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救
  • 再问天道
  • 沧海一语
  • 2380字
  • 2014-02-01 16:12:24

世道无常,随着隋朝皇帝杨广荒淫无道,致使天下大乱,盗贼横行,民不聊生。许多自命不凡的所谓英雄,都各领一群民众,独占一方。今日争东,明日战西。随着权利的逐步形成,当初为民众只成了一句口号,民众已成为保护自己手中权利和扩充自己手中权利的工具。

看着荒芜的村庄和田野,凡尘叹叹气道:“天道无常,世道无情,安居乐业,犹如昙花一现。”

凡土也心情沉重地道:“师兄,别感叹了,赶路要紧。为了续命的一口饭、为了遮体的一领衣而去为兵为盗为匪,实在让人可悲可叹。”

凡尘道:“不去为盗为兵,只好饿死,被其他人杀死。这也是无奈之事啊!”

凡尘和凡土是天宵门的普通长老,天宵门是一个从古老传承下来的修真门派,远辟世俗,追求成仙永生。世俗只是延续传承而收徒或游历、锻炼心性的场所。

天宵门在修真界是一个非常有名的超级门派,由于门派中海量的修炼功法都是修炼者梦寐以求的顶级功法,门派中还有修真界为之一生难有一遇的奉为神典的练器、炼丹完整方法的传承,世俗中作为有一项就可开山立派的阵法、法术、道术、剑术及拳术武功更是成为入门弟子的必修之课。门派更是门规森严,高手林立,弟子众多。渡劫飞升虽然不是经常出现,但几年中就可遇见。由于功法完善,门派底蕴厚实,很少有渡劫失败的。

凡尘和凡土都是元婴期的修真者,今日奉管事长老之命,运回在世俗中游历修炼的弟子寻找或收购到手的一批珍贵的药材,怕其他门派或个别散修高手一时兴致,前来争抢,所以派两名高手前来。虽然多年来从没出现过被抢之事,一来怕万一有个不怕事的惹出多余的事,二来现在到处兵荒马乱,预防不开眼的。

由于路途不是很远,就安步当车,用缩地成寸的法术,上千里路程,也就几个时辰的事。一路走来,看着眼前的景象,虽然道心淡定,也不由发出无奈的叹息。

前方尽处,显现出一处村庄,两人望去,都不由皱皱眉头,一屡血腥随风飘来。“作孽!”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将道袍宽大的衣袖一震,身体在前行中渐渐升高,想从高空中避开前面的村庄。

“呃”,凡尘猛地在空中停住脚步,抬了抬眉毛,看了凡土一眼,两人止住升高的身形,同时加快行进速度,向前面的村庄落去。

村庄是个百十多户的农庄,在村庄的中心部位是一处十字路交叉处,十字路纵横贯通着全村,交叉路的东北方是一座村庄内最气派的庄园,两座高大的石头狮子,坐立在飞檐画栋为门头的朱门两旁.黄亮亮的包皮铜钉排列有序,含着门环的铜兽头泛着亮白的黄光。路对面是一棵需四、五人才能合抱的大槐树,树下有几张石桌,每张桌边都围着一圈石凳,旁边立着一间草屋,门边的立竿上挑着一面陈旧的白布帘,上书一个黑色大字“茶”。普通的大门、院墙、房屋沿着路的两旁摆开并延伸到远处。石桌石凳边倒卧着十几个人,有老头、小孩,有中年的大叔大婶,面朝上的都带惊恐、愤怒不甘的神情,路上也稀疏地躺卧着人,高大气派的朱门前以及门前的台阶上,人死的最为集中,大门一扇大开,一扇半开,几乎被人体将地铺满盖严。血迹在每个人身边都已凝结变黑,看留下的伤处基本上全是刀、枪、棍所造成的伤亡。

凡尘和凡土足不沾地的从大门飘然而进,一转眼的工夫两人相继飘出大门,凡尘的怀里多了一个被血染成黑红色已看不清原来颜色的长条小包。

“小家伙情况咋样?”凡土看着凡尘一只手顺着小包袱慢慢上下不停变换位置移动着关心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大碍。”凡尘向周围扫了一眼,淡淡的回了一句。

两人一改一路向东的前进方向,出村在空中一路向北转眼不见人影而去。

高大矗立的两坐山峰夹着一条蜿蜒而出的河流,河水清澈,水流撞击在河床中的石头上发出哗哗的水响。河边有一条顺河蜿蜒之势而成的可行两辆马车的沙石路,山上树木葱郁,鸟鸣声此起彼伏,一幅世外桃源的悠然景色。

在进去谷口六、七里远近,有一处比较宽敞的转弯处,十几匹马匹在水边悠闲地啃食着青草,路上、山坡上散躺着、坐着百十多号身穿各色衣服的汉子,刀、枪、棍棒和各色各样的大小不一的包袱,都随意地放在身边,有几个还兴高采烈的向傍边的人们打着手势讲述着。突然,从不远处传来几声女子的绝命惨叫声,叫声刚出就突然而止。一会唏唏唆唆地从山坡树林出来了几个人,边往这边走边提着裤子,系着腰带。

“都处理过了?”待这几个人走到跟前,一贯身材魁梧,大眼落腮胡子的汉子问道。

“恩。”几个人点头回答。一个吊着眼角两腮如刀削的小个汉子说道:“很彻底,头,死的不能再死了。”

“大家动身。”当头的大眼落腮胡子的汉子到。

“走了!”“走嗷。”众人相互招呼着,陆续地起身,拍打着身上的土屑杂草。

突然,大地一阵颤动,正在往起站的人很多又摔倒在地,已经站起来的,又象喝醉酒似的东倒西歪,站立不稳。

“嗄!”“嗄!”几个仰面摔倒在地的大汉,大张着嘴巴,流着口水,满面惊恐、绝望犹如大白天见了鬼似的瞪着双眼朝天望着。

众人感到天色在快速变暗,都不由自主地抬起头,只见两面的山头倾倒而下,天崩地裂。“隆”“隆”犹如蒙雷般的巨响,震耳欲聋。随着尘土落定,再不见高山峡谷河流,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半山高的平原。

“来迟一步。哎,让这些杂碎给你们几个弱女子陪葬吧。”半空中,凡尘和凡土抖抖衣服,拍拍手,犹如在自家庭院里干完了点活一般。

看着下面一片葱郁中显眼的光秃秃大平原,凡土道:“有点扎眼,好人做到底吧,在这埋葬他们也算老天对他们不薄。”说者只见凡土伸开双手,慢慢朝下按去。只见沟壑纵横、小楼般的直立着的大石块,就象活了一般,蠕动着、下沉着,一阵工夫,平原就象人工仔细整修出来似的平整。凡土喘了口气,又伸出双手,向平原缓慢推去。平原上渐渐刮起了微弱的轻风,在轻风的搅动下,平原逐渐活了。小草开始发芽,在人的眼睛能见的速度慢慢生长。很多小树也开始露头生长,整个平原一片嫩绿,充满着勃勃生机。

若干年后,一个游方道士到此,惊为终身难遇的风水宝地,在此修建了一所小道观定居在这里。之后随着躲避战火的逃难人的逐渐入住,此处到成了人们躲避战乱的乐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