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桃花扇剧
  • 小女冠子
  • 5131字
  • 2017-09-30 10:43:46

第五回却奁埋祸端

-

东洛才名逢迎处,**争看坐车郎。

秦淮妙处佳人傍,气性刚烈脱绮罗。

-

夜已深,凉风习习。

园亭中一抹红色身影自斟自饮。

侯方域指间把玩着白瓷小杯,凝着遥不可及的明月出神。

“为何娶你···呵,我也想知,为何要娶你啊!”琥珀色眸中迷蒙一片,不知是因着酒意还是心中的嫁衣女子。

-

“公子,回去歇息罢。”终是找来的秣艾上前扶起摇摇欲坠的男子,深深叹气,新婚夜竟独醉别处,他想不明白了。

-

一扶一顿间,夹在指间的酒杯滑落,骨碌碌地转,像颠沛流离的命运,不知泊向何方。

-

翌日,暖风煦阳。园中牡丹娇艳,微风袭过处,花瓣轻颤,馥郁的花香霎时浓动,飘散着远去。

廊角处,翩然闯入的女子被迷了眼。

“姑娘,慢些!”青叶追上,不待问话,也愣在了原地。

-

满园牡丹,朵朵娇艳,吐蕊放香,彩色蝴蝶翩飞流连,竟似不染凡尘的仙境一般!

-

杏眼中满是惊艳,居然是白色花王!女子粉唇翘起,浅笑明媚,“青叶,去拿琴来。”

“啊···”青叶回神,“是,姑娘稍待。”转身急急奔出园中。

-

书房,侯方域撑着疼痛欲裂的额角,闭目调息。

门外候着的秣艾听着动静,扬声询问,“公子,您起了么?”

定了定神,起身穿戴。“进来罢。夫人起了么?”

夫人?!秣艾手抖了抖。稳住盥洗用具,别扭地回话。“夫人早起了,带了随身丫鬟在宅子里逛。这会儿在牡丹园中弹琴呢!”

英挺剑眉挑了挑,“弹琴?真是有兴致啊!”心情莫名舒朗,她似乎挺适应这里。

手中动作加快,他迫不及待想看看她了。

-

“公子,杨老爷来道喜了。”

侯方域搁下醒酒汤,微哂,“来得真是时候!”

秣艾瞧着自家公子脸色,“那我去回了他?”

“不用,请去前厅罢。”

琥珀色眸子恢复神采,狐狸就要露出尾巴了。“秣艾,去牡丹园请夫人来前厅。”

“···是”

-

“哈哈哈···侯世兄,恭喜恭喜啊!”人未至,声先闻。

襕衫裹身,儒雅翩翩,侯方域又做回了浊世公子,客气还礼,“这也多亏了杨兄成就姻缘。”

“好说,好说!”杨龙友开了怀,语气倨傲。侯子如此喜那香君,事情便好办多了。

侯方域心中恼火滋生,面上却不动声色,施施然落座主位,闲闲扯着些无聊琐事,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气氛微妙间,秣艾适时出现。

-

“公子,夫人来了。”

侯方域望向厅门处,眸子深弯,心中惊喜一片,舍了白裙的她竟是别有一番风情。

厅门处的女子,一袭淡红石榴裙,褶皱蓬松,更显纤腰盈盈一握。细眉杏眼,未施粉黛,红裙映衬下,白皙如玉,泛着淡淡光泽,诱人采撷。

-

“君儿,站着作甚,过来。”温雅男声,一如初见的悦耳。

香君呆了呆,他似笑非笑,她看不透。要她过去,她更不懂。

呆愣的片刻,在旁察言观色的杨龙友全然不知二人间的心思,只当是小女儿家的忸怩作态。侯方域却将那双明眸中的迷茫瞧了个清楚。

-

女子收回对视的眸光,瞥见客座之人一脸的**,顿时窘迫。忙垂了眼,莲步移向盯着她的男子。

本欲站在座旁,靠近时,却突然手腕一紧。一阵天旋地转,再睁眼,她已落入他的怀里。

杏眼瞪大,不可置信地看着将她置于双腿上的男子,忘了挣扎。

-

侯方域看着怀中佳人受惊的玉容,有心逗她。凑近已然晕红的白玉耳垂,轻呼热气,满意地看着白皙脸颊上泛起粉红。又极快地在耳边看似轻啄一番后,飞快地离开。

方欲挣扎的动作生生停下,香君敛眉,他说,配合他。身体不自觉地没了力道,前刻泛红的脸色白了白,她真的看不透他。

-

杨龙友将二人的亲密举动看在眼里,心中有底,思索着开了口,“侯世兄当真好福气,新婚之后,香君越发艳丽了。”

“呵呵,君儿天姿国色,我自当要细心呵护。”侯方域也不抬眼,只看着怀中玉人,大掌抚在香君齐腰的墨丝上,极尽**。

-

时机已到,杨龙友开门见山,“香君,今日我是为你那嫁妆而来。”

香君皱眉,娘亲留给她的只有那把琴。出嫁前夕,视她如己出的丽姨愣是为她备了一份算得上是丰厚的嫁妆。丽姨说过,杨老爷出据了一部分。

“杨老爷请说。”

“其实,你那妆奁(lian)约费三百金出自阮圆海之手。”

阮圆海!!!

-

身体乍闻僵硬,阮···园···海,字字珠玑。贝齿紧咬唇瓣,香君一霎玉容惨白。是他!是那个**不如的畜生!!杏眸迷蒙空洞,她又看见了,娘亲倒在血泊中,她拼命喊,拼命叫,都无人回应,无人搭理。儿时经历的恐惧、悲愤,排山倒海般向她涌来,她依旧如幼孩一样毫无招架之力地被席卷、被撕碎,重重地痛,绝望的怒,什么都改变不了······

-

“君儿!”

一声冷喝,眼前的画面支离破碎。

-

香君愣愣抬头,对上一双藏着担忧的琥珀色眸子。杏眼中血色未褪,诡异地骇人。

冷静,她要冷静。深吐一口浊气,嗓音细细的颤,“为何?”为何她的嫁妆是那个畜生出的!

-

杨龙友并未看到香君的异状,“那阮圆海不过是想结交侯世兄。”

袖中素手紧握,指甲嵌入肉中。香君心中冷笑,霍地自侯方域怀中起身,“杨老爷,您说笑了!我是我,侯公子是侯公子,我不过是秦淮旧院一风尘女子。阮圆海借风尘女子的妆奁之情结交侯公子,是抬举风尘女子呢,还是瞧不起侯公子?!”

“这······”声辞厉色令杨龙友缄了口。

“话又说来,这南京城谁不知那阮圆海趋附权奸,廉耻丧尽,妇人女子无不唾骂。如今倒好,杨老爷您却将他引荐给侯公子,敢问杨老爷,他人攻之,侯公子若交之,那这南京城中侯公子如何自处?”

杏眸冷眯,香君毫不退让。不论阮圆海的目的是什么,她这儿就是一条死路!

-

一席话,驳得杨龙友喏喏不可言,无地自容。却听得侯方域大为爽快,好不得意。含笑双眸定定地瞧着身前倔强的纤影,俊脸上闪过一抹耐人寻味,好刚烈的性子!不愧是他的人!

-

杨龙友老脸青白交加,香君见好就收,扬声吩咐厅外候侍的青叶。

“青叶,去将那三百两金取来。”

青叶早已将谈话听了个一清二楚,当即愤愤转身,如风般远去。不消一会,便已将妆奁捧来。

-

这当儿,香君又被侯方域扯进了怀里,正大光明地享受起温香软玉。而香君却没了心思和他计较。

侯方域嘴角弯弯,心情极好,却也记得为自家夫人料理接下来的事。

“杨兄莫怪,小弟非不领情,可也不欲为夫人所笑。这三百两金还劳烦杨兄物归原主罢。”

杨龙友只得无奈点头,“既如此,那我便告辞了。”取过奁盒,黑着脸,匆匆离开。

-

“侯公子,我累了,先告退了。”

香君神色恹恹,不欲与眼前深藏不露的男子纠缠。不待他答应,飘然离去。

侯方域看着空空如也的怀,抬眸追随着踏出厅门的倩影,遗憾地叹了口气。他的情路堪坚啊,不过,嘴角危险勾起,他们来日方长!

-

-

-

第六回怜人半掩眉

-

月落烟浓路不真,小楼红处是东邻。

秦淮一里盈盈水,夜半春帆送美人。

-

端阳将近,南京城渐渐热闹起来,随眼望去,满是繁华。

秦淮水榭,四角悬着的花灯将这一方憩地映得明亮如昼,驱尽黑暗。

-

香君靠在榭栏边,凝着河面上浮沉的各色灯船,杏眸懒懒,耳中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身后三个男人的谈话。偶尔斜一眼正对她而坐的襕衫男子,神色不定。莫名其妙的男人,她一介女子,竟带她来参加复社会文,虽说只是旁坐,但也十分不妥。

却不知,她不受阮圆海妆奁一事早已在复社传开。她更不知,如今在复社文人眼中她已被视作朋友。而这一切,全出自她自觉莫名其妙的人——侯方域。

-

旁边不远处,青叶和秣艾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争着哪家的灯船最为好看。

周围并不安静,香君抬手,覆上左胸心房。一股异样的热流正缓缓蔓延开来,她清晰地觉察到,暖意熏人。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但她并不反感,甚至觉得舒服至极,长久以来空空的角落似乎正在被填满。

细细地感受着身体中的暖意,耳边伴着沉稳的温雅男音,眼皮越来越重,终是倚着榭栏睡了过去。

-

视线一直放在她身上的侯方域见此,嘴边漾开笑意,踱步走近,俯身轻柔地抱起毫无所觉的女子。

石桌旁的陈定生、吴次尾对视一眼,默契地盯着侯方域将那女子置在腿上,细心地拢了拢暗纹锦缎的披风,眸中的温柔能滴下水来。

二人暗暗心惊,满脸的不可思议。

陈定生摇头晃脑,“良宵苦短,世事难料啊!”

吴次尾皱眉,紫衫更衬冷硬,难得没有反对。

-

侯方域却不抬头,“世事的确难料。”双眸只盯了怀中女子的沉静睡颜,“不过,偶尔的意外也着实不错。”

话已至此,二人算是明白,这是上心了啊!

-

侯方域轻笑,随意瞥过河面的目光顿住。

二人察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是他!”

陈定生不淡定了,“三更半夜,真是好兴致,还游灯船,哧···”

吴次尾淡淡提醒,“我们也在此赏灯船。”

“······”被噎得无语,陈定生飞过眼刀。

-

河面上,一悬五色角灯的灯船由远及近,阮圆海立在船头指着尚有灯火的水榭询问身后的小厮,“可知是何人在此?”

“回老爷,不知。”

“摇船过去。”

“是。”

-

灯船渐近,阮圆海才看清那榭上之人,心内暗暗叫苦,他买舟载歌,原要早出游赏,只恐遇见那些复社浪徒厮闹,故半夜才来。现可好,他居然巴巴地撞了上来。

僵着脸,招手吩咐小厮,“快歇笙歌,灭灯火,离开此处!”

亭榭内,三个男人身形不动,望着悄然而去的灯船,心中好笑。

-

“哼,算他识相!懂得回避。”陈定生昂着下巴,不可一世。

侯方域收回目光,“复社一向与他不合,见了你们,他不欲招惹麻烦,自是要回避的。”

吴次尾习惯性地皱眉,“却奁一事,你二人也算得罪他了。你有何打算?”

“不错,那阮圆海小人一枚,日后定会与你们算账的。”陈定生正了脸色。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日后的事,现在打算的再好也不能万无一失。”侯方域神色淡淡,琥珀色的眸中却又璀璨光芒流动,“夜深了,散了罢。”

-

说罢,拥着怀中熟睡的女子起身,唤了一旁的青叶秣艾在前引灯,优雅离去。

陈定生撇嘴,“刺猬,我倒是有些羡慕朝宗了。”

紫衫利落起身,无视他的自艾自怨。

陈定生不满,却也跟着离开。

夜已深,游人尽。

-

翌日,晨光柔软,铺满一室。

醒目的大床上,女子拥着锻被蠕动着,懒懒酝酿着起身。

“呵”满地静谧,男声突兀。

锻被里的一团僵住。良久,才伸出一只素手将被子拉了下来。

猜想被证实,香君恼得几欲再次躲进被中,脑海中只反复放大着两个字:“完了!”

-

晨光里,一身亵衣的男子随意斜倚着床边,满头青丝未束,垂了几缕在胸前,比起平日的儒雅,添了几分慵懒,特别是那双惑人的琥珀色眸子,此时正满含笑意地盯着她,丝毫不退让。这般的他更让她怦然心动。

“你···你怎会···”香君咬唇,后面的话她说不出口。

“君儿,你我已是夫妻,共眠一榻,再正常不过了,不是吗?”侯方域看出她的羞意,心里乐开了怀,面上却装得无辜。

“是···”再正常不过了,香君喃喃,她怎忘了,她与他已是夫妻。虽说早知晓会有这一天,可自成亲后,她都适合独居,现下突然与他同了眠,她心里着实别扭。

侯方域眸光闪了闪,知她一时不适应,转了话。“时辰不早了,起罢。”

“恩。”香君应着,却不动。

侯方域了然,笑着起身穿戴,出了内室。

-

听着他离开,香君才睁开眼。兀自愣了一会,才起身绕到屏风后悉悉索索地穿戴。

“夫人,青叶进来了。”

穿衣的动作一顿,又恢复如常,“进来罢。”

绕出屏风,青叶已取了洗漱盥具一一递过,小心侍候。

-

“夫人,昨晚睡得可好?”青叶好奇,瞪着眼,等着主子回她。她原以为侯公子不喜欢姑娘,迟迟不与姑娘同房。如今可好,她昨夜可是亲眼看着侯公子将姑娘抱进了屋里再也没出来过。方才在屋外,侯公子还特意嘱咐她,以后这姑娘的称呼得改改了。

青叶越想越高兴,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家主子脸上的异样。

香君蹙眉,她记得昨夜明明是在水榭赏灯船,后来······

“青叶,昨夜我是怎么回来的?”

“夫人,是侯公···是公子抱您回来的。您啊在水榭上睡着了。”

睡着了,抬手揉揉眉心,香君低叹。前些日子因着阮圆海一事,勾起了儿时的回忆,整夜整夜的失眠,或许真的太累了,看个灯船都能睡着。

至于抱她回来······算了,也不是第一次被他抱了。

如此想着,倒也释怀,抱了琴便往牡丹园行去。

“哎,夫人,早膳还没用呢!”

“不用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