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亲亲相隐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048字
  • 2014-07-04 11:18:21

为官者,其实学历是不重要的,文盲之人远比饱读诗书的博士更能胜任,因为他至少有一颗心系天下的红心。

by小许有法

犯官原本应该是个白白胖胖的胖子,和平年代,其实人长得小胖些是有福气的象征。

“这样,按照新罗国的法律规定,你的罪应该被判5年拘役,这我改不了,但你的家人流放的诛连之罪,我可以给你免了,你服不服啊?”云支叹了一口气问道。

“诶,我服了,我服了,谢谢主事大人。”犯官诺诺道。

“我说,你上有老,下有小的,既不愁吃,又不愁喝的,你就又何苦为之呢?”云支觉得他家人实在是很可怜,便也多问一句。

“下官,糊涂,下官,糊涂。”犯官自责道。

“林忠,你带他下去吧。”云支话止于此,然法律是国家之公法,就算是缺少了顶梁柱的犯官家庭生济有多难,那也是他咎由自取的。

诛连之罪,是赵氏王朝遗留下来的一项重罪,它的目的就是为了把官员和自己的亲属硬生生的捆挷在一起。

一人得官,鸡犬升天,

一人下狱,全家流放。

只有刑部或者吏部的主官才能灼情把强加于其家人头上的诛连之罪去除。

法律和立法程序是永远渧后的,在没有法律保障的情况下,只能靠执法者或者管理者的个人道德修养了。

而个人道德,通常是不可评亦不可量化的,所以很靠不住。

“大人,你仁慈了。”吴用赞道。

“哎,人活着谁都不容易,能帮一把便帮一把好了~”云支解释道。

云支是目送廋弱的犯官离开的,他将在两个吏部差役的押送下,去距新罗城1800多公里外的北秦城服役整整五年。

北秦城地处新罗国的北部边陲,是出了名的苦寒之地,由于实在无人居住,所以这里经常只用来作关押犯人之所。

人欲不可控,故教育也无用,故自作孽不可活,也只能不可活了。

实际上,新罗国的封建王法远比神奇国度的现代法律严酷很多,一旦成为因诛连而被流放的犯官子女,那么:

男的,世世代代为奴,女的,世世代代为鲳,世世代代永世不得翻身。

在云支之前,历代的新罗国吏部主事都没有心慈手软过,的确,面对陌生人,或者非自己家族的子女。

不管是新罗国还是文化本根本源的神奇国度,都只是一个冷冰冰并且毫无人性的态度:

“他家死人,关我家屁事?”

“他家”和“我家”是区分别人和自己的前提条件,但是如果是“本家”之人犯了案,吃了官司,就会千方百计,甚至万方千计地托关系,找门路地想办法包庇与掩盖其罪恶。

这就是,这种做法,就是“亲亲相隐”。

“亲亲相隐”的最直接的后果便是导致举国上下皆腐,久之,便会造成国破家亡,朝代的更替。

现在新罗国各个职权部门的上下班时间全部都是统一的,也就是神奇国度通行的朝九晚五制。

吏部大堂进门口左边的中央,摆着一只巨的在机械钟,它的尺寸远比大本钟还大上一圈。

看看时间已到了下午16:30分了,云支对诸位差役客气地说道:

“好了,大家今天辛苦了,时间也到了,大家去换一下衣服,然后各自回家吧~”

对待自己的下属客气些,也只有对待自己的下属客气了些,他们才会替你更卖命与出力。

云支的话刚说完,差役和林忠便很自觉地放下了自己的手中的家伙,默默地进入了后堂。反倒是云支没什么可换的。

他总是素面朝天,一件汗衫一条七分裤子,走到哪里都清爽,走到哪里都轻松自在。

人最重要的是大脑,不是衣服,脑子坏了,衣服穿得再光鲜也是没有一点用的。

见众人都走了,吴用鬼鬼祟祟地走到云支身边,帖着耳朵,轻声地说道:

“大人,和大人晚上在天上神间有个局,请你务必赏脸参加。”

“和大人?哪个和大人?”云支也小声地问道。

“是,首辅和珅和大人,大人。”吴用回道。

“噢,我晓得了。”云支回道。

新罗国的官级分十三级,从最小的城门官到最大的主政,而新罗国的首辅是和王爵平级的,地位仅次于新罗国的主政。

各部的主事,说白了也就只有三四品级,官大一级自然能压死人,对于首畏大人的密邀,云支还真的不敢不去,也不能不去。

人活着,都是混日子。

混日子最大的忌讳便是把关系搞僵。

新罗城,市中心,“天上神间”是寂寞馆中最大也是最出色的一家。

富可敌国的和珅和胖子就坐在其中某一包间里,美女相拥,纸醉金迷地等着云支。

云支进去了。

但是在各种尴尬,各种反感,各种推脱,又各种无能为力地推脱后,

不到半个小时便很是狼狈地滚了出来。

一,不吸烟,

二,不喝酒,

三,没有玩女人的他,

其实,最后也只能是很狼狈地滚了出来。

临了临了,和珅和大人还免费送了云支一句话:

“我说,主事大人,你小子还没断奶吧?哈哈哈哈哈~”

在“天上神间”的半个小时的经历让云支只是想痛哭一场,可是找个没人的地方随便轻轻地抹了抹眼泪后,云支也就释然了,接着他打了量出租车回家了。

清洁是有必要的,但是那些一尘不染的洁癖症是没必要的。

治国平政,不管是“道德洁癖症”还是“法律治癖症”都没必要。

新罗国的吏部主事,是主管新罗国上上下下所有官员升迁的,所以云支上任第一天收到小山包一样的成堆礼物也便没什么可成奇怪的了。

因为有思想准备,所以才会有就对之策,云支离家时便嘱咐了管家刘安。

凡事送礼之人,便照单全收,并且认真记下送礼之人的姓名,一切皆等他回来再说。

新罗法律明文规定:官员之间是可以以个人的身份相互送贺礼的。

法律决定一个人的行为权限,

所以法律不适规定地过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