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遗失的魂器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785字
  • 2014-08-30 15:12:35

“会不会…"秦云其一副惊愕的表情说道:“会不会问题出在这里?”他连自己都为自己的猜测感到不可思议。那枚戒指散发着黑色的金属光芒,上面古朴难懂的花纹隐隐反射着密室内微弱的光纹。

李仁谦抬起耷拉着的头,随着秦云其的目光看去,也开始凝视这枚戒指。而实际上,他已经开始施放法魄悄悄探查戒指。但从外观看,还和原来没有任何区别。李仁谦苦笑着打趣道:“这个戒指能长了脚把魂器搬走么?又或者是里面的噬土灵兽把我的东西都吃了么?”说罢,他猛然想起,自己曾经进入过这个戒指,里面确有蹊跷,简直是另一个小型世界。

难道真的有可能是这枚戒指的原因么?

这枚戒指的存在还是个谜,当初用神器“梵天盾”换取这枚戒指的时候,李仁谦明明感觉到了它对自己的召唤。可是自从拍下了它之后,却似乎除了窜出一只噬土灵兽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看来也许答案就在那个神秘的空间之中。而且,这次发生的奇怪之事,为什么其他附魔物都已经消失,单单留下了这枚戒指?这不能不说又是一项目可疑之处。

最后李仁谦决定,再次进入戒指中的空间。

踏入戒指里的空间,墙壁上还是布满了蓝色的光纹,但是李仁谦却明显感觉到了不同。他的灵力已经觉醒,对这十平方米的空间有着今非昔比的体会。那些蓝色的光纹平和地流动着,现在的他不需要用手触摸就可以清晰地感受到。

蓝色的光纹仿若有生命一样随着他的心脏一起一搏地跳动着,他甚至还感觉到了一点欢愉的。是的,这些光纹欢乐地跳动着,似乎在迎接他的到来。

李仁谦的内心充满了震撼。他自问就算是现在的他,也无法制造出这样有生命力的魔法空间。他不禁开始好奇制作这枚戒指的主人,会是怎样的存在。

用手谭探入光纹汇集的那一点,李仁谦进入了戒指中的另一个空间。这种感觉却与其他传送魔法阵不同,那转换的一瞬间,李仁谦似乎感受到了类似穿越时空隧道的感觉。

转过身,空间的入口仍然是那个不起眼的大石头,上面只有一丝蓝色光点。周围的世界是一片沙砾铺满的地面,再远处有群山环绕,一望无际。天空中是灰蓝色的,释放出的淡蓝色光芒照耀着这一片土地。李仁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连这里的空气都那么清澈。李仁谦确信,这个戒指的制作者一定已经达到了无极域。

如此空间堪称完美!

李仁谦缓缓走过沙砾地,进入一片树林。这里的大树都直耸入云。“是苒树?”李仁谦似乎在书籍里看过这种树。苒树,都生活在灵力高度集中的区域内,他们靠吸收灵力中的杂质为生。吐出的灵力都纯净无比,难怪这里的空气如此清澈。

话音刚落,忽然大树开始沙沙地轻微摆动了一下,李仁谦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却又回复了寂静。这里没有风,难道是错觉?一个人在寂静的空间里呆太久是很容易产生错觉的。

李仁谦看着这里空无一物,突然想起了林天星说过的灵兽。若是能抓到一些灵兽,放入这个空间内岂不是很不错?他暗自想着。

突然,一个很细小的声音在李仁谦身后响起:“大人,大人。”

李仁谦一惊,猛然转过头,却发现不远处一团白色毛茸茸的东西正在往自己这里奔来。

那不是天喾是什么?

李仁谦想起,自从进了圣灵树,就再也没有见过这只天喾,当时以为它早就遗失在了死亡沙漠,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它。

天喾一路喊着“大人”跑近,最后停在了李仁谦的脚下。

“天喾?你怎么会说话了?”李仁谦看着它,确认是原来自己的那只天喾。

天喾听到李仁谦说话,似乎也吓了一跳,惊呼道:“大人,你终于能听见我说话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为什么喊我大人?”

天喾见李仁谦能听懂自己说话,似乎很高兴,在李仁谦脚边狂蹭,一边娇滴滴地说:“大人,你进了圣灵树就不理人家了,我只好自己跑进来玩了。”

李仁谦眉头一皱,这天喾也不知道是公的还是母的,说起话来怎么这么变扭?“你自己跑进我的纳灵镯?”

天喾点点头,说道:“你的收纳法器没有施加禁制,我当然能够进来了。大人,你到底是不是大人啊?”

李仁谦不明白他的“大人”是什么意思,问道:“我不是什么大人,既然你进了我的纳灵镯,那么你应该知道,我的魂器都到哪去了吧。”

天喾听了他的话,失望地说:“可是,你身上真的有大人的味道啊。”

李仁谦想起,在拍卖会上,秦云里对天喾的解释是一种与神族生活在一起的生物,难道它口中的大人,是指神族?

“你说的大人,是不是只有灵魂体的神族?”

天喾一愣,答道:“对啊,大人们都是没有肉体的,可是你明明有肉体,怎么会是大人呢?但是,你的身上有神族大人的气息。”

李仁谦明白了,自己是星族人,也是古神的分支,自然也有古神的气息。

“你还没有回答我,我的魂器呢?"李仁谦没有忘记他这次是为什么而来。

天喾看着李仁谦灼灼的眼神,它知道自己躲不过了,怯生生地说:“我,我肚子饿了。所以……”说完,它偷偷地看李仁谦,像一个犯错的孩子。

李仁谦呆滞了十秒,才突然醒悟过来,冲天喾大吼道:“你说什么?你的意思不是那些魂器被你吃了吧?”

天喾看他反应这么大,吓得赶紧跑到十米外的苒树后面躲了起来。

“你给我出来!!”李仁谦怒吼道,一边快步向那棵大树追去。

天喾看他速度这么快,吓了一跳,赶紧蹭蹭蹭几步跳上了那棵苒树。李仁谦已经是普法域,一棵大树自然不是话下,他脚尖一点,腾空飞了起来。

天喾见上树也不是办法,忙又一蹿,跳到另一棵苒树上。李仁谦是动了真火,冲着天喾所在的苒树一指,那棵苒树顿时变成通体银色,然后冒出浓浓的白色烟雾。

“哎哟,好烫。”天喾哀嚎了一声,直直地落在了地上。

李仁谦见它还想跑,口中微动,天喾的身上多了一道殷红的光环。天喾中了他的法术动弹不得,只能在原地挣扎,一边苦苦地哀求着:“大人,大人,我知道错了。”

“你说,我的魂器是不是都被你吃了?”李仁谦睚眦欲裂,心里想起自己在白老的丹房内忙活了半天,在拍卖会上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东西居然都被这个家伙吃了,他的怒火就越来越旺。

“大人,你原谅我吧,”天喾委屈地说:“在你身边这么久,你都没有给我东西吃,我实在是饿极了呀。”

“《焰泣风火波》的苍戾拳套,《罡天顶》的皮帽,《裂天冰盾》戒指,《御风术》皮靴,《噬骨毒雾》玉佩,《修罗冥铠》软甲……”李仁谦细数自己被天喾吃了的魂器,看着天喾的表情就像想一口吃了它。

“大人,”天喾终于知道李仁谦已经拥有了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能力,从灵魂里的恐惧涌上心头,它挣扎地叫道:“大人,你,你的东西,我,我还你就是了。”

听得天喾的话,李仁谦的禁制一松,但那条殷红还是束缚着它,他沉声道:“你不是都吃了么?怎么还?我可不要你吐出来的残渣。”

见李仁谦还要施法,天喾赶忙道:“不,不是的。我虽然是吃了,但是这些东西的法技还在我的体内,只要……只要你将我的兽魄吸收,他们自然能够转化成你的能力……”说到后面。天喾的声音越来越小,显然对自己的兽魄非常不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