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石坑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581字
  • 2019-01-20 18:39:43

这白衣男子和棕衣少年的灵力十分古怪,李仁谦他们之前就是见识过的。他们的灵力堪比灰魄,但是在发动的时候却没有任何的法魄波动,这在灵族世界里根本不可能存在。李仁谦隐藏在洞口的大树后,紧紧地盯着这两人的举动。杨韬只有绿魄,陆双晨的速度最多对蓝魄以下的人有用,这些灵力达到灰魄以上的高阶法魄者完全不会被他所困。万一这两人发现了他们,杨韬和陆双晨根本应付不来。李仁谦需要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杨韬向李仁谦使了一个眼色,李仁谦知道他在询问自己是否要退去。其实李仁谦自己也是在想,与两个实力达到灰魄的人作对就必然要暴露自己的实力,还不知道这洞里到底隐藏着什么东西,这样看来都不太值得。他也萌生了退意。

就在洞口那两人正要进洞的时候,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从他们身后蹦了出来,重重地打在两人的身上。

啪,啪——

两声略过,洞口的两人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黑影攻击了个正着。

李仁谦他们吓了一跳,以为那黑影是年朴心擅自行动。可他们回头一看,年朴心也正皱眉盯着洞口。再回头向洞口看去,那两人却如同被定了身一样,一动不动。他们的身后站着一个穿着灰色短装的男子,一头黑色的长发凌乱不堪,却被风吹得四处飞散。

长发男子突然回头,看向了李仁谦他们隐蔽的草丛。

四人都是一惊。

长发男子的脸上有一道猩红色的伤疤,从额角一直划到了下颚,异常狰狞。一股强大的灵力向他们压来,杨韬和陆双晨几乎要晕厥过去。男子目红如血,眼里充满了死亡的气息。如此强大的压力让他们完全动弹不得。

“白…白魄……”四人都是心理一紧。

长发男子却只看了一眼,就回头向岩石山洞里奔去。

杨韬和陆双晨都是松了一口气,特别是陆双晨,如果男子再要多看他一秒,他觉得自己马上就会发疯,长发男人眼里充满了死亡和杀戮,似乎这些能够激起他内心的某些东西。

李仁谦的眼神却仍旧直勾勾地盯着洞口。

“怎么了?“杨韬小声地问,“李仁谦,你没事吧?”

李仁谦摇了摇头,转向杨韬,眼神复杂:“你,没有认出他是谁吗?”

杨韬被他一问,有些发懵,仔细回忆着刚才被那男子盯住的时候,可脑子里的男子似乎变成了一只嗜血的怪兽,只剩下那对鲜红的眼睛和脸上那道扎眼的疤痕。

见杨韬回忆无果,李仁谦一字一顿地说:“他是林泫。”

“什么?”杨韬大叫一声,几个踉跄完全跌出了草丛。四人赶忙向洞口看去,只见那两人仍旧一动不动在洞口,这才放下心来.

“怎…怎么……?你……确定他是林泫?他怎么会变成这样?”杨韬完全无法置信,“林泫已经消失一年多了。一年多前,他被白汐舞一掌打跑的时候,还没有达到蓝魄。怎么可能在这一年多以来连跳了三级,直接晋升白魄?!”

李仁谦摇摇头,他也觉得匪夷所思。一般人若不是有他这一年的际遇,绝对不可能在短期内从蓝魄晋升到白魄。而且,林泫的白魄已经达到了顶峰,只差一丝就能够突破成普法域。不过,更让他感到诡异的是,林泫的法魄似乎有些不太寻常,可是他却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寻常。

“你们认识?”年朴心的声音从洞口传来。

他正细细端详着那两个被定身的人,脸上的表情也一改之前的轻浮,显得有些凝重。年朴心继续说道:“这是寒天冰凝功,看这霜结的程度已经修到圆满了。这两人估计已经从里到外变成冰棍了。这人来头不小啊!居然能得到这种失传了千年的奇功!”

三人都听得有些茫然,面面相觑却是从未听说过这种功法。

年朴心轻蔑地哼了一声,道:“这奇功你们这些小屁孩哪里懂得?”

杨韬不知道他是年族的族长,被这种看起来比他更小的小子骂小屁孩哪里肯罢休,正恼怒地要反驳,忽然却从洞里传出一声巨响。

轰——

“什么声音?”李仁谦心里一沉,洞内芸枯草的灵力波动突然变得急躁了起来,似乎还有些恐惧。

“不是林泫有麻烦了吧?”杨韬虽然很讨厌林泫,但毕竟是曾经的室友,都是苍魂学院的同学,多少都会有些担心。

“走,我们进去。”李仁谦马上下了决定,他与杨韬一样,虽然讨厌林泫,但更多的只是为了讨回被践踏的自尊,要对同学见死不见这种事他也做不出来。

四人从洞口鱼贯而入,很快进入一片漆黑之中。杨韬和年朴心指尖散出一丝灵力,洞里马上亮了起来。

这洞穴十分浅窄,他们已经走到了尽头。不过在洞穴的尽头,又有一条笔直向下的洞口,那股强烈的灵力波动正是从这洞里传来。

四人毫不犹豫都跳了下去。

哪想下面这洞里根本不是硬石地面,四人一跳下去,就感觉踩在一片柔软的泥土上。随着杨韬和年朴心的灵光照亮了这里,一个七十平米左右的空间被映照了出来。让他们惊讶的是,这一整片的空间竟然全都布满了淡黄色的芸枯草,犹如油菜花田一般映入眼帘。

然而,就在这云枯草田的一角,却有一个石坑,像是塌陷了下去,刚刚那声巨响也应该来自于这里。四人环顾一周,没有看到其他的出口,他们小心地靠近那个坑。

这一片的云枯草完全塌陷,坑中堆叠着一堆乱石和枯萎的云枯草,这乱石中间还隐隐透出些霜气。

“没有发现林泫,但是这些霜痕应该是他留下的。”杨韬环顾了石坑一周。

“可是,这里没有其他出口,那个林泫该不会被压在这石坑中了吧?”陆双晨盯着石坑说道。

“不会的,”李仁谦蹲在坑边,仔细端详着这坍塌的石坑,说:“这下面肯定没有压着法魄者,这声巨响距离我们进来也就一两分钟的时间,以林泫的实力就算被压在下面也不会这么毫无动静,更不可能这么快就遭遇不测。”

杨韬点点头,他的确也没有感觉到这堆乱石下面有任何法魄者的波动。

他在坑边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回头看了一眼云枯草田,对李仁谦说:“既然这样,林泫一时半会应该不会有事。你不是说云枯草对你的附魔有用吗?这里这么多,还不赶紧收了拿回去?”一边说着,杨韬就要去拔地上的云枯草。

“等等。”年朴心指尖一弹,一道白光顿时打在杨韬伸向芸枯草的手指上。

“哎呀。”杨韬赶紧退开,捂着手指大叫:“你干什么?”陆双晨马上警惕地盯着年朴心,欲作攻击姿态。

“别急。”年朴心一股灵压散开,陆双晨却是无法动弹。他接着说道:“你们没有听到刚才门口那两人说的吗?这芸枯草是他们故意栽在这里,为的是掩盖这里的某个东西。若是你们将这芸枯草取走,没有了芸枯草的灵力,也许外面的灵兽就会感知到那个东西涌进来。到时候岂不是更加危险?”

杨韬一听,觉得也有些道理,但是他的手指吃痛心里特别不爽,哼道:“那你觉得要怎么办?”

年朴心的灵压布满整个洞穴,感受了一番,说:“这些芸枯草的灵力却非常急躁,似乎是在害怕什么东西。我想,也许你们的朋友已经找到了那件东西,所以它们才会变成这样。这里的确没有其他的出口了,除了,那个乱石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