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生生死死,大喜大悲

田靖是山西太原一所小学的六年级的普通学生。父母是普通工人,家里也没有什么爱读书的人,不过小田靖却因为从小博览群书得了个小神童的美名。如果说三岁背三字经,五岁背论语算不得什么的话,七岁读史记,八岁读汉书,九岁读六韬、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尉缭子,表现出与众不同的对历史对军事的喜爱,就不是一般孩子所能的了。

田靖今年十二岁了,他闲暇之余最爱读的书是《三国演义》。爷爷喜欢听评书,评书里说“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少年读了水浒难免好勇斗狠,冲动行事;老年读了三国,往往尔虞我诈,尽知权谋。不过说归说,其实老人家还是非常喜欢三国的,田靖也受了爷爷的影响,对三国的故事耳熟能详,却又爱不释手,真是不可一日无三国。

这一日田靖在数学课上偷看三国,正看到《三国演义》的第三十一回“曹操仓亭破本初,玄德荆州依刘表”,里面说到:

官渡之战袁绍败于曹操,回军冀州之时,绍大悔曰:“吾不听田丰之言,兵败将亡;今回去,有何面目见之耶!”次日,上马正行间,逢纪引军来接。绍对逢纪曰:“吾不听田丰之言,致有此败。吾今归去,羞见此人。”逢纪因谮曰:“丰在狱中闻主公兵败,抚掌大笑曰:果不出吾之料!”袁绍大怒曰:“竖儒怎敢笑我!我必杀之!”遂命使者赍宝剑先往冀州狱中杀田丰。

却说田丰在狱中。一日,狱吏来见丰曰:“与别驾贺喜!”丰曰:“何喜可贺?”狱吏曰:“袁将军大败而回,君必见重矣。”丰笑曰:“吾今死矣!”狱吏问曰:“人皆为君喜,君何言死也?”丰曰:“袁将军外宽而内忌,不念忠诚。若胜而喜,犹能赦我;今战败则羞,吾不望生矣。”狱吏未信。忽使者赍剑至,传袁绍命,欲取田丰之首,狱吏方惊。丰曰:“吾固知必死也。”狱吏皆流泪。丰曰:“大丈夫生于天地间,不识其主而事之,是无智也!今日受死,夫何足惜!”乃自刎于狱中。后人有诗曰:“昨朝沮授军中失,今日田丰狱内亡。河北栋梁皆折断,本初焉不丧家邦!”田丰既死,闻者皆为叹惜。

田靖读完这个心理难受呀。田丰空有一身才学,却明珠暗投,刚而犯上,引得袁绍猜忌。袁绍名为英雄,却外宽内忌,气量狭窄,容不得逆耳忠言,终于害死了田丰这样的正直的谋士。曾有人言,“观田丰、沮授之谋,虽良、平何以过之?”可惜啊,田丰不能与贾诩、郭嘉、荀彧、诸葛亮、司马懿这样的顶级谋士比肩,恨不能用其王佐之才辅佐明主,建功立业,名垂青史啊!

想到这里,只见一个粉笔头划着弧线飞来,看来是数学老师忍无可忍了。田靖挨了一记粉笔,立马坐正。数学老师怒道:“田靖,上课看小说,你给我站到楼道里去!”田靖无奈,只好垂头丧气地去罚站。大家都在上课,只有田靖一人百无聊赖,只好站在阳台上看天上白云苍狗。正无聊之时,田靖突然看到天上白光一闪,一个圆盘状的物体出现在天空。田靖心说:“我去,居然看到UFO。”

话音刚落,只见那道白光直射到田靖身上。田靖只觉得身形扭曲,好似化成了一道光般,进入无边黑暗,好似时空隧道一般。

田靖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准确的说是很奇怪的木屋里面的一个木床上,周围站着好多奇怪的人,穿着奇怪的衣服……等等,这衣服也太熟悉了,好像是《三国演义》的服装,难道这是汉朝?田靖差点被自己的想法吓晕过去,不过从小涉猎历史的他对汉朝的服饰可是十分熟悉的,这也太像了,难道是电视剧?

这时,一阵哭声,打乱了田靖的思绪。“大夫您再想想办法,靖儿你可不能死啊。我的靖儿啊,娘再也不骂你了。你起来啊,你快起来,你可不能死啊,你可不能丢下为娘一个人不管啊。自从你爹爹四年前去了长安,一直没有音信,就是你和为娘两人相依为命,你要是死了,娘可怎么活呀,将来娘如何和你爹爹交代,你可是田家三代单传的独苗啊……”

田靖躺在床上,觉得实在是太乱了,这都哪跟哪啊,看来这是拍戏了,一会儿这场戏完了我得问问导演去,我连自己的台词都不知道呢。正想着,手脚却不由自主的动了动。这一动可不要紧,倒是让旁边的丫鬟看到了。“夫人不得了,小少爷,小少爷他的手脚刚才好像动了。”

一旁哭泣的妇人听到丫鬟这么说赶紧止住了哭声,扑到了田靖的身旁。“靖儿,你醒醒,你要是能动,就动动眼皮让为娘看看。”

田靖一看要装不住了,还是醒吧,至于台词,管他呢。田靖睁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妇人,叫了一声“娘——”

妇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喜极而泣,抱着田靖就哭了起来,倒是省了田靖想台词的困扰。先前正准备离开的大夫,这时又走了回来,一直手搭在田靖的左手腕上,诊起了脉,“奇了,奇了,明明已经死了的人,如何又活了过来,而且脉象如此平稳,丝毫不像患过病的样子。”

右北平无终县是个小地方,不过这里的人却没有不知道田畴的。田家在无终县是旺族,田畴自幼文武双全,曾举孝廉,因为不满十常侍当权而在家赋闲。中平六年,董卓乱政,幽州刺史刘虞听闻董卓劫献帝而迁长安,心忧社稷安危,早有遣使慰问之心。后又有冀州刺史韩馥、勃海太守袁绍以及山东诸将假讨董之名,欲立刘虞为帝,刘虞坚决不肯,决定派出使臣,上表朝廷,一面谢罪,一面暗中联络朝臣,取得献帝支持,也好清除贼臣,还政与献帝。可是这出使要经过十余路诸侯的领地,再加上遍地饥荒,黄巾死灰复燃,可谓九死一生,自然无人肯去。危急时刻,田畴毛遂自荐,成为刘虞从事,领着宗族子弟二十二人,出塞北至朔方,不顾生命安危,毅然挑起了出使的重担。

田畴的忠义之名在无终县是众人皆知的,而田畴的儿子田靖在无终县也是众人皆知,因为他不仅仅继承了父亲的威名,也学会了父亲的一身武艺。不过田靖小小年纪,却是无终县一“大害”。虽无欺男霸女的恶行,不过鲜衣怒马,横行街市,飞鹰走狗,毁人禾稼的事情却没有少做。前几日,公孙瓒的乱兵到了无终县,田靖小小年纪却不是胆小的货色,纠集一帮无赖少年和公孙瓒的两名骑兵打了一场。结果田靖被对方一槊扫中太阳穴,幸亏有头盔防护,但却也昏迷了两天两夜。

这一日,田靖突然醒了,却忘了受伤前的好多事情。县上的人大多是同情田家的。出使长安的田畴却一直没有音信,没有消息,怕是最坏的消息。县上的人大多都觉得田畴一定是凶多吉少,要不怎么会还不回幽州来呢。田靖这孩子虽然之前调皮一些,可毕竟只是十岁的孩子,没有爹爹在身边,煞是可怜,街坊邻里们倒是把他之前的不好给忘了。

田靖现在终于确认自己是穿越回到地地道道的三国了,而且还根本回不去。能做的就是用现在这幅躯壳,在这个吃人的乱世活下去。所幸田畴的儿子也叫田靖,倒不用别人问的时候却不知道别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田靖开始和自己的母亲还有家里的下人聊天,想尽可能的和这个时代田靖重合起来。因为此田靖就是彼田靖,没有选择的余地。

这一日,一个家仆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恭喜夫人恭喜夫人,听街上传言,老爷回来了,带着朝廷的旨意回来了,据说还封了大官。现在已经到了蓟县(幽州州治)那面。

夫人起初还很高兴,一听说丈夫带着皇上的旨意来了,就有点傻了。刘虞已经死了,公孙瓒才是幽州大地真正的主宰。皇上的旨意出来了半年,封赏的肯定不是公孙瓒,这可是杀身之祸呀。而自己相公的性子自己是最知道的,只怕是一定不会向公孙瓒妥协的。那么,明明盼着回来,回来却成了杀身之祸,这可如何是好。夫人还没有想好对策的时候,老爷托人捎来的信已经到了。

“秀儿吾妻,一别数年,为夫心中十分挂念。自返回幽州,恨不得肋生双翅,立马回家。然则我有皇命在身,不得不先公而后私。想那刘幽州(虞)一心为民,岂料却遭小人暗算,公孙瓒匹夫之勇,只怕将来幽州成为四战之地。为人臣者,不过忠君爱民而已,刘幽州做到了,我却还没有做到。我欲为刘幽州上坟,只怕公孙瓒定不容我。为夫所做之事,上对得起黄天,下对得起后土,只是对不起你们母子。希望你能好好抚养靖儿长大,为夫来世再报你的恩情。”

刘夫人看完信,留下两行清泪,刚刚哭完儿子,儿子醒了,现在却又要失去自己的丈夫,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自己上辈子做了坏事,罚来此生受苦?不过刘夫人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出身,心里波涛难平,表面却看不出来。她安排人早早准备了棺椁,只等老爷的死信儿。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公孙瓒的使者和田畴的第二封家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