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交易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648字
  • 2014-08-27 10:15:57

“年朴心”三字一出口,李仁谦内心狂震。他早就料到年守恭必然不是什么普通法魄者,却没有想到他的身份竟是如此令人震惊!

李仁谦看着年朴心的眼神露出一丝愤怒,但马上恢复了正常。他很想当下就把眼前的人擒住,但经历了不少事情的他已经学会了克制自己情绪。虽然李仁谦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天傀星,但也仅仅停留在普法域的基础上。年朴心的底还没有看清,这个时候是在不适合轻举妄动。

“李仁谦,若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知道你真的具有自动恢复魂力的能力。”年朴心看着李仁谦的眼神突然从清澈变成了深邃,他继续说道:“但你逃不过我的眼睛,我侦查过你的灵力,你仍旧是一个人类……但是在你的体表的确有黄魄的灵力波动,你一定是用了什么方法让灵力覆盖在自己的身体上。”

李仁谦的内心警铃大作:“假!太假了!”想起年朴心之前在导师面前装的一副讨喜的模样,李仁谦顿时觉得恶心非常。“这个年朴心到底知道了多少?还好自己已经将灵力完全封闭,体表黄魄的灵力是浸泡过原血池的结果。年朴心尽管近似普法域,在他的灵力侦查下,自己隐藏的灵力也不会有半分的波动。他才会把自己误认为是人类。”

“不要拿这种眼睛看我,”年朴心作出一副伤感的样子说:“其实我的确是年家仆人的儿子,并不是出身于正统的年家血脉。我是靠自己的努力才当上了年家族长的位置……但没有想到还是被年朴熙钻了空子。”

他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看他的外貌不过二十岁,但以他的实力确实绝不止二十岁的样子。他说是年家的族长倒是有可能的,也可能用了什么方法改变了自己的相貌。

李仁谦不再是那个单纯的少年了,年朴心虽然目前看似对他没有敌意,但年朴心若真是原年家的族长,对于毁灭人类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而且年家修炼的邪功也肯定是确有其事,看之前死在李仁谦眼前的年尹就知道,以年朴心的地位不可能完全没有接触。不过年朴心却不了解,李仁谦已知道年家要毁灭人类的事蓄谋已久,任凭年朴心如何撇清,也绝对和他脱不了干系。李仁谦冷冷地听他胡乱编造着理由。

年朴心却误以为他是在为白尧的事而发火,叹道:“白老被年朴熙擒住的事我之前也是不知道的。现在年家成为众大家族的众矢之的也是由于他的野心所致,没有想到年家几千万年的声誉就要毁在他的手上。李仁谦,我是真的要血洗年家,为报年朴熙夺位之仇,也为了星涌大陆的和平。你能助我一臂之力吗?”说完,李仁谦感到他的眼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凶光。

若是自己不答应,年朴心也许就会在这里将他灭口吧?李仁谦想。不过他的内心冷笑一声:“就凭你,现在想要对付我就没有以前那么简单了。”心下几个念头转过,但如今要弄清楚年家的阴谋还是不宜打草惊蛇,若能稍无声息地打入年家内部,比起用他的能力硬闯要好得多。

李仁谦打定了主意,却故意装着没有兴趣地说道:“你说你是年家的族长,看你的年龄也不过二十岁,你当我是傻瓜吗?而且你要报仇……和我有什么关系?”

年朴心像是料定了他会这么说,继续说道:“实力到了一定程度,要改变自己的容貌轻而易举。你若能助我,当然有你的好处…”

李仁谦听了他的话,更加确认了他普法域的灵力,心下有些震撼:想不到年家的人已经超越了法魄者所划分的最高等级。难怪年家能够在短短一段时间内将其他家族打压下去,这已经是完全凌驾于灵族之上的实力!若不是李仁谦已经恢复了魂力,年家要毁灭人类与兽族的计划还真有可能实现。

见李仁谦不说话,年朴心以为他听到好处有些动心,马上笑道:“你们附魔师之所以隐姓埋名,是因为你们没有能力自保。特别是像你这样的人类附魔师,最多只能依附某个家族,成为食客。而我这里却有一个适合你修练的功法,甚至不需要灵力却能成为这个大陆顶尖的高手。”

若是在李仁谦去死亡沙漠之前,听到年朴心的话绝对是对他最大的**。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想让自己能够变强,而不是成为林泫口中的废物。但现在却不同了,他已经拥有了天傀星的能力,剩下的只是花时间消化这种能力而已。年朴心说的功法,他根本看不上眼。但他也猜到了几分,眉毛一挑道:“消耗魂力的功法?”

年朴心本以为他就算刻意掩饰,但不可能对这个好处完全没反应。可没想到他表现得有些过于冷淡了,好在他总算是有那么一点的兴趣。年朴心强压住心中的不爽,挤出一副笑容道:“果然聪明!”

“不是让人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化血离魂功吧?”李仁谦仍旧漫不经心地问,语气中甚至还带了一些嘲笑。

年朴心眼皮一跳,化血离魂功是一门邪功,李仁谦如此问他,摆明了是不相信他。年朴心怒火丛生,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他还不曾被人这样挑三拣四地谈过条件,他明显地呼吸急促了起来。

李仁谦嘴角不经意间笑了一下,心道:“还好他的功力离我现在还差一步。”原来他这样不屑的态度是在故意激怒年朴心。

入学的时候,年朴心有意隐藏自己的实力,李仁谦为了不打草惊蛇,只是将自己的灵力稍稍释放出一点来侦测他。越是相近的灵力等级就越难侦测,也越容易被对方发现,所以当时没有侦测出来,李仁谦把他当成了和自己一样的普法域强者。

但现在的年朴心竟被李仁谦激得有些恼怒,心性一旦起了波澜就很容易被人趁虚而入。自然而然的,年朴心的怒气压抑不住,些许灵力朝李仁谦释放了开来。如果是其他人,年朴心或许还不会如此大意,但在他眼中,李仁谦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对一个人类释放灵力是不可能被发现的。

既然不及自己,就更加没有什么担心的了。——李仁谦想。不过学校范围内,他不想引起太大的骚动。只听他声音一沉,说道:“白汐舞发生了什么事?”

李仁谦的声音变得和之前不同了,似是从地狱里传来一样,令年朴心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年朴心大骇,竟然从内心升起一种恐惧。——这不可能!年朴心差点怀疑李仁谦解开了禁魂戒,但这种恐惧转眼就消失了。应该是刚才自己的情绪不稳导致的,年朴心想,他绝不可能恢复灵力,不管是谁都不可能解开诅咒神器!

年朴心定了定心,说道:“白汐舞没事,只是被清除了以前的记忆。”

“谁干的?”

年朴心眉头一皱:“当然是年朴熙!你还不相信我么?害死你师父的又不是我,我不知道你对姓年的人为何有如此大的偏见,要吞并其他家族的计划也是年朴熙一人在主导。”

李仁谦对白汐舞使用过灵力侦测,在她身上的确不存在任何禁锢的灵力。年朴心所说的只是被清除了记忆应该不假,但年朴心的话漏洞百出,他潜入苍魂学院的目地到底是什么?

“那你要我做什么?”李仁谦看着年朴心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