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赤血刃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636字
  • 2014-08-29 22:04:14

两人低头商量到了黄昏,还是没有头绪。

李仁谦叹了口气,说:“我看这件事还是要从长计议,魔法阵那边我定期过去查探一下暂时没有问题,只是敌人那边似乎蓄谋已久,现在我们还处于迷雾中,根本看不清楚方向。”

秦云其赞同了他的说法,他忽然想起李仁谦借他的定颜术披风,取出交给李仁谦。

李仁谦并没有接过,对秦云其说:“这件披风你留着,我现在已经能够随意改变容貌,不需要了。只是,秦老,他们看到你的那柄红色利刃,怎么会提起陆家的事?”

秦云其微微一笑道:“其实陆家的这柄赤血刃一直保存在我们秦家。当年白麓鹰打败了陆家的女主人后,又对她使用了禁魂戒,陆家从此一蹶不振。虽然他们已经迁移到了人类大陆,但是灵族的长老没有放弃过对他们的监视,不过,他们中也再也没有出现过法魄者。”

“这么说来,这把赤血刃在当年就是陆家的武器了?”

“你说的不错,陆家人一向以使用匕首短刀为武器,他们的赤血刃就是最出名的一柄灵器,甚至成为了陆家的至宝。这柄赤血刃原本应该归还陆家的,但是它在当初附魔的时候以一千名人血为引,凶煞无比,尽管白麓鹰已经将它的附魔抹去,但是已经沾染了无数鲜血的赤血刃本身仍然很危险,我刚才只拿住了几秒,便差点被它反噬。若不是想要化妆成另一人,我也不会带上它。”秦云其说话的时候,双目眺望远方,仿佛看到了当时赤血刃屠杀,鲜血飞溅的场景。

李仁谦心下一动,那个陆双晨也是擅使匕首,难道他真的是陆家人的后裔?他不由得一笑,想到陆双晨那副对打架入痴了的模样,怎么也和当年嗜血的杀人魔联系不到一起。不过他还是对赤血刃起了兴趣,对秦云其道:“秦老,可否借我一看?”

秦云其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出来。这柄赤血刃就是一把没有刀柄的利刃,使用它的人需要用指尖夹住刃背处才不会被划伤。在没有灵力附加的时候,它通体暗红,仿佛人血干了的颜色。而只有在使用者施放灵力的时候,它才会变得赤红。

李仁谦小心地接过赤血刃,在他手指碰上刀刃的一霎,忽然从触碰出传出一声锐利的呜咽,仿佛无数凶灵恶鬼在撕扯他的指尖。尽管李仁谦已经施放了灵力做好准备,但还是被吓了一跳。好在他的灵力护体,耳边只有恶鬼在撕扯哀嚎,却没有进入他的内心。李仁谦定了定神,将赤血刃握在手中感觉着。

从刀刃处涌来一阵阵暖流,逐渐变成一种炙热,李仁谦顿时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心里似乎隐隐产生强烈的杀意。李仁谦吸了口气,从他的手心覆盖起了一层晶莹剔透的白玉色。凉意慢慢地流向了他的浑身,杀意才慢慢退去。

汗珠从他的额头滴落,现在的他还没有雄厚的灵力支撑,赤血刃竟然消耗了他一半的灵力。

“果然不是寻常之物。”李仁谦赞赏地说。他转头向秦云其道:“秦老,若是现在陆家的人接触到这柄赤血刃是否还会产生嗜血之心呢?”

秦云其摇头道:“若是人类接触到它,应该只是寻常刀刃。但是陆家的人就很难说了,这也是我一直没有交还给陆家人的原因。毕竟陆家的人从血脉里就天生带有这种嗜血之心,尽管已经变成了普通人类,但是是否会产生变异也很难说。”

李仁谦低头犹豫了下,还是说了出来:“秦老,我有一个朋友,很可能就是陆家的后裔。但是我看他本心不错,我想让他试试这柄赤血刃,不知可否?”

秦云其一丝担忧的神色掠过,他想了想,说道:“我早就想将这柄赤血刃物归原主,如果能交还给他们自然是好事。但是,你一定要小心,若是他是不可托付之人,一定不能交给他。”

李仁谦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我也只会在完全确认了他的本性之后才会交给他。如果他真的变成了一个嗜血之人,我一定第一个先了结了他。”

秦云其听他既然这样说,便放下了心。他看着李仁谦菱角分明的面庞,高大的身形映在他的眼里,欣慰地叹道:“仁谦,自从上次你从原血池出来,我就坚信你一定能在这个大陆登顶。但是,这条路绝不平坦,我希望你能够答应我,一定不要意气用事。”

李仁谦眼中朦胧,秦老像是一个慈祥的老人,眼神里尽是关爱之情。“你放心,秦老。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秦云其心里一阵莫名的暖流升起,这一代的天傀星总算是觉醒了,而且还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想起当年在李仁谦家门前遇见的懵懂胆怯的少年,内心惆怅万分。

“秦老。”李仁谦一边将手探入纳灵镯中,一边说道:“这个金雀翠璃璧也应该还给罗家了吧?”可是,他的手却瞬间停住了,眼里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秦云其疑惑地看着他,李仁谦突然大惊了起来:“奇怪!不见了!”

李仁谦的手在纳灵镯里胡乱摸索着,可是就是遍寻不着,他的浑身冒起了冷汗。

糟了!

秦云其似乎已经发现了他的不妥,安慰道:“是不是放在哪个角落了?不用太在意,就算是不见了……”

“不,不只是这样……”李仁谦的神色越来越焦急:“不见了!全都不见了?!”

“什么全都不见了?”秦云其也讶异了起来。

“我的魂器,灵器,全部都不见了!”李仁谦几乎是吼着说出了这句话。他的心情太糟糕了,从死亡沙漠出来,他就没有伸手探查过纳灵镯。但是纳灵镯从没有离开过他的身,怎么会想到,他的纳灵镯里会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怎么可能?你的纳灵镯不是已经附魔了吗?不可能有其他人能够拿到里面的东西。”秦云其无法看到纳灵镯里的情况,只能在旁边陪着李仁谦一起着急。

“奇怪,不见的,只有魂器和灵器……”李仁谦的手还在纳灵镯里面摸索着,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奇怪:“不,等等,这个怎么会在……”

说完,他从纳灵镯里取出了一件东西。东西刚刚出纳灵镯,秦云其就认出,这是李仁谦在拍卖会上取得的空间收纳戒指。

“除了这枚戒指,还有其他的附魔物吗?”秦云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重大。

“没了。”李仁谦垂头丧气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没了,所有的魂器和灵器都不见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秦云其极力思索着,到底是是什么样的情况才会导致一个纳魂过的附魔物出现如此诡异的变故。

李仁谦绝望地摇摇头,他的心里一团乱。在他觉醒了灵力之后,就再也没有使用过那些附魔物。那些原本用来护身的魂器也被他一并放进了纳灵镯,可是却没有想到会在一夜之间如此奇怪地凭空消失了。

星涌大陆的时间已经进入了夜晚,在秦家堡密室内的秦云其和李仁谦两人却浑然对外面的时间毫不察觉。他们只呆坐在密室内,秦云其对李仁谦的情况百思不得其解,李仁谦一副心痛的表情傻傻地看着摆在桌子上的空间收纳戒指。秦云其看着他发呆的表情,忽然,把眼光也转向了桌上的那枚戒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