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杀无赦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073字
  • 2014-07-09 21:13:23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故一切只能一贯断于法治。不管是儒者,侠者,敢越法杀人,皆杀而无赦之。

by小许有法

杀一个人总是容易的,不管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杀一个人总是相当容易的。

而,反之,救一个人,不管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救一个人总是相当不容易的,不管什么时候。

大狼的兄弟二狼,斩杀和门庆的整个过程被市防系统的联网监控摄像头一五十一地拍了下来。

此时新罗国的科技水平,已经和外面人族世界里的科技水平同步了,尽管新罗国自制出来的中央处理器,仍然只相当于386的制程水平,而且量还相当之少,但不管怎么说,新罗国从此进入了新的一代时代:

信息和大数据时代。

新罗国的严法本身就意味着杀人后的二狼很难找到合适的藏身之地,再加之信息化联网系统,他是无论找到哪里都会有人紧盯不放。

更不肖说,他杀的不是别人而是首辅和珅的独生子,那些冷血无情的国家机器们就更不会放过他了。

侠之者,好冲动,侠之者亦好自以为是。

冲动之人便易做傻事,冲动之人便很容易出事。

云支知道他清白后,便当庭便释放了他,可以说云支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

就算是那个已经换了脸的和门庆,在二狼把刀架在他的脖颈之上时,也在其生命的最后苦苦哀求于他,让二狼再放过他一次,可是他还是把刀砍了下去。

放过他人,

便是放过自己。

别真以为“王子犯法便真的能与草民同罪再同治同处。”那只是理论上的,而且这个假大空的理论永远没有实现的机会。

如果,当初,云支真的判了和门庆死刑,并且依法执行了,那么云支和他的全家人,三天后便会毫无悬念地横尸街头,而且根本没人敢给他们三人收尸。

可惜,二狼明白这一切时,都已经晚了,和门庆已经死了,世界上没有任何地方能卖后悔药的。

当刑部的差官配合街面5名年轻力壮的巡警一起围上来时,二狼已经被惊恐和饥饿,折磨地连自己的刀也拿不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就算是不想束手就擒,也只能束手就擒了。

“老兄,你机警些,请问我们该如何处置这名人犯呢?”刑部主事特意跑来问云支道。

云支停下手中的笔,顿了顿,接着又想了想说道:“把他交给和大人吧,我们这回谁也别管,谁也救不了他了,至于首辅大人怎么处置,要杀还是要剐了他,我们也就装不知道也就是了。”

“好,妙啊~果然是我们新罗国的小诸葛啊~”刑部主事赞同道,这个人不但心狠手辣,而且拍马屁的功夫也是一流和上层的。

“诸葛亮谈不上,只是我前半年清苦惯了,比常人多懂得了些避祸之法而已。”云支谦逊地回道。

付出得很多,得到地很少,

所以云支才格外地珍惜,

不管是陈小沐,还是舒付佳,

不管是友人,还是相守一生的爱人,

云支都格外的珍惜。

刑部主事回去后,立即给二狼换了间上好的房间,同时对他的严刑铐打也停了,菜蔬是上好的,衣服也是干净的。

当然,这不是向来薄情寡恩的刑部主事突然之间良心发现了,实际上,一个人成年后的性格是改不了的。

这一切都是云支对待新罗国死刑犯的做法,他把他的这套人性化做法教给了这个向来薄情寡恩,小肚鸡肠的刑部主事。

鬼,世上是没有的,

阴间,这个世界上也是没有的,

这现代人族的人都知道,

但是,人呐,在为人处事之中还是需要积些阴德,不求任何回报,只是求心安,内心的安宁与平静。

所有人都清楚,杀了和门庆的二狼是死定了,和珅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这个杀死自己儿子的杀手的。

尽管和门庆很不堪,他坏事做尽,

但是他怎么说也是和珅之子,

现在留下来的唯一一个问题只是大狼的兄弟二狼是怎么个死法而己。

案件卷宗在第二天由刑部主事报到了和府,在第五天的时候又落回到了吏部大堂的正堂上。

“大人,看来首辅很任何您呐,看来大人的前途真的不可限量啊~”吴用拍到。

“哎,看来这回啊,这个二狼是不得好死了。”云支十分感慨道,他根本就没有把吴用的奉承话听进去。

说完,云支真间起身去了吏部大牢,此时的二狼在云支的关照之下反正显得白胖了些。

“你知道么?你死定了。”云支见到二狼说了第一句话。

“我不怕~”二狼昂起头,装出一付大义凛然的范儿来回道。

“那,你知道么?你对不起你的兄长,更对不起你早就已经死去的爹娘,想知道为什么嘛?”云支又十分黯然道。

“为什么?”二狼反问道。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就是我当初一句话没有问,而特别放过你的根本原因。”云支长叹道。

可惜的是,二狼太叫真了,叫真的结局就是现在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接着一个四五十岁的样子十分丑陋的老女人被从外面带了进来,说来这个女人的身世也十分凄惨的,她在她如花的少女时期就被骗进了寂寞馆之中。

一晃三十多年,在被炸干了最后一滴剩余价值后,被寂寞馆的当家人赶了出来,此后便一直在街上流浪。

别人像一条死狗一样看她,寂寞馆是一碗青春饭,吃完了青春,饭也没得吃了。

“二狼,不管你喜不喜欢她,我只能给你三天的生命时间。记住了,只有三天。”云支说完,便走了。

帮得了,尽量帮一把。

三天后,还是那个刑场,主审官也依旧是李逹,云支也依旧称病不出。

午时三刻过后,大狼的兄弟二狼最后被判凌迟而死。

凌迟之刑是十分耗时的,期间二狼倒是一声也没吭过,很是英雄的样子,不过百姓们却纷纷把骂声指向了吏部主事云支。

就在一片骂声和指责声之中,一个人站了起来,他就是新罗国南方媒体系的首席大记者高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