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空虚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759字
  • 2014-07-27 19:50:22

我们这个时代的爱情好像是一种感觉,两个人有感觉时就在一起,两个人没感觉了,便分开了,我们是在追求刺激么?不,我们在追求的恰恰是内心的那份宁静。

by小许有法

夏天到了,而且是盛夏到了,神奇国度江南省的夏天特别热的,每当这时那些很权威部门,又要站出来抛各种各样权威的说法了,又应该是五百年一遇或者五万年一遇的那种了,猴城市刚做过试验的,把一个鸡蛋放在地上,只用十分钟就能熟透成荷包蛋了。

向老天发几万个劳骚是根本没什么用的,谁叫云支命苦呢?不管是下鹅毛大雪,还是脚踏滚烫的铁板烧,都必须按时而且保质保量,满怀乐观的大无畏热情去破公司报道呢?

还好,这天云支是从公司回到家里来的,短短十分钟不到一公里的步程,他却像是刚刚穿越了狂野的撤哈拉沙漠一样的狼狈。

一回家,照例有大黄摇着尾巴等着他,那又深遂又可怜的目光中,分明是有在说:“主人,主人,我饿了,我饿了。。。”

云支点点头,大黄也点点头,他懂了,就再也木有理它了,直接上楼,到底大黄没有龙猫好,云支想不到的是,在这次生空间里也是一样地能热死人。

这一般这个时候,这间云支当成家大房子是绝对空荡荡的。打开房门,倒头就睡,当然,前提是我应该没忘了开空调。

世界上最可恶的事,你知道是什么么?

“扰人清梦!”

睡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美女同,其实,死亡和睡觉本质都是一样的,之所以不同只是因为睡觉的人还是被唤醒,继续在这人间受苦。

云支睡了没多久便被大嗓门的手机玲声吵醒的。他揉了揉明显没有睡醒的眼睛,毫不犹豫地掐死了这个还在拼命反抗的电话。接着把它扔得老远,蒙上枕头准备倒头接着睡。

不过没过半分钟,准备的说是28秒钟,

破手机又不争气地响了~~~~~

一个分钟响完了,又是一分钟。

上一个响完了,又是下一个电话。

终于过了十分未接电话后,云支终于也被对方的诚心所感动,一个猛子跃身而已,捡起地板上已经被我摔了N次的诺记手机,看也不看一眼屏幕,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有气无力地蹦出一个字:

“喂!”这是个拉长了音,很长很长。

“你没死啊~”对方那边显明是个清醒的状态。

“你才挂了呢”云支厉声反驳道,青头就是舒付佳派给他在销售科的顶头上司。因为他本人姓周,名字里有个青字,而且是个当领导的,所以人称:“青头,”至于是青头鸟,青头鬼,还是青头神马,那云支这个小小下属就不用管了。不过居然咒他死,领导也不放在眼里!哼~~哼~~~~

“你不是有支付宝么?”青头问。

“我有!怎么,我上个月不是帮你充了150元话费了么?”我说。

“有就好,怎么再帮老哥哥一回?”那边的声音显得有些异样和**。

“行,咱是谁跟谁啊?”云支问道,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你要充什么?”

“玩币”。他说。

“游戏币?你玩游戏了么?”云支反问道。。

“不是。”他很正经地否认道,但云支已经从听简的背景音中分明听到了一个女人的狮子般的吼声。

“好吧,那你要充多少?”云支道。

“1314520”青头道。

“那么多?”云支明显被这组数字吓了一大跳。“老大,自弟兄穷,没你那样的老板派头。”

“才200块钱,”

“好叭~”

主播?这个词听起来很熟很熟的样子。是不是让人想起电视台那些专业的,那些瘦得只剩下排骨并且在一旁非要装出一付僵硬堆笑表情的女妖怪们。

话说自从有了网络,云支以前用的还是手机网络时,就已经大部分告别电视和电视综艺节目了,更何况最近几年神棍剧满天飞,更是一见到那条蠢“龙”飞过,就能想砸电视机的冲动。

虚灵和异世界的云支合体已经差不多有两个多月了,总体上觉得这里和主空间差别并不是太太。

一样地累死累活地辛苦地干活讨饭吃。想到这里,云支不禁长叹了一声,却忘了手机现在还在通话状态,在公司,最大的福利就是有了这个森木专用的虚拟网络。

3大洋包300分钟,比吃什么都要便宜,有重要公事当要是好的,但对于他这种森木集团小瘪三级的人物来说,接通电话后,说话的多数是另一个小瘪三。鲜有像舒付佳和陆冰雁大美女会来光顾我他电话,虽然处以小桥流水的森木集团公司的美女是到处一抓一大把。

物以类聚,人是以群来分的。

群者大圈也,君若不属在此大圈中,那肯定不会给你一个发言的平台和机会的。

“喂,你搞定了没有?”那边的青头性子本来就急,现在是更加猴急了。

“喂,你要搞灵清点,你还没告诉我网站呢?我怎么给你充去?”云支激烈地反驳道,这就是金牛座人的性格,把金牛座的人惹毛了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同样“二”死他。

咱神奇国度的人的命运其实就三大场:学场,职场和退场。

云支和青头共事多天了,他当然知道他的性格,听到云支有些不耐烦了,便也放低了一些声调,他先把网站地址报给了云支,然后便有意恭维道:“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你是电脑高手,帮个小忙啦~”

云支不知道人是不是天生犯贱,还是本就应该能者多劳,在公司处理矛盾时,他偶尔凶一下,对方肯定会趴得服服帖帖的,相反越是老实的人,在公司越是受欺负。这世道已经弄得,天生的傻子也不能老实的地步了。

“精神上的饥饿远比肉体上的饥饿更加让人痛不欲生。”

这句话这得出,是源于一个叫青青的女人,她给了云支长达四年的情感低谷期,可以说,她把原来那个纯真大度的大男孩子,变成了一个像鲁迅先生一样的逆评者。

若你在生命中能有千万分之一的机会认识一个惺惺相惜者。那么你们的这一辈子,

男同可以做一辈子好兄弟,

男女便可以做一辈子好朋友,好夫妻。

算了,对于一个“晔”字者读错的人来说,我对这个兄弟还有啥高标准严要求之类的杠杠可谈呢。

不过青头,说的也不错,云支的确是一个喜欢研究的人,而且什么都是在无师自通的情况下学会的,在没有青青的日子里,云支就更加把时间花在了写作和自学维修上了。

电风扇坏了,只要是叶片还能转,马达糊味,几根线一接就肯定能用。

电脑,通常是插入主板诊断卡看数值代码,再判断问题,就算是全部换有问题的硬件也比外面叫js修的便宜很多。

手机,家里五口人所用的旧手机基本上就是能推成小山的地步了。居然能涉及到十几个大品牌。反正没用了,云支再怎么拆了没有人说什么的。维修最方便的是安卓,拆开来,基本电路板都一个熊样。他估摸着以后是不是去华强北开个山寨电子公司神马的。

在次空间里的几乎所有身边接触过云支的人同时惊讶的发现,原来那个很木纳的他在去森木公司,遇到了舒付佳美女后便变得聪明了几百倍,也勤奋了几百倍。

每当有人偷偷地问云支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云支也会很神秘地告诉他们一句:

“唏~这是女神的力量,一般人可别传出去啊~”

言下之意,谁也明白,这个熊小子是:

恋爱了呗,或者说在暗恋之中。

当云支打开他发来的网址时,才晓得,欲充钱者,先得下软件。不过装在微软的系统上装个应用软件,是根本不用睁眼就能搞定的事。

我双击了一下鼠标左键,打开软件时,才发现,这个软件,云支在主空间里是有过注册的,他也算是个网络名人,注册的大网站也不下五十个,但用户名和密码其实就两三个固定格式。

云支只试试了第一个就顺利登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