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深宫惊变
  • 盛唐传说
  • 惊雷震天
  • 3194字
  • 2014-04-15 16:46:03

武周圣历二年,天下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衣食丰足、边境又无战事,天下太平,市井之人皆安居乐业,当真称得起太平盛世。

然平静之下暗涛汹涌,女皇帝武则天去国号唐改称周虽已近十年。但朝中忠诚耿直之士,仍为恢复李唐殚精竭虑。亦有不少朝臣为维护武周针锋相对,是故,朝中各派官僚朋党之间争权夺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争斗愈烈。一时间,古都长安波诡云谲。

深夜,巍峨高大的皇宫——大明宫内,除了列队巡逻的侍卫,大部分人都已安歇,只有回廊上挂着的一排排气死风灯发出昏黄的光芒,晚风吹过,光影摇曳不定。

含元殿依旧灯火通明,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正坐在龙榻上批阅奏章,此人正是武周皇帝武则天,旁边垂手而立的美貌女官则是有“巾帼宰相”之名的上官婉儿。

大殿屋顶上,悄然潜伏着两个黑衣人。夜风吹拂,大殿里烛火摇晃,就在灯火明暗不定时,黑衣人无声无息卷过屋檐,蜷身于大殿横梁上。武则天与上官婉儿毫无察觉。外面传来打更的声响,武则天伸个懒腰,道:“婉儿,已经子夜了,你下去休息吧。”上官婉儿欠身道:“陛下,您日理万机,泽陂众生,婉儿理应随侍左右,倒是陛下应保重龙体呢。”武则天叹口气道:“朕如何能休息?唉,三年前,王孝杰任清边道行军总管,率军讨伐契丹可汗孙万荣,在东硖石谷孤军深入,全军覆灭,可怜王孝杰不愿被俘坠崖而死。让那孙万荣以为天威可犯,生了不臣之心。如今又在集结兵马,边关塘报已经多次告急”。

就在她们说话的时候,殿梁之上,前面的黑衣人慢慢的把手伸向背后长剑,后面那黑衣人轻轻一拉他的衣角,前面的人登时明白,当即点点头,随即松开手,探入怀里,从怀里摸出五支钢镖。趁着风吹烛火,光线黑暗时,一抖手,五点寒星激射而去,三支钢镖射向武则天,另外两支却是射向她身边的上官婉儿,飞射钢镖的力道拿捏得极好,钢镖逋一出手时,去势甚缓,绝不闻破风之声,待得射出一半距离,骤然加速。电光火石激射而来。上官婉儿秀目中精光一闪。在这刻不容缓之际,一挽罗裙,右脚弹出将武则天面前的巨大楠木几案挑起,堪堪竖立在武则天身前。“哆哆哆”连声响过,三枚钢镖钉在几案上,右脚不停顺势向上摆出,把射向自己胸腹的钢镖踢上屋顶,手臂一挥,纤纤素手化掌为刀斩在射向面门的钢镖上,那钢镖立即反震而出,射向黑衣人。几个动作一气呵成,毫无迟滞。刚刚击落钢镖,上官婉儿立即转身扑向龙榻按动机关,扎扎声响后,巨大的金丝网罩从上落下,将武则天和自己严严实实的罩住。外面巡逻的侍卫听见动静,立即大呼“有刺客!护驾!”蜂拥围来。前面的黑衣人劈手接住射来的钢镖,惊疑不定,他万万没有想到,温婉秀气的上官婉儿武功竟然精湛如斯。后面的黑衣人低声道:“已无机会,赶紧走!”说罢,二人施展轻功,冲破殿顶瓦片,在大明宫宫殿上飞掠而去,等千牛卫中的高手跃上殿顶围捕的时候,二人早已如天边流星,杳然无踪。

长安城里顺风镖局的总镖头马友金招呼一声:“起驮!”身边的趟子手、镖师齐声喝道:“顺风平安!”众人骑着马围绕着两架马车鱼贯而出。市井商人见了,无不恭恭敬敬叫声:“马大侠”。马友金也不说话,只是微一颔首,这是镖局的规矩,押镖凶险无比,因此规矩也极大,出镖百十里内,总镖头不能轻易开口,否则威仪一泄容易引发祸端。当然更是为了防止随意说话,无意间泄露行踪被有心人听了去,遭人算计。马友金在河西道押镖三十年,从未失过手,所以在长安名声极大,其实,马友金自己心知肚明,自己手上的功夫固然不俗,但是万里迢迢的押镖,靠的却不是功夫,而是人头熟。俗话说强中更有强中手,你武功再高,难道还能一路冲杀过去?所以,每年马友金都要在年头岁尾给河西道上的黑白两道英雄豪杰送上一份重礼,江湖人重义气,见马友金如此懂做,自然也不会再找麻烦,就算有个别不入流的小毛贼,撞上门来,马友金镖局好手众多,自然也就轻易打发了。市井之人哪里知道这些门道?还道是马友金神功盖世,打遍河西无敌手,对于这样的赞誉,马友金唯有苦笑。

这次要去的地方是安西,大唐极西边陲,本来以他的身份以及沿途人脉之熟络,也原本不需要亲自去的。但是客户明确要求他亲自护送,转念一想,也好,自己的独子马北方也十三四岁了,还从未出过长安城,见天在城里厮混,这次正好带他出门历练一番,顺便拜访一下沿途各路群豪,早见些世面也好,日后,这个家业早晚要传给儿子的,有这些江湖前辈照应,日后生意也好做些。

长安城里,宰相府。长安寸土寸金,这宰相府却是横跨南北六条街,足见其权势之盛。当朝宰相武三思坐在太师椅上,年初,姑母武则天不顾狄仁杰、吉项等重臣的反对,升他为宰相。但御史大夫李山居然依仗自己是李唐皇室宗亲冒死直谏,声称武三思入阁拜相,天下必乱。惹得皇帝大怒,着推事院来俊臣缉拿询问,李山熬刑不过,死在刑房,武三思派人到李家斩草除根,那李家得知讯息,李夫人投缳自尽,十三岁的独子李重远不知去向。在武三思面前站着的人是侍御史郑怡,此人心狠手辣,是武三思得力助手。郑怡道:“大人,学生已查得消息,那李重远在当日即被两个家人护送离开长安,应该是往西北安息都护府方向。”“嗯,安西大都护田扬名可是与李山有八拜之交,既然往西北,也只能去他那里了,田扬名远在安西镇守边关,手下又有一帮悍卒,一旦到了他那里,这姓李的小子便鱼入江湖,再也难以缉拿了。”郑怡微微笑道:“大人无忧,学生已经安排人在半路上……”,说罢,用手向下一斩。武三思“呃”的一声,沉吟道:“这些人底子可干净?”“这些人都是那个人的手下,自从那个人死了以后,他们就沦落江湖了,学生跟他们还算有旧,所以……”。武三思冷冷的哼道:“薛怀义?他和那个什么万象神宫的人,一提起来就恶心,以后你少跟他们来往,没的辱没了身份。”“是,学生谨记。”郑怡躬身答道。

不几日,马友金一众人来到肃州境内,太平时节,盗匪稀少,一路行来无惊无险,马北方久居城里,眼见这大好山间野外风光欣喜不已,众镖师们一心要讨少东家欢心,不时纵马射几只野兔山鸡,丢到车上。马北方眼馋,要过弓弩想要自己射野兔,奈何力气弱小,满头大汗也拉不满弓。马友金远处看着,笑着摇头,满眼都是慈爱。发妻去世的早,自己唯恐独子受了委屈,也没有续弦,虽然传授了些拳脚功夫给他,但孩子调皮浮躁,自然下不了苦功,只是学成了花架子而已,自己不忍督促,也由着他每日里游手好闲。

经过几日辛苦跋涉来到清风堡,清风堡是个很小的村落。原是以前驻军的卫堡,后来迁来居民渐多,在驻军撤走后,这里变成了小小村落,但名字不变,仍叫清风堡。村子的南面有一座小小客栈,门口的旌旗写着“顺风”两个字。年代久远,旗子上尘土糊的连字都快看不出来了。

这家客栈是夫妻俩经营的,老板姓黄,还有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儿。因为这里不是馆驿大道,所以客源稀少,生意仅是勉强糊口而已。马友金在河西道是走惯了的,知道走清风堡小路,不但路途近百十里,而且在这里住店打尖吃食住宿都便宜。并且他和黄老板彼此也很熟识。知道此地虽然偏僻,但很安全。更重要的是,这家客栈的名字也叫顺风,顺风再顺风,真是好口彩。

老远就看见黄老板在门口端着簸箕在喂鸡,十几只芦花大母鸡啄食的正欢。看见镖局的车马过来,老黄赶紧迎上来:“辛苦了马大侠,今早上还听见喜鹊在树枝儿上叫,正盘算着有什么贵客临门呢,可巧下午您老人家就来啦。”马友金大笑:“你个老家伙,越老嘴巴越甜了,待会把这些鸡杀了,大锅炖上,晚上犒劳犒劳弟兄们。”“得勒。”老黄笑得合不上嘴,这马友金出手豪爽,每次来都能给他带来一笔不小的实惠。这家小客栈,除了接待顺风镖局,一年内还真鲜有其他客人。“老规矩,一溜上房,马匹全都精饲料,你炒好了料豆,我的人亲自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