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李逹审案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028字
  • 2014-07-06 21:54:19

新罗国,新罗城,吏部大堂上端坐着一位黑脸长毛的黑胖子,这个人就是人称黑旋风的李逹。

“这是你们的新任吏部推官,你们以后要听他的。记住了么?”云支站在公堂下对下面的差役们交代道。

“是,主事大人~”众差役回云支道。

接着,云支便自动退下了,他准备去忙自己的最主要工作选官与用官去了,相对来说同,这些怎么处理这些贪官污吏其实是并不怎么重要的一件事。

世界上,多痛打落水狗和落井下石之辈,然而落水之狗已经很可怜了,实在没有必要再给还在水中苦苦挣扎地落水狗,补上一计闷棍了。

以暴制暴,或者故意宣扬以暴制暴的暴民思维其实是很不值得提倡的。

见云支交代完交接工作后,便匆匆匆忙忙避开了,李逹此时在太师椅子上便有些坐不住了,于是他开口便问:

“诶,我说书生,你别走啊,你还没告诉我该怎么做呢?”

云支稍稍缓了一下脚步,回过头来指了指李逹身边的吴用,云支的意思是很明确:以后有任何问题指你身边这个人。

“噢~”黑胖子李逹点点头,转过他那只很友善的黑饼脸来说道:“噢,原来问你就可以了。”

“小人吴用听候推官大人差谴。”吴用很是胆怯地说道,虽然他在吏部供职多年,但是也是第一次看到向李逹这么可怖的黑脸。

“诶,我说,你这个‘差谴’是什么个意思啊?胖子我书读得少,宋江大哥又不在,麻烦你给我说道说道清楚。”李逹白话道。

“诶,大人啊,这‘差谴’啊,就是使唤的意思。”吴用很是不甘地解释道,同时他心里也在理汰云支怎么找了这么一个大老粗来审案?

“啊?使唤?你又不是丫头,我怎么敢使唤先生呢?”李逹听完了吴用大于“差谴”的意思大惊道。

“嗨,没有什么敢不敢的,主事大人让我们帮助你,我们一定尽力便是了。”师爷吴用无奈地答道,不过此时他对这个黑脸胖子倒有些好感了。

看李逹和吴用在台上一唱一歌的样子,台下站班的差役们,不免觉着今天这单调的日子里多了些喜感。

“那,吴先生,我接下来该怎么做呢?”李逹昂起他那颗黑头问一旁的吴用道。

“大人,应该先狠狠地敲一下惊堂之木,然后大人再大喝一声:将犯官给我押上来~”吴用俯下身,用他惯用的方式贴着李逹的耳朵不声传授道。

“好,”李逹听完吴用的话,如法炮制地先敲了一下面前的一块他认为是“木头”的物什,接着吼吼道:

“来人啊,将犯官给我押上来~”

“是,大人~”台下立即有两位差役站出班来应道,这两位年轻的差役原本想笑,可是望了望李逹那双如猛虎般锐利的眼神又立马收回了笑容。

一个穿着还算整洁,身体上也还算略胖的犯官立即被押了上来,自从把他们这些犯官从刑部黑牢押回吏部看管,这些人的待遇和营养便已经好太多了。

至少,有饱饭可以吃,同时有干净衣服可以穿,这个失去自由的人还能追求什么呢?

自由对自由人来说是极普通的,

但是自由对于失去自由的人来说却是最为珍惜,甚至可以说是无比奢侈的一件事。

这个犯官其实原本是首先要来感谢一下吏部主事云支的,可是一抬头便看到一个魁梧的黑脸胖子坐在公堂之上,双脚一软,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了地上。

“吴先生,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李逹又问吴用道。

“台下犯官,还不快快招来!”吴用小声说道。

“噢,对,台下的那个犯官,还不给我们快快招来!”李逹这句话带着明显地鹦鹉学舌,但从他的大嘴巴里说出来,声音却是无比的洪亮。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人招了,全招人,请大人开恩~”犯官主动求饶道。

在,刑部帮办林忠递上纸笔后,那个犯官果然仔仔细细并且一五一十地把自己所贪的钱财合盘托出,一笔也没敢落下。

接着,在这一天剩下的短短5个小时里,李逹又审结了8个案子。

每一次,这些人见了李逹的鬼样子便已经吓得腿软了,对于这些已经吓破胆的犯官来说,唯一结束这一痛苦经历的方式就是如实地一五一十地招供。

不肖说,云支是选对人了,他的吏部推官的位置上用的是最合适的人。而且李逹的办案效率远远比云支本人要高很多。

在国家管理中,任何工作都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任何一个个人的身上。

虽然说,能者可多劳,然而这么做唯一的后果就是把这个好人活活地累死。

下班后,云支和李逹是一起走的,因为李逹还有一个老母需要安置,暂时没地方落脚,所以云支干跪就把这对孤儿寡母接到了自己的家中。

人多热闹点,宅子太大,人少了还真的有点冷清了。

李逹此时已经四十有二了,可是在此之前仍然与宋江以及阮氏兄弟在聊城的街面上鬼混。

由于李逹为人耿直,生性又爱打抱不平,所以经常是以打手的身份出现的。

李逹的老母是真的老了,他此时最关心的还是李逹的终生大事和终身幸福。

这个男人,都必须找个合适的女人安个家,然后定下心来安安心心地过属于自己的小日子。

“姑娘,你先生得这么重的病,你怎么还愿意嫁给他呢?”李逹的母亲很是不解地问陈小沐道。

“呵呵,大妈,我其实什么也不图,就图他这个人好~”陈小沐微笑地回道,说完,陈小沐又把一筷鱼肉夹到了李逹的母亲的碗里。

“那我们不用等他们了?”李逹的母亲接过鱼肉,又问道。

“不过,大妈,云支说呀,他现在工作很忙,所以会晚些回来,让我们先吃。”陈小沐幸福地说道。

知道李逹爱吃酒,所以云支还特地准备了上好的阳河大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