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国家福利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193字
  • 2014-07-12 10:44:21

国民待遇就是全体国民的福利,一个强盛的国家不能没有一点儿国民待遇,但国民福利也不能太重,任何国家也养不起懒汉的。

by小许有法

云支接到小云的昭书后便立马动身了,毕竟他不是自己的先祖,那个可以放下天下百姓安危不管,可以专门在野山中洗耳的许由君。

法家并不是隐士,而是谋士,谋士者如管仲和孔明皆喜欢出世与治世的。

不管,有法者能够给这个百废待新并且已经逐渐强盛起来的人族新罗国作出多大物贡献,但是至少努力过了,便也会心安与理得了。

任何事,只要尽了全力,便不会再有后悔与遗憾了。

这一天,云支比陈小沐醒得要早些,他依然很习惯性地接着她的腰,看着她清秀地面庞,又习惯性地说了句:

“早安~”

陈小沐自然是听得到的,她也很自然地轻轻回道:“早安~”

“今天,我们又要走了~”云支叹道。

“嗯,我跟你一起走。”陈小沐回道。

“谢谢你。。。”

窗明几净的活动板房的墙上挂着一件很名贵的白雪貂皮大衣,这是小律儿驾驶着闲不住的龙猫机甲在过去的两三个月中去冰天雪地中一只一只打回来的。

白雪貂的肉自然是孝敬他的李逹大叔下酒了,而从白雪貂身上披下来的皮呢,就通过李逹老母亲那双苍老枯槁的双手,一张张地慢慢地拼接了起来,最后才制成了挂在墙上的这件名贵的真皮大衣。

云支本身并不怕冷,他只是十分怕热,神奇国度30度时他就已经很受不了了。究原因还是因为他出生得到那场脑瘫,高温把幼小的他身上很多神经系统都损坏掉了。

女人身体多数都是比较柔弱的,所以这件毛茸茸的真皮大衣很自然地归了这个家的女主人。

爱人不是**,**只是为了满足男人那点原始而冲动的**,而爱人更多的是:

志同道合,心心相惜和他互谅互助。

云支和李逹一行又一次登上了龙猫机甲,但是对于生活了两三个月的这座窗明几净,温暖并且可以说是无比温馨的移动板房,他们在临离开时并没有拆掉。

而是留给了北秦城,

让后来的犯官也有一个温暖的庇护所。

“前人重树,后人乘凉,”

前人总是要为后人留下些什么东西的,以便以后人铭记与感恩。

新罗国,新罗城,

一具已经发黑发臭,高度腐败的尸体被无情地遗弃在中心广场草坪的路边上。

谁也认不出他的容貌了,但是谁都知道他就是曾经新罗国的首席记者,那个无冕之王,高飞。

云支并不知道高飞最后死在哪里,经张庭玉和刑部主事带领最终来到了这具没人敢认领的弃尸身边。

“李逹,你去买副上好的棺材,然后把他好好安葬了吧?”云支嘱咐道。

“是,”黑胖子李逹回道。

“我不杀伯约,伯约却因我而死。”云支说的是姜约的事,的确,他对高飞的惨死是十分内疚的。

他并没有犯错,只是得罪了权贵,但得罪权贵便足矣给他招来杀身之祸了。

“大人,这钟人出事是迟早的事,您不必过去自责。”张庭玉奉迎道。

“好吧,好吧~”云支点点头。

和平时代不需要英雄,只需要狗雄而己,这无论在哪里都一样。

英雄者更突出的是个人以及个人利益,

而狗雄者更突出的是国家和个人对国家的忠诚。

不肖说的是,狗雄者也绝非狗熊可比的。

这也许正是很多生不逢时,怀才不遇并且英雄无用武之地的英雄们共同的悲哀和宿命吧。

“三个行,必有我师”,这传说是神奇国度的孔家那个老二说的,当然,

说是说了,做却是另外一回事,

此时,云支,张庭玉和刑部主事三个人,一起行走在繁华的中央广场的中心商业街上。

此时中心商业街也是十分地繁华,标准的双向八车道上来往穿梭的是大多是龙三角特色的太阳能电动车。

这是一种小型家用两厢车,有两个型号:青春版的只有两个座位,非常适合情侣和快速出租车。当然还有一款是家庭和公务加长版的,可以坐得下3~10口人。甚至也可以在里面开小型的公务公议。

中央商业街上,美女同样也很多,这里云集了整个新罗国最年轻,最时尚也是最靓丽的美女,她们都很漂亮,同时打扮也十分地得体。

“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自知荣辱。”云支说道。

“大人,这句话是孔圣人说的么?怎么没听说过?”刑部主事问道。

“不,是春秋第一名相管仲说的。”张庭玉纠正道。

“是啊,可惜,神奇国度只记往有孔二,而不知有管仲,重儒而轻法的后果便。。。。”云支说到这里又不想说下去了。

但谁都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国家都不是乌托邦,新罗国也不是,繁华地大城市背后永远隐藏着无尽的黑暗。

适者生存,智者为王,

虽然云支很避世,本能地因为天生长得丑而本能地回避任何人多的地方,然而,

又是然而,

人都在于习惯,智者善变,同样也能很快习惯任何一种善变的环境。

正在三个老男人有说有笑地前面走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年轻姑娘气喘吁吁地叫声,只听她冲着三个老男人说了二个字:

“老许~”

听到有人莫名地叫自己,云支也自然而来地停下了,然后转过身来等那个姑娘。

姑娘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然后冲着三个大腹便便的老男人问了一句:“叻,你们哪个是老许,我找老许有事~”

“我说,你这小丫头,太奇怪了吧,你都不认识许公,还来找他?”刑部主事用审犯人的口气反问道。

“我有事嘛,我是真的有事。”陌生新罗姑娘急得都快跺脚了。

“好吧,我就是你要找的人,一个长得最磋,但是喜欢帮助人的老家伙。姑娘你有事尽管说吧~”云支回道。

此时云支主管的是新罗国的总务,还兼管新罗国国家福利。

能者多劳,

当然能者也愿意多劳些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