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豪雨白衣
  • 行行
  • 小羊毛
  • 4878字
  • 2012-07-07 12:49:04

已经过了立秋,天气还是一样的热,但下午总算已经闷下来,一场暴雨势在必行。

行人寥落的道口有一间小茶棚,因为这天气,难得地聚起了二十来客人,将冷清的铺面撑得满起来。这其中有一名拄着长幡的道人,也寻了个贴近里壁的位置坐下。

道人年纪并不大,决计没超过三十,手上持的长幡上毫无新意地写着“铁口直断”四个字,显然是个算命的。一身道服是少见的素白,显得不那么吉利,想来生意也好不到哪里去,但茶棚的主人好像认识他,见到他,打了个招呼:“道长又来了?”

青年道士便也回以友善的笑意,道:“最近都在这一带行走。”

正说着,忽然霹雳一声,雷电鸣亮,两人不自觉都去看外面。外面的天不知何时已变得夜般漆黑。茶棚里还未及点起烛来,主人家的内眷手里一个火折子好不容易点起来,却被风吹得难以辨明,她只好差了小孩将蜡烛拿去里面灶间火点着了,再出来点了油灯,方保得室内仍可见物。

毕竟棚子亦是简易的建筑,风雨极厉时,在里面如同听山呼海啸,直如万江奔腾,洪水暴发,要把这小小藏身之所整个掀去一般。但毕竟落雨爽快,便有人喜欢就着门边细缝,品那雨粒击面的凉意。

门却忽地一开大,那人猝不及防,脸上就被兜头泼了盆水也似,哇地叫出了声来,踉跄向后退去。门外正进来一个人,昏沉雨雾中只见一团极高的黑影,头肩身都分不清,但细看之下,才发觉是一个人背着一件极大的背囊——那背囊里应有匣子一类的长方硬物,高高耸起,比那人的头都要高出不少,两边比那人亦要宽出许多。

那人见面前有人一脸狼狈,只轻声说了句,“对不住,”便松下背囊,觅席而坐。茶棚里一时却没了声音,便算先前未在意门口的人,此刻也已瞪大了眼睛。

这竟是个年轻女子,背囊取下,她高挑纤细的身材也便显现出来,只是室内昏暗,样貌却看不太清。

她也是一身白色,角落里的道士便多看了她几眼。女子被雨淋得不轻,就算有那背囊遮护,也几乎是透湿,衣衫已紧紧贴在了身上。茶主人不敢多看,只将壶交予了自家女人,道:“去,去给她添个茶。”

女子同桌已有人先凑了上去,道:“姑娘怎么一个人背这沉重的东西赶路?”

见女子不答,他略感尴尬,待茶家倒了水,又道:“大雨天的,是该喝口热水,小心着了凉——这身衣服要不要换一换?”

他说着衣服,眼睛便不老实地向那女子身上乱看,只看得喉结都滚了好几滚,却听角落里忽有人发笑。他便转头去看,见是个道士,不觉狠瞪他一眼,以示恐吓。

道士见他看自己,收敛笑意正色道:“这位爷来算个命吧?”

那人自是根本不理他,便又回转头要与那女子继续搭话。那女子却喝着茶,任他说什么,只如未闻般不动。

角落里便又传来招徕声,那道士又道:“这位爷,姑娘不理人,留着徒然无趣,还是来算个命如何?”

这人正没好气,便将桌子一拍,立起身。“你这女人莫不是聋子,休要不识抬举!”

茶客中也有仗义的,便指那人无赖,要来教训,却被身边人怕事拉回,两个人反自争起来。青年道士正在边上,便劝道:“两位莫争,看那位爷面相,今日恐是霉运当头,原想喊他来消消厄,他却偏是不领情,这会儿我们也便不必着忙了。”

“他要霉运当头,恐就是要老子揍一顿吧?”那路见不平的茶客见他已经伸手要去摸女子下巴,不由握拳。

话音刚落,却见那无赖不知怎的,哎哟一声跌到了地上。看不出是撞到了还是怎样,他捂着小腿,竟痛到打起滚来。众人初时还是惊愕,但随即却都只感一阵惧意涌出:他的右小腿上渐渐渗出片血来——究竟是热天,裤子单薄,不多时整个小腿上都已红了。众人听他一下子嚎得凄惨,都觉头皮发麻;而看那女子,却仍似浑然无觉一般,淡淡然顾自喝着茶。

看这架势,明眼人也都知道该是这女子下的手,但何时、如何下的手,却委实没人看了清。这一下棚中又是鸦雀无声,灯火摇曳中只觉外面无穷无尽的“哗哗”大雨声愈发清晰响亮,好似永远不会停止。

还是道士先站了起来,走去将那无赖小腿上裤子卷起。“你嚎个什么。”他说道,“不早点止了血,恐霉运更大。”

他便干脆将他裤腿扯下来裹缠他伤口,末了,那无赖仍然在嚎,却是声息弱了些。

“若是能动,你还是快走吧。”道士十分好意。

这人不敢再怠慢他的话,起身用左脚跳着,一跃一跃地去了雨里。

白衣女子这才看了道士一眼,那冷冷的眼神只如一个警告:谁要你管我的闲事?

道士却不以为意,转身走回角落去了。

围观众人的弦却仍紧绷着,整个茶棚间仍是连呼吸都小心翼翼,不知过了多久,气氛才松弛些,说话的人多了起来。

有人向道士窃窃私语细问方才的事情;茶主人则加紧了收钱,因为很明白雨势一缓,这里大部分人怕是要立刻闪人。

道士与人说了没几句,便觉边上站了个人。他停了口,抬头见是白衣女子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便道:“姑娘,我正替这位公子解卦,旁人听了恐不适宜,还请……”

但对面那人早已吓得站起,结巴道:“我不算了,不算了,这便走……”

道士也便无奈,只听那女子冷冷道:“你要不要替我也算算,看看我有没有霉运当头?”

茶主人在一旁对道士投以同情一瞥,默然转身走了开去。众茶客虽然不动声色,但心中都在猛跳,个个竖起耳朵想听听两人要说些什么,更担心那女子何时又要出手,给那道士好看。

道士闻言却是一笑。“有生意上门,岂有不接之理。姑娘请坐。”

女子落座,目光只是向身周一扫,邻近几桌刷地都退了开去,一下子在这两个白衣人周围空出大半个圈。道士不禁笑道:“是该如此,算命时本不该有旁人打搅。”

女子与他目光相视。面前的人长得还算正气,神情不温不火,让人一时真难以心生恶感;道士却也在打量她。她也称得上是个美人,就算被雨淋得如此,却竟凭一份傲然之气硬生生压住了一身狼狈,叫人不得不感到凛然。

他便开口道:“姑娘刚才说是要推运,敢问近日可有什么不顺之事?”

女子面露轻视之色。“你号称‘铁口直断’,我有没有不顺之事,莫非你算不出来?”

道士解释道:“姑娘恐误会了。其实运势之事,原是时时不同,凭空无故算算运道,无稽亦无用,所以是想听听姑娘近日是否有些什么要紧事情,我才好看看怎样给姑娘推运最为有利。”

女子哼了一声。“夸夸其谈之徒,不过是给自己招摇撞骗寻些理由。”

道士听她说自己招摇撞骗,心里究竟还是略有不悦,“贫道算术的确不精,但若推算不出,最多是不算了,还不至于胡诹骗人。姑娘如果不信,我们尽可各走各路,何必强要来砸场子。”

女子冷笑。“原来道长也知道各走各路,不该胡乱砸人场子。”

道士知道她是因了方才的事情寻碴,便道:“他不过看了你几眼,你便将人伤至那般——他不是你们习武之人,你可知这伤于他来说……”

话未说完,他心中忽然一惊,下意识伸手便向侧一抓,一股裂肤剧痛顿时传上来。

围观的众人听不清两人说话,也未看清女子的任何动作,但是道士这忽然一抓的动作之下,他们却看见了——道士将手抬上来,带上来的是女子原本放在暗处的手,而两人的手之间,紧紧绷着几道细至几不可见的丝般细物,在烛火跳跃间,忽明忽暗地反射着光亮。

道士的手似乎没有抓准袭来的细丝,那丝线在他臂上缠了数道,看起来锋利异常,在女子微微用力之下,已嵌入他肌肤,臂上有血流了下来。

女子目中露出不屑,“你敢在此挑衅,我只道是深藏不露之高手,看来不过尔尔。”

道士却苦笑道:“我不过是个算命的,姑娘高抬贵手吧。”

“好啊。”女子冷笑。“算命的,你若能说出我三件不为人知之事,我便放了你,否则便是你招摇撞骗,废你一手,算不得冤。”

道士无奈道:“那烦请姑娘将生辰八字见告,不要说三件,三十件都能说得出来。”

“怎么,没了八字,你就算不出来?”女子蔑然看着他。

“学艺未精,只能挑有把握的了。”

女子手上一紧。“你便承认了自己是个骗子,看在你还不算罪大恶极,我也便容你走了;若是继续满口说辞……”

道士手臂吃痛,忍不住打断道:“你是习琴之人,不好好爱惜琴弦,却用来伤人沾血,岂是习琴之道!”

女子似乎微微一惊,手上一松,随即又一紧。“好,你认出这是琴弦,猜我习琴,这也不难——我便算你说对一件事,但还有两件。”

“不是因为琴弦,是因为你的指甲。”道士道。

女子向自己指甲看了眼。她的指甲始终修剪在不长不短,这原是习琴所需。她随即目光回视道士:“便算你说得不错——这也并非因为你能算命推运,不过是从旁的事情推测而来。”

“姑娘又有所不知。要算命推运之前,原该对万事细察入微,这亦是必修之学。学到精处,一眼即知人境遇运命、过去未来,那方是最高之境,只是我如今所学却差之尚远,不过看出姑娘习琴而已。”

“倒也未见得。”女子少见地微微一笑。“你至少还推得了方才那个人要霉运当头,只是不知你推得自己今日这运没有?”

“自己的命运,原是算不得、推不得的,至于方才那个人——只能说他太没眼力,寻常人见到你背那般东西进来,都该猜得到必非常人。”

他说着,目光也转去那被留在原座的背囊上,忽然似乎呆了一下,喃喃道:“莫非你是……泠音门的人?”

他说完,才把目光转回到白衣女子脸上,却见她脸色已经变了,人霍地离座站起,也因此那琴弦拉得更紧。

道士见她表情,便道:“我不会又猜对了?”

“你是什么人?怎会知道泠音门?”女子面色严肃,语声隐含威胁之意。

“泠音门……很奇怪么?”道士反问,“我曾听我师父说起过,说他有幸听得泠音门一位大师演奏五十弦琴‘七方’,那琴音实是世上最不可思议之音。刚才说到你习琴,我便想你应会随身携了乐器,但看那背囊巨大,我便思及那名叫七方的琴,所以便有此猜想。”

“你师父又是什么人?何时、在何地,听我门中何人弹奏过?”女子仍旧惕然。

“算命小道的师父……自然也是算命的。”道士回答,“至于何时何地……他没仔细说,总之应是数十年前的事情了,那弹奏之人该是女子,与他年纪差不多,算来应是姑娘的师父、师祖吧。师父年轻时便云游四海,也许恰好遇见令师尊也未可知。”

他一只手在这女子弦下,回答起来不可谓不详尽,以至于这女子也实在没有什么毛病可挑,只好哼了一声又坐下了,道:“好,还差一件事。”

道士面露难色。“真的不能通融下?姑娘这根琴弦掐了我这么久,难道还没解恨?”

“你这是求饶?”女子的神色重又转为冷蔑。“我早说你承认自己是个骗子,我便也饶过你,但你既要逞口舌之快,恐就要受此皮肉之苦。”

道士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那好,那恕我直言请教,姑娘今年,是不是刚失了至亲?”

白衣女子双目圆睁,瞪着他看了半晌,方定定地道:“你这次又是怎知?”

“你穿了一身白衣,难道不是在戴孝?”

“哼,若穿了白衣就是戴孝,你岂非也是?”

“我的确在戴孝。”

女子语塞,一时竟不知如何应答。

外面雨声已弱,已经有人立起要走;就连爱打抱不平的客人,在同伴一催再催之下,也还是离去了。只有极少数人留着,想看看这二人对峙究竟要如何收场。在旁人看来,那两手数弦始终悬在空中,但道士臂上的血一点点从袖间渗出来,显然该是处了下风。只有目光是平行的,他不像有退缩的样子。

但他自己觉得出来,弦上有些松了,正如外面这渐亮起来的天。疾风骤雨已然过去,女子的敌意显然也有些动摇。

“我若真说对了,姑娘的这根琴弦,可以收走了么?”

女子长身站起,手上没看出明显的动作,但弦已倏然消失。“今天便先放过你。”她提高些声音,随即又放低:“但你说的,也并不全对。”

“哪一句不对?”道士问。

“那琴——不是五十弦。”

“哦?”道士有些意外,向那背囊看了一眼。“那是……?”

“琴匣是那个琴匣,但里面装的,不过二十五弦。”

道士略有疑惑。“为何会——若是如此——七方琴又该装在什么匣子里?”

“早就没有七方琴了。”女子道。“琴身二十几年前就已破半,分为两边二十五弦,我自小所习,最大也不过二十五弦;五十弦琴,哼,说来我还不如尊师,连那琴音都没听过,遑论弹奏。”

道士微微皱眉。他想问为什么要将琴身破半,又想问破半又如何成琴,更想问另外一半去了哪里——但他知道这是旁人门中之事,她若不说,再是好奇,也只能不问。

他便点点头。“原来如此,受教了。”

女子却又偏身下来,低声却不无胁迫之意,道:“你最好记住,泠音门三个字,在谁面前都不要提起。若然我知道你向任何人透露了我的身份……”

她没再说下去,留下一个不无阴狠的表情直起身,回身去背起那装着琴匣的背囊。直到她走到了茶棚门口,道士跟前的桌面才忽然擦的一声,断落下一半来。

琴弦之利,简直已是寻常刀剑所不能及,那断裂之处整整齐齐,就像豆腐一般光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