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一如往日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273字
  • 2014-07-30 21:30:04

云支原来的耗子走后,他看着桌子上的一达大洋,尤其是那枚非常闪耀的一元钱的钢镚,发呆了很久,云支也不知道想的是什么,以精明著称的他时候居然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他信平时能喝酒的自已是清醒的,至少他为自己的意识是清醒的,其实一个人在一问空空如也的公寓里清不清醒也是无所谓的。

他人大概是平时不拜佛的缘故,好运气总是和他绝缘的,在次空间得到了这么一个宝贝

,当然是会做梦都会把它抱着睡的。云支多想再超级时间和空间再回到主空间里的2099年,抱着他的舒付佳,一起再那么甜蜜的飞一次啊。

他重新关闭了房间里所有的灯光,当包裹着它的餐布被打开时,此时越光宝盒发出的是诱人的淡蓝色的光。难道这个盒子灯光颜色还会变化不成?

在疑惑之余,云支又细看了看越光宝盒原来是由北斗七星阵组成的,不过最后的一颗星是缺损的,那缺少的第七颗星,很是明显的,这个应该存放第七个铜钱的位置,比其他六个孔都略显得大了一些,怎么看都像,于是云支把手中的正在把玩着的钢镚儿,

“难道?”我试想着,便把钢镚放进了第七个孔中。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对啊,北斗七星聚齐后会什么呢?”

正在云支思索之际,下来宝盒发生的动静的确很大,越光宝盒上所有的印着六十四卦象的小玉片都在快速移动,发出奇怪的“私私”声,它们正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牵引回它们的起始位置。这种情况大约持续了足足三分钟之久,当小玉片的行动渐渐慢下来时,也代表着易经的正式归位。

不久房子里就陷入了黑暗和死寂。

云支想站起来开灯,可是这里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了一阵清香,他觉得它好熟悉,只是在闻到它之后,只是意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渐渐模糊起来了。再之后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云支又是被青头的死手机吵醒的。

很显然,不肖多说,又森木集团公司的标准问候语是:“你死了没有?”

可是今天,他已经无力再回击他了,因为自己的肚子此时已经在咕咕乱叫了,头超晕,想这多半是因为血糖太低的原因吧?

不过当云支转头看向房间的大门时,顿时从美梦中惊醒了,房门0居然是敞开着的?昏昏沉沉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想看看房间里少了些什么?

次空间中的云支可比主空间的里的他有钱得多,窝虽然只有他这只北极熊一个人住,他就算不算神马有钱人,但是电脑,电视,平板,苹果手鸡是备得齐。

云支用超人眼交的粗略地把房间扫过一遍后,发现房间里的大件都没少,只是越光宝盒盒不见了踪影,这回他真的有些急了。他的里面外面都着急上了。

人有三急,此时他的两急都来了。

于是云支连忙跑向马桶间,打开门的一瞬间,却发现有个大胖纸痴痴呆呆地坐在的他的马桶上。

云支大喝一声:“喂!”

他没反应。

云支大喝二声:“喂!”

大胖子立马迈开他邪恶的大象腿,把可怜的楼板震地“咚咚咚咚”直响,在半分钟内这货移出了本人的视野。当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胖纸,回到他那不知道哪里去的地方去的时候,云支再回过头来看那玻璃茶几时,越光宝盒居然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妥妥地躺在上面布艺沙发上了。

云支并不害怕那个200多斤的大胖纸,即使他真的是个小偷他也是不会害怕的,然而反越光宝盒才是最珍贵的。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这个与主空间相临的次空间,一时无法离开,那么便在这里好好地生活下去算了。不过以后在长达三个多月的日子里一切都过得平淡无奇。

云支呢,依然赶着他的公司接送车上下班,晚上就上网淘淘宝,到了点,就看看陈小沐的视频直播,和一般年轻人追求成功学不同,云支喜欢的是简单,越是简单的生活越好。

在另一片天空下生活的小沐子呢,大概也和他的生活差不多,每天开着她的小毛驴向她就职的公司狂奔,貌似她起得都比较晚的关系吧,晚上吧,除了偶尔她老板和同事能满足一下她那“吃货”的**外,其他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开视频直播。

我不知道如此萌哒哒的人气为神马会那么低,而且低得只剩下了两三百人,但朋友之间开心就好。。

**眼里出西施,

如果你真的喜欢上一个人(还不用说爱的程度),你是永远看不够她的。

名字是一个人的代号,同时也是一个人身份和权利的象征,云支的同事中有个姓朱名峰的,人称珠峰,也就是那个世界第一高山的珠穆朗玛峰的意思,也不知道他父母是怎么想的,其实也不用把取个有这么高度的名字吧?

比起朱峰的名字,那还有云支就职的公司更加的牛气也更加的大大有名,森木集团的老板也姓朱,是神奇国度的神马代表,记得朱峰来公司报道的第一天,还以为云支还以为朱峰中老朱的他亲戚呢?都忙不迭地给突然冒出来的家伙,端茶送水,挥手致意,弄得初出茅庐的朱峰当初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反正所有加入公司工作了两个月后才知道了真相,原来:

在森木,姓朱的全是大爷。

当然除了大爷外,基本上全是孙子和长工了,神奇国度的家族企业就这熊样,不管它发展的有多好,多强,能得到利益的都只是这帮八旗子弟,不是说到了次空间中就会变了。

外来的年轻的产业工人就像打仗的士兵一样,不停地跳糟,本地工人或已年老不支,或根本不屑于到这种又脏又累又毒的血汗工厂做事。

云支是在主空间的森木公司工作三年的老人了,一切好的坏的,他都历历在目,只是没法把这些血泪史罄竹难书而已。当然云支也知道并且十分清楚地明白,像自己这样一个没好爹的“作客”,基本上就是在这里混时间的。

次空间中的某一天,云支刚到公司,屁股还没坐稳,青头从那头朝他这边吼吼道:

“云支,小姑娘找你。”

我“噢”了一声,也没多想便上了楼。

他口中的小姑娘,就是HR舒付佳小姐,森木公司每个人都这么叫她,每个人都喜欢她,漂亮自不必多说的,还有性格好,人品好,神马好的。不过千般好,万般好之后,就会让人不得不产生距离感。

像这类的神仙妹妹,在主空间生活的云支一辈子只有仰幕的份的,最多偷偷看她一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