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调令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788字
  • 2014-07-31 20:03:24

你之所以不能称之为人才,只是因为没有用对地方而已。

by小许有法

云支因为是赶公司的班车来的,所以自然要成为森木集团的“迟到帝”了,不过嘛混久了也没什么,就像如果整天看到一只乌龟慢悠悠地爬过,你自己很自然也会习惯它的生活节奏。

到了大公司还有一点是必须的,就是要学会绅士式的敲门,不管里面的人在干什么?当然大白天的,里面的人也不可能真干出什么事来。

“笃!笃!笃!”云支轻轻地敲了三下行政处办公室的房门。

不过令他倍感失望的是,里面并没有任何回音?接下来的几秒钟无疑是巨漫长的,他像一个白吃一样站在空荡荡的二楼走道上,无所事从。

在主空间中,五年时间中,云支只来过舒付佳的门口不到五次,云支并不属于行政人员,所以这个地方他也根本不配久留。

这时才意识到一个关键问题,那个鬼计多端的青头是不是在和他开玩笑?云支也不问一下舒付佳小姐找他干嘛,他就傻乎乎地跑上来了?完了完了,这回是上也不行,退回去更加会被他们嘲笑到人仰马翻为止。

男人往往喜欢维护的是一些可笑的面子。

美女往往能给人以无比强大的前进动力,于是云支心一横,死就死了,不过他伸出手准备再次敲这破门时,门这时居然被从里面打开了,当然同时伸出来的还有一个圆圆胖胖的脑袋。

“哇,你来了?大领导就是不一样,居然让我们两个美女好等。”说话的人居然又是羊毛头陆冰雁大小姐,她是一个老是抢别人话语权的女人,也是老爱当面挖苦人,不过嘛她行事虽然有些霸道,但是为人也很仗义,整个公司也就她吃得最开。

“噢,我来都是坐公司的班车来的,所以来得有些晚了。”云支连忙向“小姑娘”解释道,在她面前他最不习惯的就是会不由自主地紧张,出汗。

“噢,没关系,坐吧”。舒付佳轻声回道,同时她的脸蛋上还着然一丝地微笑。

他们一男两女,三个人其实都穿着的是白色T恤,然而这三件衣服在不同的三个人身上穿出的品味和气质是绝对不同的。

“小姑娘”本身就是喜欢白色,白色代表着是纯洁,高贵和高尚。

云支嘛,只是随身抓起衣柜里的衣服,用鼻子闻一下,只有没有严重的汗味就是用洗衣机衣过的,表能套着来上班。

至于,陆大小姐嘛,云支就不知道了。真的不知道,也不研究。当然她这性格也不会在乎云支多看她几眼的。

公司里的空调往往是不打白不打的,不过顺着空调风带过来的那是“小姑娘”身上肌肤的香气,那才叫真正的泌人心脾,要人老命呢。

“好了,这是办公室,好了,这是办公楼,好了,这是我们的行政主管,她要是发现你小子这么猥琐,她肯定用“佛山无影脚”把你小子踢飞到火星上去。”云支想着,接着又不断地提醒自己:“正经点!正经点!”

当然这个干净的“小姑娘”是绝对不会有像云支这种五岳散人一样千奇百怪的想法的,每个进森木集团的员工都必须先进她老人家这里的法眼过个大目才行。

“云支,根据你的档案显示,你在中茂公司工作过五年是吧?”小姑娘问道。

“是的,我进森木前,一直在中茂工作,中茂倒闭了我才到这里来的。”云支回答道,她问得平淡无奇,他回答得同样平淡无奇,云支是个把工作分得相当开的人。

“那好,朱总最近又买下了中茂,小川总经理想从这里调两个人去那里做管理,于是我就找到了你和小雁,问问你们愿不愿意去。”她说。

“我一个人,无所谓。去哪里都一样”云支回答道。

倒是陆冰雁这个在市里长大的孩纸,有些犹豫地说道:“让我想想!”

“好,那我回家收拾一下,什么时候去中茂,你打我一下电话。”云支起身准备回去。

“好的,再联系,下次来时,不用再敲门了。”小姑娘说道。

云支只能呵呵几声苦笑。

见云支这么快就要走,舒付佳小姐不加思索地问了一句:

“诶,云支,你比前几天报道时聪明多了,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

“呵,有好师傅领进门,徒弟我当然会出山了。全靠小姐裁培~~~”云支装作很镇定地样子糊弄道。

“好吧,好吧”舒付佳眨巴眨巴,她两只迷人的大眼睛回道。

很多事情也许就是这么简单,

在森木,上面的全是动不了的老丧尸,剩下他们这些中层要跑死了。一个人的一生其实是没有几个五年的。说起中茂,云支不禁思绪万千。人的情感其实是自然中来的。虽然说森木集团各种条件和待遇福利都比中茂好很多,但是每每在深睡过去的梦中,他总是会回到那片熟悉的土地上,回到那些熟悉的面孔身边。

故人总会和他打着招呼,有说有笑的,老钱依然会叼着他那标志性的香烟,一边工作一边吐出十分圆圆地烟圈。他还很喜欢喝酒,却从来不会误事。

七八年前,云支还应该被归为“毛头小伙子”的一类,虽然没有“大姑娘”那样抢手,但也能得到很多照顾,可是只有今天看着《致我们已逝去的青春》发呆的份了。是啊,在笑看风云过后,所有人的青春和所有人的梦想是那么容易就会没了的。

由于身处神奇国度大改革后的三十年,他们这代人,不用再为生计发愁了,随便找份工作就很容易养活自己,可是说到底他们比他们的父辈改变了多少,恐怕谁也不知道。

都说时代是在前进的,

都说神奇国度是在前进的。

然而越来越觉得,云支迈出去的步子却是越来越往后退了。

人越老,胆子也就越发小了。

又是一个无聊的工作日,他照例回到了空空如也的家,家里除了云支的大黄狗是有生命的外,其他都是一堆子死物。

有电脑怎么样,有**微人言这么社交工具又能怎么样?隔着屏幕的亲情是冷冰冰,冰冰冷的。年轻时或许还可以打打游戏,给自己在心灵上编织出一个虚拟的世界,人可以拿把大刀去那里乱砍乱杀一通,消磨完自己的兽性同时,也得到了放松。

现在呢?云支承认他老了,就像他们80后的一代一样地“早暮”了,暮气沉沉的情况下,唯一还有一点人生价值的就是把自己变成一个不按世事的“吃货”

其实成为一个快乐的吃货也许并没有什么不好,举国皆醉去时,唯一留下来的一个清醒人才是最最痛苦的。神奇国度其实是酒的天堂,不管是武林豪侠还是达官显贵皆是无酒肉者不欢。甚至是诗仙李白兄弟都是要靠酒的威力才能写出千古传世的佳句。

酒有时候的确能把人送上天堂。

现在社交场上,不会唱点酒那你绝对会是被OUT的。不过对主空间中的云支来说,OUT了也没多大的关系,再多的美酒与美食,也只不过是图个乐而已。

君子之交淡如水,当所有铅华皆洗尽后,能守着一个爱人才是最幸福快乐的,陈小沐直播,云支每次都会陪到她下线为止,并很有礼貌地说一声:“晚安,早点休息~”

今天也一样,所不同的则是云支的心情,也不知道今天他的心情到底是怎么了?老是觉得十分郁闷,像是真有块大石头在心口堵着似的,无法排挤。

于是,他这时候想起了酒,虽然平时保持着滴酒不沾的习惯,同事们因此老嘲笑云支是为了“攒钱娶媳妇。”一次去超市时还是买了一瓶伏特加收藏着。这时候他从书柜上取下了这瓶落满灰尘的白兰地,拧开瓶盖后,在玻璃杯中倒了一点点,算是尝尝鲜吧,说实话,云支是真的没喝过伏特加这种北极熊式的烈酒。

伏特加造就了刚烈无畏的俄罗斯民族,而云支从小就比较懦弱和胆怯,天生相克的两个对象相遇的后果是,他在无比艰难之中便把伏特加干掉了。把伏特加干掉的后果就是浑身一阵巨烈烧灼过后的天炫地转袭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