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怒火,悲伤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448字
  • 2014-09-01 01:30:47

“啊?”李仁谦一副吃了一惊,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

“啊什么啊,嘴巴张这么大,小心我塞一个鸡蛋进去。”杨韬在任何话题上都会被他弄偏题,他说道:“本来苍魂学院的新生都有一个月的选导师时间,没有想到林天星长老这么快就确定你为人选,而且还要带你去灵兽丛林。我们二年级的学生才有资格去灵兽丛林,你的命怎么这么好?我的老师简陵长老突然有事无法带领我们去灵兽丛林,只能跟你一起去了。”

李仁谦顿时明白过来,简陵长老很可能就是因为他和秦云其去侦查空间传送法阵的事才取消了带领他们去灵兽丛林的计划。不过,他的目光转到了陆双晨身上,问道:“那他怎么也一起去?他不是东星学院的吗?”

“谁告诉你东星学院的人就不能进了?双晨这家伙可不是当初的小菜鸟了,就算是已经达到了橙魄的我,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杨韬提起双晨的实力,顿时士气就短了半截。

“什么叫不一定是对手?你告诉我,你和他这一个月比试以来,你赢过几次?”苏妮一下子就不满意了,明显是极其护短的类型。

没有想到杨韬却没有反驳,而是怨气十足地说:“不是我赢不过他,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我们法魄者施法都需要吟唱的好不好,若是给我足够的时间……”

听到这里,李仁谦心里一震,没有想到作为一个没有灵力的人类,居然还有能够胜法魄者的机会?对啊,是速度!法魄者需要吟唱这一点上就是他们的弱点,而陆双晨在速度上有绝对的天赋。

“可是”李仁谦疑惑道:“就算是如此,他能够拥有灵兽么?”

杨韬在他脑袋上轻轻一敲:“谁告诉你去灵兽丛林是捉灵兽了?我们是去历练,历练!……啊,难道,林天星那个老家伙是要带你去捉灵兽?我的妈呀,你,你的待遇也太好了吧?不公平啊,不公平!!”

李仁谦看着他捶胸顿足的模样笑道:“不是我,我是附魔师,我要灵兽做什么?”

“附魔师也可以拥有灵兽啊,只要你有足够的灵力…哦对了,我忘了你是人类。”杨韬说道,“听说林天星还有一个弟子,是你的舍友,是不是要给他捉灵兽去呀?唉,仁谦,我就说你好不容易被林天星那个老头选上,怎么不知道给自己弄些好处,要知道林天星的魂技那可是捕捉灵兽的利器啊!哎,就这么白白给别人抢去了机会……”

“嗯,算是吧。年朴……年守恭他……”

“等等,你说你舍友叫什么名字?”杨韬好像听到了一个恐怖的名字,眼睛瞪得比铜铃大。

“嗯,年守恭。”

“哎哟妈呀!”杨韬顿时吓得脸色都白了,“怎么,怎么可能是他?”

“怎么了?”不等李仁谦提问,陆双晨就先开了口。他看着杨韬害怕得样子隐隐想到,也许昨天报道的时候,杨韬的异常就和这个人有关。

杨韬叹了口气,似乎又有些犹豫,正想着要怎么说,宿舍的门突然开了。

进来的是被白汐舞搀扶着的年朴心。白汐舞仿佛没有看到杨韬几个人站在门口似的,嘴里轻轻地对年朴心说:“守恭,你这样明天还怎么去灵兽丛林?我看不如……”

“你放心,我没事。”年朴心倒是注意到了几个围在宿舍门口的人,微笑着说:“你们都是李仁谦的朋友吧?进了宿舍怎么不坐,站着聊天多累啊。”

李仁谦对他厌恶更甚,完全不理会他的惺惺作态。

杨韬虽然不知道星涌大陆的异变,但是对这个家伙一点都没有好感,反而谨慎地将灵力集中在手心,像是随时戒备着他。

陆双晨本就不善于表达情感,对年朴心的示好完全免疫。

只有苏妮一双红霞飞上双颊,微微低下了头,想:“这个人不就是报道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帅气小子么?原来是和李仁谦一个宿舍。”却发现手上一疼,陆双晨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苏妮一吐舌头,就转过头不看年朴心。

面对四人的冷淡年朴心呵呵干笑了两声,缓缓走到了床边,在白汐舞的帮助下躺在了床上。白汐舞又为他盖上了被子。李仁谦目光火辣辣地看着她的动作,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

白汐舞对年朴心说了几句好好休息的话,转身准备离开宿舍的时候,突然她觉得自己的手腕被重重地握住。扭头一看,李仁谦正盯着她。

“你,要做什么?”白汐舞轻轻皱眉,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李仁谦捕捉到了那一丝的厌恶,心里更加难受,握住白汐舞的手更用力了。

“放,开,我。”白汐舞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刻意的一字一顿却清楚地表示了她的反感。

白汐舞的声音让他从被愤怒冲昏了的头脑中清醒了过来,李仁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冲动。他顿时感到有些窘迫,眼神忽闪了几下,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叔叔他怎么样了?”

“我叔叔?”白汐舞对眼前的人已经产生了不耐烦的情绪,在她看来似乎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在干涉她的生活。

“汐舞,他是你叔叔的徒弟。”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年朴心没有睡着,一直还在听着他们的说话。他半睁眼睛替李仁谦解释道,说完还冲李仁谦眨了眨眼。

“哦……原来是这样。”听到年朴心替李仁谦解释,她对李仁谦的厌恶情绪明显减弱了几分。她的眼里充满了悲伤,缓缓说道:“我叔叔被年朴熙害死了,而且还是死在我的眼前。”

李仁谦的身体一震,差点没有站稳。虽然年朴心已经告诉过他,但是他的本性让他不相信年朴心的话。可是此时从白汐舞口中听说,他实在无法不接受这一个事实。李仁谦的眼眶朦胧,满满的悲伤像泉水一样涌入他的全身,那些对白汐舞的爱恋,对年朴心的嫉妒,一时间都似乎被这种悲伤冲散。他的内心只有悲伤……还有对年家人的恨。

李仁谦的眼角燃烧着仇恨的火焰,直视年朴心。但年朴心却似乎闭着眼浑然不知。白汐舞的眼里也尽是难过,她轻轻拉上了年朴心的床帘,径自走出了205宿舍。

李仁谦的身体因为愤怒还瑟瑟发抖,他强压着自己想杀了年朴心的冲动,控制着自己慢慢走到了自己的床位上,坐了下来。而杨韬和陆双晨都被他的这种表现吓到,不敢说话。过了一会,李仁谦打破了沉默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有点累,想休息了。”

三人点点头,离开了李仁谦的宿舍。

李仁谦的指节被自己捏得啪啪直响,双目欲燃地盯着年朴心的床位,就这样坐了一晚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