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睡美人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322字
  • 2014-07-24 10:05:47

好朋友的前提是好人,朋友之间如果袒诚都做不到,那便也不能称之为朋友,我天生就不完美,便也从来不苛求完美。

by小许有法

有女人的日子,那个男人就苦了,基本上有空就得陪着她:“逛~吃~逛~吃~逛~吃~”当然云支也很愿意陪着舒付佳“逛~吃~逛~吃~逛~吃~”的。

前世谁让他喜欢她了呢?

他想了这个女人一辈子,

也写了这个女人一辈子。

鸡肋的人生是很无奈的。

没办法,

现实社会很现实,

所以没办法。

这辈子,谁让他爱上这个女人了呢?

可是“逛~吃~逛~吃~逛~吃~”之后,还得回去写孤灯下赶三篇新闻评论,还好和幸好的是,写新闻评论那是云支的专长,基本上都可以做到一气呵成。

“诶,我的supperman,今夜,我想飞~行么?”舒付佳觉得“逛~吃~逛~吃~逛~吃~”地无聊了,于是要求道。

“行啊~姑娘~走吧~”云支紧紧地跑起了她的姑娘然后,他们飞了。

云支飞得不得,大概也就1000米的样子,下面是万家灯火,上面是宁静安详的星空和一轮大大的明月。

3个小时过后。。。

“好看么?姑娘。”云支问道。

“嗯~我们回家吧~”舒付佳说道。

“好的,我送你回去~”云支回道。

“不,今夜,我想去你那里可以么?”舒付佳要求道。

“嗯?我那里有什么要去的?”云支反问道。

“就是去看看,我不怕大灰狼吃了小红帽的。”舒付佳笑着说道。

“切,我是那样随便的人么?”云支一本正经地回道。

“那谁知道?”舒付佳又“呵呵”地补了一句。

云支的房间确实没什么看头,一张双人睡具,一张便宜布艺沙发,还有就是电脑桌上的一台可以联网的电脑。

房间里有点乱,茶几上落了点灰,卫生间里还时不时飘出点臭臭的味道来。

单身的,没有女人的男人的房间里基本就都这副德行了,云支从不抽烟,也没有喝酒的习惯,所以房间里是没有烟味和酒味的,只是工作忙,陈设又少,所以也没有必要经常性收拾。

云支很抱歉地对舒付佳道:“不好意思,房间有点乱。”

“没事,我早想到了,你这里离猪窝还好了些,那我帮你收拾吧~”舒付佳说道。

“那谢谢你了。”云支还是实在不好意思麻烦人家。

“没事。”舒付佳说完便开动自己的小马力行动起来了。

云支打开孤灯,戴上码写专用的防辐射眼镜,接着打开电脑,打开新文档,开始写字,这个动作他坚持了好几十年了。

“想一个人,写一本书。”

幸好,今生,他的佳人就在身边。

这只是无关痛痒的三篇新闻短评,是陆冰雁小伙伴交给云支的死任务,明天要交稿,大概3000字左右。

写作和写评论,若只是一项爱好,那其乐无穷,但是如果变成一项谋生的差事,那绝对的枯燥与乏味。

写到一半时,云支觉得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停下来休息一下。

此时一阵清新怡人的微风吹来,云支转过头去看时,发现清新怡人的舒付佳姑娘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她穿的是云支的衣服。

“不好意思,出了一身汗,借你的地盘洗了个澡。”姑娘说道。

“没事,没关系。我累了休息一下。”云支喃喃道,其实无论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云支都并不喜欢写字。

他只是在写他的孤独和对姑娘的思念,这种思念是一辈子的。

“啊~你怎么还用这个系统?快一百年了。”舒付佳走过来看到云支的“蓝天白云”系统,那是真的好一通惊讶之情。

“我这个人呢,喜欢念旧,我还把前世的云盘资料拷过来了。”云支缓缓地说道。

“啊~有没有我的照片啊~”舒付佳十分兴奋地问道。

“没有,前世的你比较沉默,也比较够比,有羊毛头陆冰雁的几张,有陈小沐的很多直播视频和截图,更多的是儿童不宜的照片,就是没有你的。”云支说道。

“那,你可以那我那个前世要啊~”舒付佳说道。

“就鼓足勇气要过一次,姑娘不给也就算了。以后很识相了。”云支落没而又黯然地解释道。

“那我来欣赏一下,你的云盘吧,放心,本姑娘我已经早就不是儿童了。”舒付佳夺过了云支右手的鼠标,赏心悦目地赏心悦目起来。

这一天是这么结束的:

舒付佳姑娘呈“大”字型仰面躺着霸占了云支的双人睡具,在柔和地灯光下,她俊俏的脸和微微起伏的稣胸显得格外好看。

“晚安,姑娘,”云支不动身色地呆呆地看了姑娘很久,然后关上灯,自己很命苦地躺到了隔壁的破沙发上沉沉睡去。

睡沙发的感觉可不好,第二天云支在一阵剧烈的腰酸背痛中醒来的,他试着下了地,轻轻地走到隔壁,可是此时睡具上已经空空如也了。

云支一下子感到莫名地慌张袭上心头,还好门开了,舒付佳进来拿着早点进来了。

“怎么了?”舒付佳很好奇地问。

“没什么,我只是怕姑娘你跑了。”云支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呵呵,傻瓜~”

天堂市,帝国大厦双子楼楼顶,此处距离地面有550米。

对面并排着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云支,另一个是杀人如麻地龙族战神阿瑞斯,也就是云支的本体和邪灵。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明白么?阿瑞斯,不能再这么随便杀人了。”善灵对邪灵说道。

“可是,我恨,我仇恨这个世界,仇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阿瑞斯道。

“恨何用?就算你真的杀光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又何用?”说完善灵举着了“血饮狂刀”便向阿瑞斯砍杀过去。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在这场自己对自己的战斗中,阿瑞斯也是始终打不过化身成为超人的善灵。

最后,超人越战越勇,而身负重伤的阿瑞斯只能选择逃循,云支没有追,因为他知道,他想去后去见谁。

钱塘电视台,舒付佳姑娘正在悠闲地写着文案,同时小嘴巴里还磨讥着几句小调。

此时,一个样子十分丑陋的一坨黑影从天而降,无声无息地站在了她的面前。

她十分和蔼可亲地向阿瑞斯微笑了一下,一如当年初见那般。

阿瑞斯也一如当年初见那般无助地望了姑娘一眼,然后,无助而又心甘情愿地消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