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清晨上路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541字
  • 2014-09-12 21:41:07

第二天清晨,空气中的光纹还若隐若现,正是人类世界五点左右。苍魂学院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李仁谦和年朴心早早地就到达了这里,他们当然不是结伴而来的。只是在李仁谦刚刚冥想过一轮之后,睁开眼就不见了年朴心。他经过一夜的思考,已经逐渐平复了心情,要为白老报仇是迟早的事,眼下年朴心无论如何作恶,实力终归是不如自己的,这样看来还是安心地解决空间传送阵的问题为重。

李仁谦到达苍魂学院门口的时候,年朴心正与白汐舞一起站在树下不知道说些什么。看到李仁谦来,年朴心还故作友好地朝他笑了笑,而白汐舞反倒漠然地看着他。见白汐舞也在,李仁谦眉头一皱,却没有多说什么。

三个人在门口等了没多久,杨韬、陆双晨也到了,他们自然是站到了李仁谦一边。杨韬一把搂住李仁谦的肩膀,悄悄对他说:“你附魔的那些玩意都带了没?听我哥说灵兽丛林里面可危险了。像你这样的人类进去那不是闹着玩的。”李仁谦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突然,李仁谦只觉得自己后背一股细小而强劲的灵力袭来,但他却不躲不闪。以他的感知,早就探测出这股灵力毫无敌意,多半是林天星想要测试他们的反应无疑。而且,以林天星的实力,李仁谦根本不需要动用法魄,单单只是已经进入他身体的《修罗冥铠》软甲就足够抵挡林天星的这一击。

林天星的攻击转眼间就到,杨韬只来得及瞪大了眼睛。年朴心反应极快,牵着白汐舞的手一抖,掌心瞬间凝聚了一个白色光团直指攻击来的方向而去。然而,就在这道白光马上要撞上林天星的灵力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空气像是忽然颤抖了一下,那道白光和林天星的灵力中间突然出现了一道一闪而过的银光。随即迸发出刺耳地“叮”一声,年朴心的攻击和林天星的灵力居然没有碰在一起,而是被那道银光化解了。

“哈哈哈,好!”林天星的声音响起,他短褂披身从苍魂学院的大门中走了出来。目光扫了李仁谦众人,却是停在了站在最后的陆双晨身上。

众人这才听到了哐铛几声,一个匕首的碎片散落在地上。杨韬吸了口凉气,惊愕地看着陆双晨,努嘴道:“你的速度难道已经能够赶得上林老头的攻击了?”

陆双晨顿时感觉到周围目光火辣辣地燃烧而来起来,他有些不太习惯,低声道:“只是我的匕首比较快而已。”虽然他这样说,但是杨韬知道,若不是他得反应能力超群,这枚匕首绝对不可能化解林天星和年朴心的攻击。两个法魄者的灵力若是相碰,必定会对失败的一方造成反噬,但若是打到匕首上却是不同了,除了匕首这个冷兵器会遭到损坏之外,它的投掷者则不会有任何伤害。这说明陆双晨早就看出攻击的人只是试探他们而已,他是用这种方法来保证年朴心不会被林天星的灵力伤害。当然,只有年朴心自己知道,若是年朴心的攻击与林天星相撞,真正被反噬的也许会是林天星。

但林天星却不知道这一点,他只简单地认为陆双晨救了年朴心而已。林天星继续大笑着朝陆双晨走来,目光中还有带着一丝嫉妒,他阴阳怪气地笑道:“果然不愧是苏老怪物亲点入苍魂学院的人类啊!这种速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们陆家的血脉果然……呵呵。”林天星突然止住了话语,只是怪声地笑着。只有李仁谦听到这里心跳漏了一拍。

“苏老怪物?难道他说的会是苍魂学院传说中的校长苏仕乾吗?晕,你这家伙隐藏得好深啊,你还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从东星学院转过来的……”杨韬虽然是压低了声音和陆双晨说话,但是言语中的抱怨却没有减弱多少。但是他看着陆双晨一副疑惑的表情,顿时明白了过来:“你不是真的不知道苏校长吧?”

陆双晨摇了摇头,无奈地说:“我真的不知道啊,我父亲就通知我转到苍魂学院的武技班而已。而且,你们法魄者的世界我们都不能过问。我也只是学习武技而已,其他的我什么都不懂。”

他们私下交流着,见林天星已经走到了跟前,立马不再说话。

林天星似乎没有在意,他看着陆双晨的眼睛又转到了年朴心身上,说道:“守恭,你的反应很快,吟唱时间也拿捏得很好,就是不应该太过鲁莽。若对方比你等级高,你如此硬碰硬,岂不是会反而伤到自己?”年朴心轻轻点头,似乎受教得样子。

林天星继而瞄了李仁谦一眼,没有任何表示,又转向了杨韬:“李仁谦是附魔师,没有反应过来也是当然……而你,我听简老头说,你这个混小子终日堕怠,虽然突破到了绿魄,但是这一年来却没有长进多少。我看果真如此!这次简老头托我带领你们两个一起进入灵兽丛林,我可不是你们的保姆,像你这样的反应能力迟早是要丢了小命的!到时候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杨韬估计从小就是听这种训话长大的,脸皮厚得很,只是笑嘻嘻地使劲点头。

林天星的目光最后停留在白汐舞的身上,忽然质问道:“你为什么不动?”的确,刚才除了李仁谦,只有白汐舞是完全对林天星的攻击无动于衷。只还是绿魄的杨韬至少都已经有所反应,身为蓝魄的白汐舞不可能完全对林天星的攻击毫无察觉。

白汐舞面对林天星的目光有些局促,她低头道:“对不起,长老。我……我刚才有些走神。”

“走神?”林天星似乎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继续追问道:“年玉是不是你放走的?”

“年玉,年玉她走了?”白汐舞似乎非常震惊。

“哼。”林天星瞪着她道:“昨天夜里,年玉借由外人的帮助逃走了。看守的学员说,那身形就是你,而且也是蓝魄无疑。你父亲被年家的人重伤致死,他尸骨未寒,我可不希望我们苍魂学院有人做出为虎作伥的事。虽然这件事和我无关,但是我只想告诉你们,有谁想帮助年家,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什……什么?你说我父亲他?”白汐舞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她瞪大了眼睛,泪水从眼眶中迸了出来:“你说我父亲,已经……已经……”

林天星见她的表情不像是装模作样,疑惑道:“你父亲和你同去年家讨要白老的事情现在已经人尽皆知,你父亲被打伤,半年前已经离世,而你却不知去向。难道你从年家出来以后,没有回过白家吗?”

白汐舞已经泣不成声,大吼着:“不!我不相信!我,我要回家去见父亲!”她狂奔向苍魂学院中去。

年朴心没有拦住她,只是看着她离去的方向心中闪过一丝得意。

对于听到这个消息的李仁谦心里也是十分震惊,他看到白汐舞那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强忍住揍年朴心的冲动,暗暗狠道:“我等着,等你的狐狸尾巴冒出来的那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