨白,没有一丝血色,从体形上看,她很瘦,更准备地形容应该是一付骨架支撑着她那件很是肥大的校服。

她身上没有流血,云支又看了看四环车,上面也没有任何撞痕,很显然,妹纸的倒下,跟他们没有一丝丝的关系。

“她,不是我们撞倒的,放心。”云支先试图稳定一下陆冰雁的情绪。

“噢,”陆大小姐嘟了一下嘴,不过没到半秒钟的工夫,她又哪根经搭劳了似的风起来:“喂,醒醒,你是不是想学电视上演的玩碰瓷啊,拿生命当赌注是很危险的。”

云支虽然平时最讨厌的是动不动就进行道德说教的一群混蛋,可是如果发生在美女身上,那又觉得陆大小姐说得十分有道理。

哥虽然是个传说,“英雄救美,”可是不个是个传说,如果要云支背陆冰雁,那他估计做不到猪八戒背媳妇那么惬意,目测人家是有点吨位的,她自己告诉我是249斤。

但对这个倒在地下一动不动的女孩,云支在心生怜悯的同时,又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当然救人是眼下最重要的,就算不是我们撞地她,他们也不能让见死不救。

中国人就是这样,出点屁事,人也会越围越多的。云支和陆冰雁的处境并不是很妙,不知从哪里围上来的人,说着听不太懂的方言,起初没几个人时,人们也只是小声议论,最多指指点点,然而人一多,平日胆子再小的人也会更打了鸡血一样。

旁观者兴奋着,狂欢着,明目璋胆地漫骂着,而云支和陆冰雁两个就被围在了这个可怜悯的圈圈之中。活像两只被圈养起来没有明天的小绵羊。

“我们先把她送医院,请你们让一下”,云支只能用标准的普遍话对着这群不明真相的群众霸道地单方面的阐明他的意见,当然主要还是后面这句狠话,总算是让这群人五人六的乌合之众让出了一条血路来:

“如果你们不给我们把路让开,今天这个学生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你们听好了,你们每一位都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这车可是装了全程卫星监控的,能记下你们每一张脸长什么样!”

说完,云支便弯下了腰,以熊抱的方式抱起了她,她的脸是那么的俏丽,可以说是一个标准的江南美人胚子,他能感觉出来她没有穿**,只是套了一件宽大的校服,胸只是微微有些隆起,像一首古诗里形容地那样:“小荷才露神马角。”

生命无常,鲜花早凋者云云。云支的耳边莫名地想起了《丁香花》。一种死亡的丁香花。

陆冰雁给云支打开了后座的车门,云支把昏倒的少女小心的放在了平放座椅上,其实他也不知道这种急救方式科不科学,也就属于“我认为是吧”的范畴。

中茂去不了了,午餐没着落。还得送一个不知道生死的女孩子去医院,云支与陆冰雁真的是犯了“乐极生悲”的人生第一大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